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报告总裁,夫人又要解约了! > 280.回答我

江茴心中一片哀嚎,这是什么事情啊,这边一个于坡还没处理好,那边的于青莲就又炸开了锅。

她赶忙伸出手摁住于青莲想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的手臂,脸上都是无奈。

“于坡,阿姨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这样,我只是去了一趟朋友的生日聚会,然后出了一点意外状况,现在已经全部解决好了。”

于青莲狐疑的上下看了看她,“你确定?你可不能骗阿姨。‘

江茴赶忙点了点头,表情十分诚恳。

“真的阿姨,这件事情真的和沈念没有任何关系,上次我和他把所有事情都全部说清楚了,你看,我连沈爷爷给我的手镯都还回去了。”

她抬起手给于青莲看了看空荡荡的手腕。

“而且他也要跟秦柔订婚了,怎么可能还特意找人来针对我。”

于坡半信半疑的看了江茴一眼,目光落在女人的头发上,却一下子愣住了。

江茴的头发还是半湿的,脖子上也没有丝毫酒渍,如果按照她刚刚的说法,是真的只是发生了冲突的话,那绝对是头和脸上应该都是酒水。

但这个样子,分明是在什么地方收拾完了一遍。

他双手紧紧攥紧,目光也一下子垂了下来,江茴在说谎。

这个念头一旦开始在脑海中盘旋,便挥之不去,在心底扎了根,肆意的疯长着。

江茴看出他眼神中有些意味不明的东西,有些疑惑的开口。

“怎么了吗?真的这件事和沈念没有任何关系。”

她不是害怕于坡知道自己和沈念见面的事情,只是知道要是这件事情让眼前的男人知道,定然是要找沈念问个清清楚楚。

只是一想到沈念的那张脸,她都觉得有些胆战心惊。

于坡深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伸出手揉了揉女人还有点湿的头发。

“你没事就好,下次这种聚会少去,什么样的人都有。”

江茴感受到头上男人的温度,一下子凉意从脚后跟直接窜上了后脑勺。

她走的太着急太害怕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头发还是湿润的,脸上干干净净的,脖子上没有一点酒渍。

刚刚自己说的谎言太拙劣不堪了,她猛然抬起头来,对上那双总是温柔的对着自己笑的眼睛,此时里面却多了一份她看不懂的东西。

“于坡,我……”

于坡u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拉着人走到桌前,把人摁在椅子上坐下。

“好了别说了,这是我妈特地让阿姨给你熬的鸡汤,说你现在是要走秀的模特了,肯定很累,给你补补身子。”

于青莲看出两人奇怪的氛围,目光也垂在了江茴的脖颈处,握着手机的手也是一顿,但随即调整好情绪,快步的走到桌前,带着笑意开口。

“小茴啊,快多喝点,你看你瘦的。”

江茴第一次自作聪明反被坑,机械性的点了点头,一勺一勺的喝着鸡汤,后背绷的笔直,动作僵硬的像个机器人。

脑子里却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这回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那阿姨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出了这件事于青莲也不想多待。冲着儿子努努了嘴,示意让他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旋即踩着高跟鞋就出了门。

整个大房子顿时空荡荡的没有丝毫声音,只剩下江茴喝鸡汤时碗勺的碰撞声。

“于坡,今天这件事我要跟你解释一下。”

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怪异的氛围,抬起头来就想跟人解释一下。

话还未说出口,便被眼前男人的话噎住了。

“小茴,你不用跟我解释,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可以吗?”

于坡像是早就猜到她要和自己解释,坐在女人眼前,漆黑的双眸和人对上,缓缓开口。

江茴一时语塞,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

“第一,今天的事情是不是跟沈念有关。”

这第一个问题就直接戳中了她想隐藏的秘密,这让她怎么回答?

江茴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

于坡却突然笑了起来,眼神中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声音中的温度也越来越冷。

“第二,你今天是不是和沈念在一个房间里呆着了。”

江茴猛然抬起头,心事被人看穿一般盯着男人的眼神,其中的冷意让她无法直视,就想这么久她认识的于坡是另外一个人一般。

“小茴,是或者不是。”

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是吗?是的。

但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衣服脏了,头发脸上都是酒渍,但眼前的男人明显没有想要听她解释的意思。

江茴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第三,刚刚是不是沈念送你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