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室里没有一点声音,负责镜头切换的女工作人员察觉到有什么事情在酝酿,控制着呼吸尽量不要发出声音,生怕惹恼了主家大小姐。

稻川晴香和千花流都注视着屏幕,用面无表情掩盖着内心的惊讶,眼珠偷偷转动,相互看了眼又立刻转移视线。

当神宫诚冲进三楼的时候,屏幕上给出实时成绩,【14枪 11靶得分:105分】。

久迩妃奈终于爆发了,“这不可能!”

“哼!”

稻川晴香冷哼,“怎么,许你打的中,就不许我的诚打中?”

“他作弊,你们作弊!”

久迩妃奈跳着脚指着显示屏,“姐姐大人,你们就是作弊,他在使用神赐之物!”

“证据呢?”

稻川晴香不屑的冷笑,“打的准,就是作弊,那千花流呢?”

“那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我的诚是天才,是神选中的男人。”

“那个邪神在帮忙!”久迩妃奈好像一只发狂的比熊犬。

“证据。”稻川晴香看都不看表妹,“你需要提供明确的证据,而不是无端指责。”

“违反人类常理!”

“嘁,这个问题说过了。”

稻川晴香摆了摆手,好像在说‘闭嘴吧’。

她当然知道神宫诚在作弊。

天才也要有个限度,来之前的那次射击训练,神宫诚打出了62分,就已经是天才的极限了。

就像千花流说的,如果再练一年,完全有可能超过妃奈。

而此时神宫诚的表现已隐隐超过了千花流,从常理上来讲完全不可能。

稻川晴香不知道男朋友使用了什么神赐物,但这次不同于空手抓刀,或者说没那么明显;也总算清楚了小诚为什么敢吹牛,他有底牌。

充满神秘感的男人啊。

‘咦,妈妈……难道是稻荷神的启示?’

最终,神宫诚的成绩定格为192分,比千花流的最好成绩还要高1分。

“就是在作弊!”久迩妃奈气的张牙舞爪。

“不是。”

“就是!”

“就不是。”

“裁判!”久迩妃奈尖叫着。

千花流和千流花对视一眼,谁都没说话。

平时还好,这次事关博多港股份,仆家可不会多嘴主家的事。

门外已传来沉稳的脚步声,神宫诚进屋,甩了把额头的汗,“我赢了。”

“你作弊!”

“你放屁。”

神宫诚第一次对女孩子使用如此不雅的词汇,但心里没有一点愧疚感。

要不是必须要装成一个文明人,他还能骂出更难题的字眼。

‘绑架、注射药物,明知道我是你姐夫还要杀我,就算千流花一再阻拦,还要阉我。’

对于这样的小姨子,小香说得对,就该打死!

公平?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公平。

久迩家提出挑战赛就公平吗?

要不是系统这次终于给力了,这场比赛不用比就输了。

对,我是作弊了。

拿证据。

拿不出证据,我就是不承认,爱咋咋地。

“久迩妃奈,比赛是你提出来的,项目是你定的,赌注是你定的,规矩是你定的,你还想怎样!”

稻川晴香终于发火了,“你拿不出证据,就闭上你的嘴!”

真正的主使者是小姨。

小姨想要主导久迩和稻川两家,逐步吞掉稻川,让稻川变成久迩。

稻川晴香清楚,这是爷爷病危带来的连锁反应,也是自己面临的挑战。

那是个野心极大的女人。

很多事就是这样,心里明白但不能说。

久迩妃奈终于不说话了。

一旁的神宫诚给小香竖了个‘老婆说得好’的大拇指。

稻川晴香努了下红润的嘴唇,转头看表妹,“第三场比不比了,你可以直接认输,避免被我的诚打死。”

“当然要比!”

久迩妃奈唰地挺直小细腰,冲着神宫诚恶狠狠“哼”了一声,带着千流花走出监控室。

第三场徒手格斗即将开始。

……

这场比赛神宫诚赢得不算轻松,因为久迩妃奈的身手确实好。

很难想象一个外表娇滴滴的女孩子动作如此敏捷、招式如此凶狠,力气也相当大,扛击打能力也很强。

如果不是精英级七十二路小擒拿略胜她一筹,神宫诚一定成太监了。

招招撩阴,腿腿踢裆,让他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在付出全身至少七处淤青的代价之后,神宫诚抓住机会再一次把久迩妃奈担在膝盖上,左手扣住她的脖子,右手抽屁股。

小香说可以打死,那是狠话,当然不能真打死。

真打死,10亿美元的奖励没了不用说,那位还没见过面的小姨会发疯,搞不好两家就开战了。

妃奈是久迩家族唯一继承人。

重伤什么的也不好,终归是亲戚,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不能打死不能重伤,所以这次抽屁股比上次还狠,完全抡圆了抽。

不为自己,不为小香,不为撩阴踢裆,为了纱雾。

那一次把纱雾吓坏了,现在要是提起来还小脸煞白呢。

手上揍着弹度惊人的屁股,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久迩妃奈身手这么好,小香也仅仅比她弱一点,看来自己将来有被家暴的可能啊。

“停!”

半趴在地上的千花流姐妹同时嘭嘭拍地面,“不要再打了,你已经赢了!”

神宫诚忙停手,松开了久迩妃奈。

一来打的有点过瘾,二来有点走神,下手又重了些,久迩妃奈小脸发紫,估计再掐一会儿就憋死了。

两个女保镖首领忙冲上来给久迩妃奈推拿过血。

终于,“哇”地一声,久迩妃奈哭出声来,“他打我!……杀了他,快杀了他!”

神宫诚嘴角抽搐,‘尼玛还是揍的轻!’

小香从场边走过来,白毛巾给他擦汗,小脸却冷了,“你很喜欢打女孩子的屁股?”

“香,绝对没有这种事。”

“她的屁股手感好吗?”

“……绝对没你的好。”

“你摸过?”

“你不让。”

“那就是撒谎!”

“……疼疼疼!”

一场决定博多港80%股份的比赛在神宫诚被揪着耳朵喊疼声中结束了。

……

此时的东京塔特别展望台上。

“哎呀,感觉还真不准呢。”

稻川夫人掩口笑着,“还是输了三盘,下棋还是下不过你。”起身舒展了一下柔软苗条的腰肢,“回去了,改天再玩吧。”

走到电梯口,又回身,“对了夏姬,小诚做的中华料理堪称绝味呢,要不要来尝一尝?”

“下次吧。”

久迩夏姬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只望着窗外的夜景。

姐姐走了,她一个人坐了好一会儿,精心保养如同少女的白嫩手掌轻轻推了下,棋盘棋子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

久迩夏姬站起身,手机在这时闪亮,显示着妃奈的来电。

她接通电话。

“母亲大人!”电话里那头的妃奈显然在哭,“她们、她们……耍赖!”

“妃奈,妈妈教过你的,愿赌服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