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差点丢弃的故事 > 第九章 绑架者

罗双兴带着人马星夜赶路,到达东林寺附近已经是三天之后,这可以说是神速了。

听说朝廷大理寺左右寺丞罗大人亲自前来江西,当地衙门摆出隆重迎接的架势,从进入庐山区域,便有人带路相迎。人马还没有到东林寺,县衙知县金佩昌大人便置办酒席接风。县衙虽然穷,可这点招待业务费必须出,必须得好生照顾。

罗双兴一向敬业,一般不敢耽误公事。然而这一次想到弟兄们连日里跟着自己吃苦,也未能好好品尝当地特色,便答应在离庐山附近的星子县南康镇住一晚,好好放松一回,顺便犒劳兄弟们。

那日,金大人本以为京城下来的人露会出了本来面目,大碗大碗喝酒,大口大口吃肉,还要撒酒疯骂骂咧咧,可是罗大人带来的人,出乎意料,军纪严明,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有吃相。他不甘心,便死命劝酒,好歹将差役们喝多了。吃完饭喝完酒,他们都在驿站休息,也不听戏。

金大人知道这些人是办皇差的,不敢有半点怠慢和闪失,布置几个衙役守在驿站,生怕出事。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男怕三更穿靴,女怕正午戴帽。到了三更,府上衙役来敲门,说是大事不好,有人行刺罗大人一行人。

金大人差点晕死过去,如若罗双兴在星子县遇害,自己的脑袋就得搬家。他甚至顾不得穿鞋,连忙跑出屋子叫人备轿。

说实话,罗双兴在大理寺查案缉捕,遇到过不少的凶险,胆量早就被吓大,而此次在星子小县城里突然受到行刺,他十分不理解。一路过来,似乎没有得罪他人,也没有携带钱财,不会引起盗匪注意的。

喝完酒后,虽然比较疲劳了,但他知道使命重大,不可掉以轻心。不管金大人如何劝酒,如何巴结他皆不露声色。席间,金大人叫来侍女,生得楚楚动人,也在金大人眼色下来敬酒。兄弟们支撑不住,渐渐喝多。罗双兴礼貌且有分寸,不为女色所动,酒只饮七八分,算是留了一点清醒。他想,既然在镇上,又有金大人担当着,不会出大事的,让兄弟们好好休息一下,日后还有更苦的差事。

南康镇三面环水,负山襟湖,空气湿润。此时正是秋末时节,深夜时分,罗双兴突然被一阵寒冷惊醒。他睁开眼睛,不远处河水拍打声传过来,此起彼伏,隐约之间,他听到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很像是刀撞石板的声音。他下意识跳下床来,躲在窗下,就在此时,从窗外飞进东西,打在棉被上。他近前一看是飞镖,若不是他惊醒离开,可能已经殒命。

罗双兴抽出挂在床前的宝剑,拉开房门,只见黑影跑过过道已经窜入对面。罗双兴大喝一声,刺客一惊,朝兄弟们住的客房投了几把镖就一跃到了房顶。罗双兴连忙追去,刺客已经跳下屋面。

罗双兴怎能让人逃脱,也跟着上房,一个跳跃,落在刺客跟前。

刺客拔出短剑冲上来,罗双兴挥刀迎接。两人拼杀几个回合,刺客武功了得,罗双兴并无胜算。突然,刺客又腾空跃上旁边围墙,黑暗中两道闪光迎面而来。罗双兴意识到是飞镖,连忙后翻躲过,飞镖打在砖墙上,断成两截,说明此人臂力惊人。当他起身时,刺客已经消失。

从刺客身手判断,此人应该是军营中历练过,功底扎实,剑法精湛。

罗双兴顾不得追人,回到驿站,连忙踢开房门察看,有一个弟兄头部中刀死亡,其余人还是熟睡。

直到金大人赶到,只才发现他留下的衙役都被割了喉咙。

罗双兴不明白,为何有人会截杀他们,从京城到星子县,几乎没有停留,我身份也是隐瞒着,如此大胆刺杀官府之人,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元朝遗臣,残余军队官兵所为。

第二天清晨,兄弟们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同行的人却已经死亡了,非常吃惊,此时才明酒能“举杯邀明月”、又能“对酒歌人生”,酒,毕竟是吉凶所造,情感所酿,喝多了必误事啊。

罗双兴要求金大人加紧搜查,查明刺客真相,随后报于他,自己带人赶往东林寺。

在大理寺数年,经历过不少的案子,养成了罗双兴细致谨慎的作风。他在东林寺组观法师的陪同下,勘察了密布失踪时住的禅房。

从现场看,屋内陈设整齐,没有打斗痕迹。以密布的身手,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他,很可能是用了**药。就算罗又兴判断正确,可事情过去十多天了,搞不好密布早就被人带外远处,或者已经被杀了。

罗双兴细想之下,昨日又遭到刺杀,情形非常严峻,恐惧得很。若是这样让密布消失了,皇上能放过自己吗?所以必须找到密布。

一张大网撒开了。罗双兴借大理寺的名义,要求将关卡设置在三县之外,严查过往车辆和行人。随后组织各县衙役到各处打听,排摸各地情况。就想我们现在一样,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这效果还真不错。有人反映庐山南部

距东林寺三十里的猫头岭有陌生人出现,经常下山购买食品。

罗双兴敏锐地觉察到,可能是绑架人员隐藏在山里。

罗双兴在当地衙门人员的带领下,悄悄进入山林里,隐蔽起来。可是连着几天,并没有发现有生人出没。眼看所带干粮就要吃完,兄弟也是精疲力尽,罗双兴打算先回去休整。突然从山下上来一名村姑,提着篮子,背着包袱,非常可疑。按理说,这里林深僻静,野兽出没,乡村女子不会独自上山。

罗双兴留下两人继续监视,其余人跟随村姑上山。

估摸着走了七八里地,村姑来到一山洞附近,有两个男子在等待,手里还提着家伙。村姑将东西交给他们之后,急急忙忙又下山。等村姑离开了男子的视线,罗双兴让人将村姑捉住。

一经审问,这才明白山上这伙人曾经下山,在村姑这里订购了食物,预付了银子,要她每三天送一次,山上有多少人他也不清楚。从提供食物数量判断,大概有十人左右。

罗双兴让手下绑住村姑,先送下山去,叫衙门多派几个衙役上山。他观察着这里的地形,思量着如何捉拿山上这伙人。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附近突然有鸟儿惊飞。罗双兴感到不妙,兴许是被山上绑匪设置的暗哨发现了。果然,山洞不时有人出探望,神色紧张。

看来他们是想从后山逃跑。

罗双兴从差役手上接过一把弓箭,寻觅到一个合适位子,搭弓将箭射向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