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从四合院开始的天道轮回 > 198章 置换金条

“认识,认识,我跟你说啊,这人叫许大茂,是个花心大萝卜,家里不但有老婆,还跟几个女的不清不楚,就连我们院里的寡妇都没有逃脱他的魔爪啊……”傻柱开始添油加醋地说杨沐的坏话。

徐慧真只是笑着倾听。徐慧真是什么人呐,老江湖了,三教九流的什么没见过,自然不会听信傻柱的一面之词。

“对了,何师傅,刚刚一进门时,听许大茂身边那人称你为瞎爷,这又是何故?”徐慧真问道。

“这您可问对人了。实话告诉你吧,本想着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疏远,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其实就是四九城十三太保中的瞎子。”傻柱牛比轰轰地装比道。

“南小杜北老九,十三太保无敌手;乞丐教头纳三少,车夫师爷小阿俏;瞎子酒鬼,黑白无常龙虎豹,何师傅就是十三太保中的瞎子?”徐慧真眼睛更亮了。

“对,我就是十三太保中的瞎子,徐经理也听说过我们十三太保?”傻柱一见自己引起了徐慧真的兴趣,不由得兴奋了。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我们开门做买卖,自然便要与江湖中人打交道,四九城鼎鼎大名的十三太保但凡是开门做买卖的谁没有听过?”徐慧真笑着说道。

“嘿,这话怎么说的,我们十三太保只是些许微名而已。”傻柱一听顿时乐了,高兴的不知所以。

“何师傅,现在才早上,也没什么买卖,闲着也是闲着,不若何师傅就给我讲讲十三太保的事呗。”徐慧真对傻柱温柔地笑道。

“既然想听,那我就随便说说……”傻柱顿时迷失在徐慧中的笑容里,将他所知道的十三太保的底细给兜了个精光,当然,傻柱肯定会捧高自己,踩低杨沐。

徐慧真却是妙目连连,徐慧真相信傻柱的话,但不全信,而且徐慧真想要的就是杨沐的信息,至于傻柱说的,慢慢验证就是了。

杨沐开着车带着刘黑狗抵达了密云后,刘黑狗直接蹿到车斗上,大吼一声:“兄弟们,密云苦寒,茂爷见兄弟们辛苦,生怕晚上冻着,特意买了点酒来犒劳大伙,先把酒搬下来。”

“茂爷仗义!”

“多谢茂爷!”

杨沐的这波操作,立即得到了一阵阵感激声。

“兄弟们辛苦一些,今年过个好年,这酒是用来给兄弟御寒的,酒虽好,但不要贪杯啊。”杨沐嘱咐道。

“茂爷尽可放心,师爷早就给我们制定好了职班休班制度,贪不了杯的。”众人连忙拍着胸脯说道。

“哪里都有三大爷啊。”杨沐笑了,等刘黑狗的手下搬下酒缸酒坛,再装上鱼后,便返回刘黑狗家。

“黑子,咱们再来一趟,今天就歇了,明天一早我直接来接你。”杨沐说道。

“好嘞。”刘黑狗指挥着手下卸完鱼后,便跟着杨沐再次开车来到密云。

这一趟回去之后,杨沐直接开着大卡车来到娄晓娥家。

“大茂,怎么这么晚才来,还满身鱼腥味?”娄晓娥皱着眉头问道。

“这不是去密云了吗?我先去烧水洗澡。”杨沐笑道。

“吃饭了吗?”娄晓娥问道。

“还没顾得上呢。”杨沐说道。

“我让我妈给你做点,你先去烧水洗澡。”娄晓娥说道。

等杨沐洗完澡,娄母已经做好了饭等着杨沐呢,娄家也就娄母做饭好吃,毕竟娄母也是谭家菜传人,手艺虽然比不上傻柱,但也比普通的大厨强多了。

吃完饭,杨沐敲门进了娄父的书房。

“大茂,有事?”娄父问道。

“有事。”杨沐将一个大大的书包放在娄父面前并直接打开,里面装着满满的钱。

“你这是什么意思?”娄父问道。

“还请岳父走走关系,将这些钱统统换成金条。”杨沐说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内部消息?”娄父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消息没有,但总感觉危险在逼近,手里握着这么多钱不方面,也不安全,藏也没法藏,不如索性换成金条好藏起来,而且,岳父,你也要加快步伐了,能运的都运走,运不走的统统换成金条。”杨沐说道。

“我知道了,这事简单,交给我来办就行,周末的话你来家里,这事就能给你办妥。唉!非走不可吗?”娄父叹息道。

“岳父想必也感觉到了不对,只是不甘心对吧,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怎么能胜天呢?人,只会在强权下忏悔和悔悟,根本不可能在良知的拷问下忏悔和悔悟,岳父大人,千万不要将希望寄托在他人的良知上。”杨沐郑重地说道。

“我明白!”娄父再次长叹了一声,然后说道:“这段时间,好好赔赔娥子。”

“岳父放心,再说,现在只是短暂的离开,又不是永别,不久后,我们还会相聚的。”杨沐笑道。

娄父也笑了,挥挥手让杨沐离开。

杨沐抱着娄晓娥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杨沐早早地到了轧钢厂,刚想去找李主任和杨厂长请假,还没出门,便被秦淮茹给堵住了,秦淮茹二话不说,非常熟练地钻到了办公桌底下,杨沐哪还会客气,直接轻松地降伏了秦淮茹,然后神清气爽地去找李主任和杨厂长请假。

“大茂,抓紧,盒子。还有,以后不用这么正式,有事直接不来就行。”李主任没有废话,直接批了假。

领导可以说,但你不能这么做,该请假的还是得请假,这是对领导的尊重。

杨沐又找杨厂长请好假,杨厂长只是催促杨沐保证好草还丹能按时交货就行,其他的一率不管。管你是真出去购买药材还是出去浪,杨厂长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这样正好,杨沐开车来到刘黑狗家,拉着刘黑狗直奔密云。

到了密云,杨沐发现,刘黑狗的手下依然有条不紊地该工作的工作,该睡觉的睡觉,没有因为喝酒误事,这让杨沐心中对三大爷阎埠贵的评价再一次增高。

这三大爷简直是全能啊,只要跟算计有关的,他准能给你算计的明明白白的……杨沐内心惊叹道。

“茂爷,今天还两趟?”刘黑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