【吾将超越吾师】

这番话,清晰的传入全长安城中所有修士的耳朵里。

不少人都已目瞪口呆。

超越他的师父?

他师父是谁?

乃是近五百年来,第一位飞升白玉京的仙人!

李慕白此生,有很多绰号。

例如:诗仙、剑仙、谪仙等。

为何都与仙有关?

因为人家有飞升白玉京的能力。

孟川却说,超越他的师父?

想成为继李慕白之后的另一位飞升者?

这可能吗?

根本就不可能。

诸葛静远,当世大儒,也是李剑仙的徒弟,即使在学宫中,人家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

可是也从未说过,超越李慕白的话来。

今日孟川拥有的一切,不正是李慕白给的吗?

还想超越他?

痴心妄想!

他们很多人,都不太清楚孟川这一年来所经历的事情。

只是觉着,他就是运气好,不知什么地方被李慕白看中了,然后收为嫡传弟子。

若是没有李慕白,只怕孟川早已泯与众人。

他们从来都不去过问,他究竟是如何做到快速崛起的。

就连他本人,也常对人说只是运气好而已。

因为,不懂他,不了解他的人,他不屑多言。

此刻。

第五十层台阶之前。

孟川傲然矗立身躯。

拂袖一挥,大河剑意从天而降。

“非是五品以上不可跨入第五十层台阶。而是在没有足够高的修为之前,很难打开通去往第五十层台阶的通道,故而有种似可阻隔天地的封禁拦在身前。当年吾师,应该是有可能跨入第五十层台阶,但是他为何止步于第四十九层,我不知。但我,要试试,否则,会不甘心。”

似在喃喃自语,也似在告诉他人的孟川,于瞬息之间,气势彻底弥漫出来,大河剑意,轰然击落在第五十道台阶之上。

世间诸多修行体系,谈到儒修,都少不了说上一句,儒修不擅攻伐。

但是,实际上。

在华夏朝期间,儒修是出了名的能打。

那时的儒教中人,出门在外,基本不讲规矩,全凭一双拳头说话。

曾有儒家先贤,在年少之时,就能搬着一座大山,灭敌满门,出手即是杀招,根本毫不留情。

也曾有儒家高人,在年迈之时,气血衰败之际,还敢跟高出自己一个境界的武夫硬碰硬,最终双方同归于尽。

在那个时候,诸子百家,谁敢说儒家不能打?

即便是武夫又能如何?

那个时候的武夫,还没有儒修能打!

现在这天下人,之所以能够坐下来,好好听儒生讲道理,就是因为在上古年代,儒修将所有不喜欢听道理的修士都打了一个遍。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武夫、炼气士、佛门中人,都开始冷嘲热讽儒修不擅长打架了。

实则,最早开始的那批儒修,可是先通过拳头把别人打服,再去跟别人讲道理的。

在那个时刻,这座天下,还不叫浩然天下。

是无数最早一批的儒修,活生生用拳头为后世儒生打下了这座天下。

导致世俗王朝,皆用外儒内法的方式治国。

时至如今,法家中人,也开始祭拜至圣先师了。

于是,儒家,便成了三教百家之首。

而被至圣先师以大修为衍化的书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用蛮力去登山的。

孟川能够发现并且察觉,李慕白肯定也知晓。

后者当时的修为,仅次于五品境儒修。

可以说无限接近于五品境了,至于为何没有登第五十层台阶,对前者来说,是个谜。

他可不信,李慕白是没有能力登第五十层台阶。

不过,眼下,他没有时间考虑这些。

大河剑意之后,尾随而来的,乃是两袖青龙。

全京城的修士,都在注视着这一幕。

仅凭蛮力登山,以前也有过,只是这样受到的阻力,也会递增。

事先陈子云之所以能将学海显化出来登山,是想借助学海抗住部分压力,使自己能够迈出登上台阶的步伐。

可是孟川呢?

这是货真价实的,在凭借蛮力登山!

不愧是李大剑仙的嫡传弟子。

迩来穷人杰,慕白之于顶!

如今。

李慕白终于有了一位,可以比肩,或者是...

超越他的人了?

还是他的弟子?

这可能吗?

很多人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

在前一刻,他们还毫不犹豫的质疑孟川。

不过现在...

当看到两袖青龙居然撼动了第五十层的台阶之后,他们这个想法,便开始动摇了。

【不留行】与【暮成雪】,两柄后天灵宝的飞剑,似如大河剑意般,从天而坠,不断轰击着第五十层台阶之上的禁锢。

因为这两柄灵剑,只是算作兵刃,所以并不视为孟川作弊。

毕竟,使用灵剑的人是他。

可是,用存储着武道强者全力一击的符箓去攻山,是行不通的。

因为符箓中记录的能力,并不属于登山者。

通俗来说,用灵宝没有关系,毕竟灵宝属于他自己。

哪怕是用先天灵宝和至宝都没事,五品以下的人,难以发挥灵宝和至宝的威力,五品以上的儒修,基本都是人中龙凤了,仅凭境界就可登山,何须再用宝物?

但是符箓不一样。

这属于严重舞弊。

就相当于考试时,有人提前将答案告诉你了。

此时的孟川,万众瞩目。

他知道,仅仅凭靠两袖青龙的剑意,还是很难打开通向第五十层台阶的通道。

于是,意念一动,浩然气实话,居然组成了一柄剑。

天穹之上的虚影皱眉道:“以浩然气凝聚成剑,继续使出两袖青龙?浩然气不像后天灵宝持久,若是一击不成,以你现在的修为,只怕稍纵即逝。”

他是在提醒孟川,既然决定要继续冲刺,那就应该保存实力,不要浪费体内的丝毫浩然气。

除非,有一击毙命的能力。

否则,还是要通过两柄后天灵剑持续磨损第五十层台阶的禁锢,待其削弱,在使出浑身气力,全力一击,或可功成。

两袖青龙的剑招的确很强,不过其剑意,也可粗浅理解为是杀敌之意,却稍纵即逝。

因为李慕白在创作此剑招的时候,就是希望以最快的时间解决掉敌人。

所以,若非两柄后天灵宝级别的长剑加持,只怕两袖青龙早已后继乏力。

孟川抬头看向天幕中似可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面色平淡道:“多谢师叔好意提醒,师侄近日以来,痛定思痛,在两袖青龙与琴道,还有诸多武学功法的基础之上,创出一式剑招,不知师叔可否指点一二?”

“此剑招可有名讳?”那道身影缓缓开口。

独自创出剑招?

他可是儒修啊!

儒修不像武夫!

后者若是创造个一招半式,不是什么难事。

但前者不同!

儒修主要走的路子,还是善养胸中浩然之气。

浩然气这东西,可以细拆分为文气与正气,所以此气又叫做文正之气。

可不是什么灵气!

极难用功法神通操持。

所以,李慕白当年创出适合儒修修炼的剑招,可谓是破天荒的举措。

即使是在上古时代,儒道剑修也少的可怜!

现在孟川却说创造出一式剑招,谁敢信?

他才只是七品儒修啊!

要不要这么变态?

所有人今日为孟川可谓几经震撼,议论不止:

“即使是在两袖青龙的基础上开辟出来儒道剑招,也不易啊!”

“是啊,此子若是真创出了剑招,未免也太过妖孽了些!”

“老朽曾听几位早已作古的前辈说过,当年李慕白在七品齐身境的时候,做出了比创造剑招更为变态的事情。”

“什么事?”

“儒道、炼气士、武夫,三者同修,且有一身金刚体魄,横推当世年轻一辈!老朽记得,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慕白,才走了一条无敌路,他是真的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盖世强者。当年,就连学宫都不敢保他。”

“孟川也不赖了,只是不知他这一式剑招,究竟叫什么名字?”

...

孟川双指合拢,比作剑指,朗声笑道:“此剑招,名曰十步杀一人!”

转眼间。

礼乐之声响起,十步之内,肃杀之意充盈。

有兵戈铁马在四周徘徊。

有无数剑气萦绕不绝。

“星河,现!”

“神图,现!”

孟川大喝一声。

他知道,仅仅凭借十步杀一人,很难做到轰开第五十层台阶的禁锢。

所以。

他并不打算留手。

倾囊而出。

一条横挂天际的璀璨星河,陡然间凝聚成形。

无数星辰之力,全部化作道道光柱,似龙凤飞翔,盘旋在神图四周。

“去!”

孟川一字落下。

神图与星河砸向第五十层台阶。

天空中的那道伟岸虚影,从一开始的淡定、到疑惑、到期待,再到现如今的震撼,全部是因为孟川一人。

星河!

“你居然凝聚了星河!”

虚影忍不住开口。

孟川并未出声回应。

他这是第一次祭出神图。

消耗心神太大。

七品齐身境,只能勉强使用神图。

不愧是先天至宝!

轰——

一声巨响猛地响起。

顷刻间,山体摇晃,似要天崩地裂。

但是,这种异象,只在呼吸之间,便就消散。

书山!

天下文人心中至高之山!

哪怕一品儒修的全力一击,也很难毁去其根基。

所以,孟川以现在的战力,对书山根本就造不成任何伤害!

不过,也足以傲视群雄!

神图与星辰之力,将前往五十层台阶通道,撕开了一个小到不能小的口子。

就是趁现在!

十步杀一人!

礼乐、兵戈、剑气、肃杀之意,全部凝于一身。

刹那间。

一道道残影浮现。

直至。

剑指落下。

残影归一。

孟川强行将第通往五十层台阶的禁锢撕开,步入其中,可是那道台阶,并不稳定,似乎要将他驱逐出去,好在以自身颤抖的方式告诉对方,他不属于这里!

台阶颤抖的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

他无法站稳。

不留行与暮成雪握在手中,被他插入台阶当中,随后握紧双剑,半跪在地,想要以此稳固身形。

“镇!”

孟川紧紧皱着眉头。

神图不停抖动,散发着余晖。

星辰之力,化作细小的光柱,在尽量控制着台阶四方。

最终。

囚字印落下。

这道充满着压迫感的台阶,终是没了任何动静。

书山所有修士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纷纷陷入震撼与惊讶当中。

直至,这种不敢置信的心态,蔓延到了贡院、皇城、长安城的每一处角落。

孟川。

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