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毫无表情的玉手一挥,叶故渊的身体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并飞向他身后的岩壁,然后在一阵水波后融入其中。

说完这些,女人抬起头,冷冷的芒在凤凰一般眼睛里闪现,身影随着冷冷的嗡嗡声慢慢消失了。

“这是最后的禁令,如果打破了这里,一定会找到进入下一关的钥匙。”两兄弟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同。

“楚光师弟,正如你所说,打破这里的禁令后,真可以直接到达古修士洞的核心位置,是真的吗?”两兄弟眼睛闪过,慢慢地问道。

楚光心里冷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是真的,你们什么时候打破最后的禁令就知道了。”

狄家兄弟对视了一眼,眼中闪现出不同的颜色,微微点头,没有一丝痕迹。然后盘腿坐下来,恢复消耗的精神力量和神识,狄帅神色警觉地坐在一旁,为其护法。

楚光心里冷笑,但他并不生气,盘腿坐下以恢复他的精神力量。

两小时后,狄两兄弟恢复到了巅峰,继续打破禁令,楚光站在他们身后几米的地方,脸上毫无表情,看着他们面前美丽的庭院,眼底有点激动。

“坏了!”半个小时后,狄氏兄弟低声说,随着灵力的不断增加,庭院意象一般会产生圆形的涟漪,涟漪的不断扩大,庭院的形象变得越来越虚幻,最后,三人面前只剩下一扇与世隔绝的门。

大门后面是灰色的空间,不知道去哪里。

狄氏兄弟互相看着,眼睛里闪现出不同的颜色,与此同时,他们停下来,转过身来。

这里的禁令完全被打破,剩下的最后一扇门可能会被一点力量打破,虽然楚光对禁令不太了解,但还是一眼看穿。

“两位道士是什么意思?”楚光冷淡地低声问道。

狄秋的嘴微微歪了一下,冷笑道:“没什么意思,但我们兄弟认为宝藏最好是三份而不是二份,你觉得怎么样?”

有了这些话,凶光立刻在他们心中立刻爆发出来,毫不掩饰,牢牢地锁住了楚光。

楚光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讽刺,他带着同样的感觉点了点头,慢吞吞地说:“两位道友所说的是对的,与其二个人吞下去,不如一个人分!”

声音降低了,楚光突然爆发出无尽的敌意,他的眼睛冷酷无情,挥舞着几道法术。

“死!”狄氏兄弟愤怒地喊道,双方都炼气八层,杀死楚光还是有把握。

“真是一对可怜的兄弟!”楚光的眼睛闪着光,手中的两道黑光也闪了过去。

“啊!”

“啊!”

两声惊讶和愤怒的喊声传来,狄家兄弟被两盏黑黑的灯紧紧地包裹着,黑光照在两人身上的精神盾牌上,突然疯狂的腐蚀。

“你是恶魔修炼者,恶魔修士!”狄兄脸色苍白,眼神充满恐惧。

“道友饶了我们吧,我的兄弟们永远不会告诉第四个人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请给我们一条活路,看在我们打破禁令的功劳给条活路。”

楚光的脸冷冷的,嘲笑他的话。“两位道士朋友真的认为楚光是三岁的小孩子吗?看在你们两个很努力的份上,所以你们可以安心投胎去吧!”

在神识的驱使下,黑光立即获胜,原本由狄氏兄弟支撑的精神盾牌突然被打破,在他们惊恐的眼中,瞬间被腐蚀成两块黑骨。。

楚光冷笑着伸出手来,那两道黑光很有灵性,消失在他的身体里。

楚光伸手拿起两人的储物袋,挥手示意,并发挥了精神力量,唯一的门立刻消失,一幅画卷慢慢地从空中掉了下来。

在画卷中一个美丽的庭院前,有一个浑身都是黑色鳞片、尾巴在后面、膝盖和肘部有凶猛的骨刺的恶魔,在脚下,两块黑色的骨头躺在这里。

楚光对此没有什么不同,他伸出手,把画拿在手里,让它变成一颗黑色的玉珠,眼中火红的颜色一闪而过,毫不犹豫地把玉珠放在他面前的传送阵中,一道黑光闪过,他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

“该死,这里的山洞在哪里?有这么多鬼。”老妇人的脸阴沉,眼睛里流露出一些恐惧,她能制造很多鬼,可以看出大师一开始创造了什么样的邪恶。

胖乎乎的道士看上去也很沮丧,他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然而,所有冲到他身边的鬼魂都被杀死,只有当你仔细观察时,才会发现他的身体周围闪耀着金光,很容易穿透任何敢于接近的灵魂。

“金道友,我们还需要加快一些速度,尽可能地保存体内的灵力。”

老妇人慢慢地点了点头,他们终于动了起来。一旦修士实施了佛法,这真是天翻地覆变化,数百个鬼魂在他们面前被杀。

“走!”

他们身上突然闪过一道逃生灯,速度提高了好几倍,一直向前走。

但就在片刻之后,他们再次被无尽的鬼魂包围,他们的速度急剧下降,更令人恐惧的是,这一时期的鬼魂中存在着高层次的凶猛鬼魂,这相当于筑基修士的状态,虽然这不会对这两个人构成威胁,但足以给他们敲响警钟。

略显肥胖的道士眼中的凶色一闪而过,他周围的金线突然散开,狂风暴雨席卷了周围几十米的空间。

过了一会儿,金线又回到了那个人身上,但上面的金线有点暗淡,胖道人脸色有点发白,显然,他刚才消耗了很多精神力量,他从储藏袋里拿出一种神奇的丹药,咽了下去,脸色看起来好多了。

在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内,许多鬼魂张开牙齿和爪子,凶猛的气溢出,突然停滞不前,他们的眉毛中央出现了一个有着略带金色芒的小孔,他们的身体慢慢消散。

“我想看看这里有什么秘密,这里有那么多的鬼魂守卫着,杀死这里的鬼魂。”胖胖的道士低声说,架起逃生灯,迅速向前走去。

老妇人的眼睛里闪着不同的颜色,然后静静地跟了上去。

就在被神秘女子制服的那一刻,叶故渊的精神恢复,然而,面对神秘女子的力量,叶故渊并不一定能逃脱,只能束手就擒。但现在没事,也就是说目前没有生命危险,因此那女子应该是将他送入禁区。

叶故渊躺在地上,屏住呼吸,打量了半圈后,他确定没有危险靠近,然后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小院,院子周围没有门,他现在在院子里。

叶故渊的脸很谨慎,站在原地,不敢随意走半步,仔细地向周探索,叶故渊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注意到精神力量的波动,这不是禁地法阵的布置吗?

皱了皱眉头,然后用反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低空火球护身符,虽然他以前用了二百多个,但储备还是很是有很多的。

“疾!”

输入一点神识力量,并把它抛向前方,火球护身符瞬间变红,然后静静地化为灰烬,它是由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火球在稀薄的空气中凝结而成的。

“走!”他伸出手指了指前方,火球立刻落到了院墙上,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在面前凝聚了一块灵力盾牌,手里拿了大量护身符以防万一。

火球毫无阻碍地落在院墙上,但院墙呈现出焦黑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