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高中后,六子同其它万千学子一样,为了三年后的终极大考不知疲倦起早贪黑的学,惟日孜孜,无敢逸豫。

学的累了,六子就瞎想,倘若人真如古人所言有等级之分,有三等(上智中智下愚)十类(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昌九儒十丐)九流(上中下流),自己结束未来的学业后,不就是上九流中的最后上三流考取功名的读书人么。而据他所知,有的同学初中毕业后就继承父辈的产业,直接跨过奋斗的中间阶段,享受最后的结果喜悦,完成古人分等作类等级的逆袭。以此为论,学习深造是有用论?还是无用论?当然对于像他,以及他这样的家庭,肯定是有用。

最终,六子叹了口气,在日记本上胡乱写下这么一段话:

这世上原有太多太多不公平,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不公平,从这角度而言每个人又是相对公平的。你左右不了其它,但可左右你在这世上活着的态度;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什么,但可以适应它让自己融入其中。活着,本身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不公平。所以,还是要有意义的活,与皮囊为伴,来这人世走一遭。

关键是,有的人不仅有有趣的灵魂,好看的皮囊同样也是万里挑一。比如六子,现在的他还体会不到脖子以下全是腿,以及自初中开始由于长期不断的体育锻炼身体结实粗壮带来的受益,太多的人被厚厚的眼镜挡住了欣赏美景的绝佳机会。

有人说高中三年很漫长,有人说很短暂,不管长短都不再费笔墨进行赘述,经历高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愿每个人不再回首那段的经历。或长或短最后大家都同时端坐在考场上为了即将的人生转折点奋笔疾书。

有的人在考场上潇洒的第一个交卷,或许他是学习上的真大神,有高于常人的绝对把握没有一丝后悔;亦或者有人通过考场刷一波人生学习最后的存在感,为学海无涯提前画上一个终点,走出考场门内心痛哭无比再也无法进入这扇门。

六子曾希望自己高考超常发挥,最后成绩万人之上傲视群雄,以便得到华夏最高学府京大、国清的垂青,这样在老家就有顶戴花翎、无边横幅、各种物质奖励名利双收,尤其老妈的小酒馆也会瞬间蓬荜生辉变成“著名学子之酒馆”,绝对现代版的范进中举。这偷偷一乐,成为六子难得的一点思想放松方式。

想法虽好,六子此时终究是个凡人,即使没有出现过于紧张,发挥再好也有上限。在家等出高考成绩的日子如同小时候难受的小鲫鱼在锅里蹦跶慢火煎熬,又像市井街口行刑前的黑夜漆黑无光漫长无比,就差嗓子眼里喊出拜托不管死活赶紧来个痛快。

最终,千呼万唤始出来,却犹抱琵琶半遮面。

输入学号,显示出陈家楠的名字。

下面成绩分数出来了,一本有戏。

选对了专业才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