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厉的声音响起,这让阿索的心中顿时衍生出来了一种绝望,就连狂风绝息斩都奈何不了那鬼厉了么,可是他的刀,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在支撑他去使用了,不然,他还能让那个死去的阿图看看,自己的第二次狂风绝息斩!

阿索此刻感觉自己很累,只想要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他不断地咬着牙,嘴中的鲜血一直不断地溢出,那舌根当中传来的痛楚,也只能让他保持一时的清醒,就不会这样直接睡了过去。

自己睡过去了,那自己身旁的这些同僚怎么办,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鬼厉的手中?

“好了不跟你们玩了,你们的小命就算是鬼厉大爷网开一面吧,哈哈哈。”

鬼厉知道自己并不能在这样拖延下去,一旦拖延下去,让神都的整个中坚力量都赶到了这研究院当中,到时候他可是插翅难飞,想走都走不了了。

“想走,还得问我们答应不答应!”那些护卫看着已经受伤倒在地上的同僚,还有那些已经死在了鬼厉的鹰吻狼匕之下的院士,他们的心中满是仇恨,可他们都明白自己也不是鬼厉的对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就凭你们还拦不住我!”鬼厉冷声说着,只见那些护卫直接将这研究室的唯一出入口直接堵住锁死,周围的材质并不是普通的建筑材料,利用的反而是那种资源钢石,极为的坚硬,鬼厉的鹰吻狼匕想要强行破开那墙壁材料,反而需要花上一定的时间。

而这一点却又让鬼厉不由得吐槽了起来,这个龙国制造,可真的极为恐怖。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少人恶狠狠地盯着鬼厉,那些年长的护卫将阿索交给了他们当中最为年轻年纪最小的一个护卫,让他先行离开这里,饶是那个年纪最小的护卫心中满是热血,但是他也明白,这些照顾自己的前辈,已经把生的希望给了自己。

“小加,走!我们尽可能地拖住他!”不少人喊着,连忙让那个叫做小加的年轻人带着阿索离开这里,小加虽有不甘,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背着阿索,直接朝着外面跑去。

“好啊,好一个感人的情节,不得不佩服你们这种精神,但是,你们都得死!”鬼厉的身躯形如鬼魅,直接一刀又一刀的捅在了那些护卫的身体之上,可他们依然没有任何的退缩,利用自己的身体当作人墙,目的也只是为了小加多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

“我玩够了!”鬼厉的双手之处出现了阵阵的黑气,双手直接抓住了两个护卫的脸来,直接轰了过去。

小加背着阿索,听着身后的爆炸之声,他的眼中闪过了泪水,小加不敢回头,他怕他回头看到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鬼厉的双臂虽然已经抓着那些护卫的身体,强硬的将他们的双手直接从那大门的边沿之上拉了下来,随意地举起手中的鹰吻狼匕在那些护卫的身体之上,一刀又一刀,虽然小加没有听到那身后的前辈的叫声,但是就从鬼厉的狠辣来看,前辈们的下场,已经让人惨不忍睹了。

可如今也就剩下他和背上已经快要昏迷的阿索,可是两人加起来的战斗力,却没有办法将鬼厉彻底地拦在这研究室当中。

红青听到陈昂边走边说的汇报,无比地震怒,当下也是派遣了燕无言等人,亲自前往研究室。

泱泱龙国,竟然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潜入研究室当中,红青的心中有些疼痛,那些研究人员也是他一手创办所建立的。

结局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红青心中太清楚了,这些人的野心就像是一把长剑一样,怎么样都不够看。

他的心中虽然已经为那一处研究室所在的工作人员所祈祷默哀着,但是这也无济于事,燕无言想要赶到现场还需要一段的时间,要怪就怪自己终究还是看轻了变形钢石在那些人心中的地位。

“可恶!”红青这个年入近百的老人,终究还是将自己的怨恨化作力量,狠狠地锤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鬼厉默默地拉开了那堵人墙,小加虽然已经在尽可能地往门口的方向跑去,但鬼厉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小加的速度,这让后者第一次觉得这个通道,竟然是无比的漫长。

“把我放下....放下来吧,”阿索说着,“反正....我也只剩下....最最后一口气了,年轻..人你的路还很长,咳咳。”

“别说了首长,我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这是我们军部的唯一使命,”小加依然拒绝,而后继续朝着门口赶去。

鬼厉冷冷地笑着,小加地速度在他地眼中依然慢入龟爬,而后,他的身躯一闪,直接猛地朝小加所在的位置飞去。

“来了。”阿索突然说出了一句话,将自己的眼睛闭上,因为他已经明白,鬼厉想要追上小加,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鬼厉的表情愈发地疯狂了起来,手中的鹰吻狼匕已经快要接触到阿索的后背之时,空中顿时出现了一道河流之水,挡在了他和阿索之间,却又动弹不得。

小加已经冲到了门口,看到了那从大门之处走来的杨戬和林念禅,他终于疲惫地拖动着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体力的身躯,将阿索放到了一处极为安全的地方,那边已经来了不少军部的护卫,看着阿索已经上了医疗器具之后,他整个人面如空洞的一般,跪在了地上,林念禅和杨戬顺着小加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一个个倒在门口,面目全非的尸体。

那些都是龙国人的尸体啊,他怎么敢!

在场不少护卫也为之动容了起来,他们同样也是军部护卫,自然当中会有着战友情,看向鬼厉的时候,却是无比地愤怒。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需要自责。”林念禅强硬地将少年抬起,交给了旁边的一个老护卫,看向那鬼厉的时候,宛若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林念禅一直都是一条佛系的咸鱼,哪怕是总司的出现,可总司的手段毕竟和鬼厉不同,鬼厉这才是真正的视人命如草芥!

“真君。”林念禅看了一眼身旁的杨戬,杨戬点了点头后,林念禅的阴神手直接从那研究室的入口直接朝着鬼厉抓了过去。

鬼厉的面前,也只有着那一道从三重罗生门当中穿出来的阴神手,而后,鬼厉冷笑着,手中的鹰吻狼匕已经化作了一个阔刀的模样,上面已经出现了阵阵的狼纹!

“本来还想这一招留着对付棐和晟那两个小杂毛,但没想到今天就会用上了,狼主!”

鬼厉手中紧握着阔刀,他顿时融入到了身下的影子当中,阴神手直接穿过了他的后方,但很快,那黑暗之中的狼主一刀,直接划过了林念禅的阴神手,手臂的断落,让林念禅无比地意外,这个杀手竟然一瞬间能捕捉到自己阴神手的弱点,但是他应该没有想到自己所需要的就是暗度陈仓吧。

当林念禅的双拳握在一起的时候,鬼厉的脚下顿时出现了黄泉牢笼!

七神原的黄泉牢笼,已经开始充斥着阵阵的黄泉之意,鬼厉虽然擅长鬼魅之术不假,但是黄泉本就克制这些阴神鬼魅之物,当鬼厉被林念禅关在了这黄泉牢笼当中的时候,鬼厉的实力猛然下滑,因为在这黄泉牢笼当中,依然还有这一道神河之水。

鬼厉是幽暗空间的自闭患者,这个秘密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一旦他进入到了黑暗封闭的空间时候,他就会陷入疯狂!

“啊啊啊啊啊!”一道道呐喊的声音从这黄泉牢笼当中传了出来,林念禅有些诧异,自己的这个黄泉牢笼是偷偷进步偷偷内卷了嘛,怎么会让这个鬼厉发出这声凄惨的嚎叫。

鬼厉整个人已经面露了疯狂的神色,手中的狼主已经在不断地砍向了那林念禅的黄泉牢笼,饶是黄泉牢笼经历过林念禅的加持,但是也有些承受不住这鬼厉手中的狼主一刀又一刀不要命一样摧残着。

黄泉牢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碎开来,而后那鬼厉站在了原地不断地喘着气,看着门口之处的少年,他的心中终于第一次有着被人作弄的感觉,手中的狼主已经朝着林念禅的位置飞快地掷去,而后他的影子也顿时从原地之处,跟随在了那狼主的下方,飞去!

林念禅并没有任何的武器,而这狼主却是杨戬直接挡了下来。

“咚!”

宛若古老的钟声响起,这一方天地当中,也就只有三尖两刃刀和狼主的极致碰撞,狼主虽然强悍,但是也远远没有那杨戬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来得强悍,但下一秒,鬼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杨戬的面前,而在那走廊通道之中的鬼厉,已经缓缓地消失了起来。

一拳冲去,鬼厉的拳头对准的并不是杨戬,而是杨戬身后的林念禅,毕竟,那幽暗空间自闭症是林念禅所搞出来的,自然这一笔帐,鬼厉就会算在了林念禅的身上来。

林念禅虽然有些躲闪不及,但是也不会硬生生地直接抗住了鬼厉的一拳,鬼厉的拳头已经落在了林念禅的手肘之上,那骨子里传来的阵阵雷霆麻痹之感,让鬼厉顿时回过了神来,手中的狼主已经绕过了杨戬的位置,直接飞到了鬼厉的手中,看着那些聚集过来的军部护卫,他明白,必须要趁早离开这里!

“不和你们玩了,小子,以后要是走在路上突然死了,麻烦记住是你鬼厉大爷做的好事!”鬼厉的手中出现了三枚黑色的珠子,猛地甩在了身下的土地当中,出现在杨戬和林念禅面前的就是一阵阵的迷雾。

“可恶,让他跑了。”林念禅心有不甘,但杨戬的身旁已经出现了那威风凛凛的哮天犬,“咦,哮天犬你怎么苏醒了?”

哮天犬没有说话,轻瞅了瞅那身下的土地当中,而后张开了大口,直接朝着身下的土地之中吼去。

“哮天的龙狮吼,那个人是受了重伤了,活不了多久的,只是可惜那研究室当中的变形钢石了,已经被那个不速之客给带走了。”

鬼厉的逃走,虽然林念禅和杨戬也没有办法追上,但是哮天犬出现的那一吼,杨戬的心中就已经知道鬼厉这一个人是活不了多久了,当下也是准备处理研究室当中那些已经死去的院士和护卫了。

小加和阿索虽然算是劫后余生,但是后者的身体毕竟已经遭受到了鬼厉的重创,虽然还能够苟活下去,但这一辈子也加入不了军部了。

郑天龙的死亡,就像是一道雷霆一样打击着所有人的心,虽然有着杨戬说出鬼厉已经是活不了太久,但是陈昂和红青等人眼中的愤怒,却又证明着他们想要亲自抓到鬼厉将其千刀万剐!

“哎,好好地厚葬郑天龙院士吧,青山区选一块风水宝地,也算是昭告老爷子在天之灵,也算有所安生。”红青叹了一口气,还是决定让科研部的那些人,发明出更多强而有力的武器来,红青也要保证那些军部护卫之人的性命!

“明白了....”

这一刻,举国哀伤,当红青将郑天龙生平的所作所为公布与众的时候,龙国上下百姓已经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鬼厉的双耳在不断地流出血液,他惊慌失措地逃到了龙国西境当中的边界线,因为也只有那里可以直接通往倭国,他需要将抢来的变形钢石交给八尺家,才能够有机会亲自观摩一下八尺家那赫赫有名的帝陵琼勾玉!

自己的实力虽然已经在下降,但是他需要找到一个地方继续恢复着自己的实力,可是他的心脏已经开始碎裂了起来,虽然鬼厉还能再不断地支撑着,但是他必须要尽快地接触到帝陵琼勾玉,才能够让自己的实力突破,当他的身影出现在西境的时候,八尺家的红衣武士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他知道八尺家发布的任务被西网的一个赫赫有名的杀手接了去,但是看着对方狼狈无比的模样,怕是也经历过了一场大战,而鬼厉能从龙国当中逃离了出来,也怕是第一个人,毕竟八尺家的那个天才总司,就是死在了龙国当中。

“还好吧,”红衣武士问道,拿出了一个日式草药放在了鬼厉的面前,“先疗伤一下?”

“不了,我这个伤势,必须要尽快地见到八尺家的帝陵琼勾玉才会有所帮助,给,这里是我从龙国研究室当中抢来的变形钢石,还望尽快见到八尺家主,让我见上帝陵琼勾玉一面。”

红衣武士看着这伤势越来越重的鬼厉,当下也是点了点头,将他带到了八尺家当中。

八尺田看着那半躺在地下的鬼厉,也看到了鬼厉旁边的一个偌大的变形钢石,他不由得一笑,这个东西如果让柳生家族知道了的话,会不会发疯掉?

一想到柳生长樱露出那种愤怒的表情,他的心中就是一阵的畅快,而后,他再一次注视着那鬼厉的伤势。

“看来鬼厉先生你的伤势很重呢?”他拍了拍手,红衣武士出现在了门前。

八尺田起身,已经默默地将自己外面的一层嫖的拉链拉开,露出一张极为帅气的面庞来,红衣武士先是一惊,眼睁睁地看着面前那长相帅气的少年,从那肥胖的身躯当中脱离了出来,八尺田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就是一个肥猪,但是为何此刻就会象是这般,露出一张帅气的面容来。

八尺田冷笑着,走到了红衣武士的面前,拔出了他腰间的武士刀。

“蚕蛹的二次蜕变,化茧为蝶,仿佛就像是凤凰涅槃一样,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妙了,你说是吗,鬼厉先生,既然你想要看帝陵琼勾玉,八尺家也不是那么不算数的人,那么让你看吧。”

“多谢八尺家主,多谢八尺家主。”

“不用谢。”八尺田笑着,武士刀直接挥过了鬼厉的脑袋,“就让你下地狱去看吧。”

八尺田看了一眼那站在门外的红衣武士,将武士刀归还给了对方之后,将原来的那肥胖的躯体随意地扔在了鬼厉的尸体之上。

“处理一下吧,在过一些时候,就是倭国八家会议,我八尺田的名字,也迟早要在这倭国当中回响着!”

“是!”

八尺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当不少侍女看到了如今帅气无比的少年,才是八尺田的时候,她们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意外,毕竟八尺田这个肥猪窝囊的名头,早已在京都当中传开了,如果不是八尺田如今身上穿着的衣服,她们也是认不出来八尺田的模样。

“然后,去把那个变形钢石,给柳生家族送去四成,就说,我们八尺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所需要的东西不仅仅是协议之上的五成,需要更多的金钱,”

红衣武士看了看那偌大的变形钢石,然后简单的将那上面切了一块下来,用着一块白布直接盖上。

在倭国当中,两家之间相送礼物是不需要用所谓的布料来遮住,但是用白布来遮住,这是代表着两家的绝密协议,一旦有人强行将白布打开的话,就会收到两个家族的人的全力追杀。

当红衣武士将这一块变形钢石送到了柳生长樱的面前的时候,柳生长樱先是一喜,随后看到了那平稳如角度的切块的时候,他的心中愠怒了起来,但是红衣武士毕竟是代表着八尺家给柳生家送去这一块变形钢石,他并不能对这个红衣武士怎么样。

只是

他微微衡量了一下手中的变形钢石,从那个平稳切角来看,红衣武士口中所说的那个情急之中的操作在他的面前就像是漏洞百出的谎言。

“知道了,去替我向八尺家主问好。”柳生长樱将这个变形钢石交给了一旁的出马云马,出马云马虽然有些奇怪他的力度,但是他完全不敢说任何的话来,因为出马云马也看得出来,这个柳生长樱已经愤怒了。

当红衣武士在和柳生家主确立了一些事情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柳生家,只是柳生长樱在红衣武士离开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顿时寒冷了下来,而后直接夺过那挂在画像之前的武士刀,直接劈砍在了大厅的木桩之上,出马云马虽然有些害怕,但是还是不敢说出任何一句话来。

“好啊,好一个八尺家,好一个八尺田。”柳生长樱的语气之中皆是愤怒,“八尺家简直是欺人太甚,云马,去给我打听一下八尺家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从龙国当中拿到的变形钢石,我柳生长樱才不会相信所谓的情急之中的说法,在马家当中的变形钢石,又怎么会只有这一点!”

“哈衣,我马上去调查,柳生君,别生气!”

出马云马快速地跑开了柳生家之后,直接着手调查那八尺家究竟是用了何种手段的时候,他听着那些专业之人的汇报,整个人就直接瘫倒在了椅子上。

“八尺家...八尺家这是想要和柳生家开战吗?!”出马云马冷汗直流,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处理的了,必须要尽快上报给柳生长樱,只是对方究竟会不会承受的住这个事实,出马云马的心中也没有任何的底,毕竟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赶到愤怒吧。

这就像是贼喊捉贼,官府发布了一个通缉令,你将这个任务接下,但是官府奖励的是这个贼人所拥有的财物的三成,但是你不甘心,你将贼人杀了之后,却直接将贼人的财物占为己有,然后说贼人已经将自己的财物扔到了大海之中找不回来,再拿出三成的财物交给了官府。

并且信誓旦旦地和官府说,这些东西都是自己拼了命抢回来的。

而且还要求官府在支付一笔奖励。

“你的脸皮可真厚啊八尺田。”柳生长樱看着手中的请柬,这个请柬正是今晚的倭国八家秘密会议,他必须要在这个会议上揭露八尺田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