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出什么事了?”韩透脸色一肃,起身来到院子里,对着跑进来的韩五问到。

天都黑了,要不是特别急韩五也不会现在跑来。

韩家里才刚有一丝喜气,就被打散了,韩青眼睛一转,跟着走了出去。

“四哥,韩旭大哥被县令给抓走了,县令要杀他。”韩五急冲冲的说到。

“县令?”韩青和韩透对视一眼,自己家怎么会惹到县令的?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你看见了?”韩青问。

“没有,”刚才还急呼呼的韩五突然默了一下,“是赵小四儿说的。”

他自己也不知道赵小四的话能不能信。

“四哥,”韩青看向韩透,不管是不是真的,看来他们都是要去一趟县城了。

“我去吧!你在家好好歇歇。”说完韩透迈步离开。

韩青看着韩透离开的身影,眉头一蹙。

本来安静下来的韩家村要起风雨了。

天已经晚了,程氏怎么也舍不得自己才刚回家的闺女受累,韩青刚进来想要守着娘亲就被赶了出来。

“赶紧回房间歇着去,这么脏也不知道洗洗。”程氏嫌弃的看着韩青。

要不是她眼中带着心疼,韩青都要以为是自己一身汗臭味儿,熏到自家娘亲了。

回到房间里,看着桌子上温热的饭菜,还有旁边冒着热气的洗澡水,韩青心里一暖,想来肯定是大嫂给放进来的。

“就算这家里各有各的想法,但人都还是不错的。”韩青笑着自言自语。

洗过澡,吃了些东西,韩青连碗都没洗就坐到了床上。

刚才胡师傅给她的药可不是什么补药,而是解韩青身上毒的解药。

不错,是解药。

是韩青从胎里带出来毒的解药。

韩青刚来的时候又黑又胖,还带些傻气,不是因为她是村姑的缘故,而是因为她中毒了。

而韩青要不是泡过药浴,发现没达到前世的标准也不会知道自己身上竟然还有毒素的存在。

她现在运功炼化药力,很快就能解了这毒。

天渐渐亮了,韩青猛的吐出一口黑血,一时间房间里的腥臭味儿熏得韩青赶紧起身打开了门窗。

“嗯,小妹你这是又放屁了?怎么这么臭?”

早早地起来锻炼身体的韩迟,一经过这里赶紧捏住了鼻子,这股子臭味儿他心有余悸。

韩青脸一黑,刚才吐出黑血的轻松劲瞬间忘了。

“你才放屁了,三哥你是不是欠打?”韩青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吓唬韩迟。

韩迟吓得往后一跳,一手挡在身前赶紧说到:“不是就不是,你一个女孩子不用动不动就动手。”

“你来我门口干嘛?”韩青放下手没好气的问。

见她不在准备动手了,韩迟沿着墙角往韩青的房间里走去,“我来把你用过的饭碗拿出来洗了。”

说话间他赶紧拿了碗跑了出去,至于洗碗,他手都还没好怎么洗?刚才他就是随口找了个借口,其实就是想过来问问,韩青昨天到底带回了什么药材。

自家能用的到的药材,他知道了万一遇见了也好收集一些。

这被韩青一吓什么都忘记了。

看了看大门口,韩青秀眉一蹙,怎么四哥还没回来?是不是…?

韩青想着要不要去找找看,县衙里有赵岭在应该没事。

她还不知道赵岭已经偷了自家的疯魔草,还因为不知道上面的粉末的特性,所以在回县城的路上就被野狗咬伤了。

至于赵小四也是为了照顾赵岭,这才放出来的。

“青青,你站在门口做什么?”韩父因为老妻的病有治了,心情好了不少,这一起床就看见自家闺女站在大门口,小脸都皱在了一起,忍不住开口问。

这段时间家里实在是太乱了,他都忘了上次见女儿是什么时候了。

“没什么,爹您起这么早做什么?赶紧歇着吧,等我做好饭叫您。”韩青收了担忧的心情,几步来到韩父身前,笑着把他推了回去。

就是没看见她也知道父亲这段时间也不好过,能让他多休息一会儿也是好的。

来到厨房里,韩青开始做饭,大嫂张氏也悄悄的来到厨房给她帮忙。

她不在的时候都是张氏来做这些,就算怀孕了她也没躲懒。

“嫂子,你就帮我烧火吧,厨房里不是桌子就是水的,你小心一点。”

韩青生怕张氏出什么事儿,赶紧叮嘱一声。

人与人是要磨合才能知道合不合适,张氏虽然有自己的心思,但她也不是坏人,再说人活一世,谁会没一点儿小心思?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谁也不能说什么。

“我知道,小妹我不会给你添乱的。”张氏点头坐到了灶旁,现在天还早,热气还没上来,烧火也不是什么难熬的事。

没多久,韩青就做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张氏越看心里越高兴,这都多久了,她终于能吃上一顿合胃口的了。

“爹,出来吃饭啦!”韩青和张氏摆好饭菜,又端了一份就要往父母的房间里送去。

韩父听见声音赶紧走了出来。

“我来吧!”他伸手接过韩青手里的饭菜,自己的老妻还是自己照顾就好。

“爹,你去吃饭吧!我来照顾娘就好。”韩青是真的想要去照顾程氏,都说人心换人心,程氏对她有多好她可都记在心里。

韩父脸一拉,退后一步,“啪”的把门关上。

“去吃你的饭,你娘有我照顾着。”

“韩起”韩父的话刚说完,身后传来一声程氏的怒喝声。

“你胆儿肥了是不是?你怎么跟青青说话呢?”程氏底气十足的喝到,就听这声音谁能想到她昨天还是奄奄一息的样子。

听见程氏的声音,韩青身心都轻松了,“娘,爹他凶我,娘,您可要快点好起来呀,要不然青青都要被他们欺负死了。”

韩父脸一黑,怎么也没想到他就这么被坑了。

“韩起,你给我过来。”程氏瞪了韩父一眼,觉得他这是看自己病了没办法收拾他,所以才可劲儿的折腾自己的青青。

“香草,你听我说,我这不是为了让青青早点吃饭嘛,你看我把你的饭菜端过来了,来,我喂你吃。”韩父脸上通红一片,陪笑着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