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女帝的宠夫日常 > 20.大量

很快,继宫中闲游之后,十七位公子终于开始了大比拼。

这比拼,共分为:比武、射箭、题卷三大场,约以十日为期。

比武的这一场,每人可挑选一把趁手的武器,也可赤手空拳,全凭自己的本事与喜好,只要不下暗手即可。

本是十七位公子的,但因福琪梦身体不佳,所以前两场不参与,只比最后的题卷。

余下的十六人,在比武时,需二人作比,分八小场,共十六人,胜出者的八人再比,如此反复,选出最强之人。

今日,十六位公子全都出去应试了,外臣居空空荡荡的,只有福琪梦躺在床上休养生息,恹恹的。

在福琪梦的旁边,有个特意伺候着的小太监,正是太医令安排过来的。对此,福琪梦颇为领情,毕竟他现在行动不便,有个人照看也不错。

小太监谨遵太医令的嘱咐,在旁规劝着福琪梦,不许生气不许发火,要心平气和的,如此才能在题卷那一场大放异彩!

小太监说话颇顺耳,所以福琪梦都听了,让他如何他便如何。

所以哪怕执着于无法比试前两场,也都能咽下那口闷气,没有发火。

直到,张玲珑的到来。

以及他手中提来的各类荤腥油腻饮食。

盒子一开,实在是太香了!

福琪梦不由吞了口口水。

小太监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场景,可他到底是个奴才,不敢跟这位张良人作对,便悄悄跑出去报信了。

张玲珑进了门,只当是自己房间,只费力地将桌子拖过来,这才坐下,开始吃那香喷喷、软乎乎的大猪肘子。

肉本该大口吃才香,偏那张玲珑吃得斯斯文文,一口肉恨不得分成十口吃。

福琪梦恨恨锤了床。

烦闷道:“滚!”

然而张玲珑恍若未闻。

下一刻,福琪梦便抄起了枕头。

张玲珑这才缓缓说道:“动手之前最好先想想皇上的本事。”

皇上的本事?

是了,那根棍子!

福琪梦终是放下枕头,又不想忍气吞声,只好恨恨地锤了床板。

太医令急匆匆赶来的时候,正好瞧见张玲珑吃完最后一口,正斯斯文文地拿帕子擦拭嘴角。而福琪梦则垂丧着头坐在那里,可怜又可闷。

太医令气道:“张玲珑你要做什么?后宫那么大还不够你折腾?非要来外臣居里招摇!”

张玲珑不理他,收拾了食盒便走。

太医令却拦了他,正经道:“张玲珑,本官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你虽是皇上的人,但本就是个不知教养的戏子!所以才会做出这等惹人烦厌之事却还锲而不舍!福公子不与你计较那是他大量,还望你能知耻,别再来了!”

闻言,福琪梦的眼睛来了丝精神。

他大量?

这太医令可真有眼光!

这一刻,福琪梦突然欣赏起了太医令。

转眼便对太医令投去一个喜悦之眸。

太医令接到了这个喜悦之眸,霎时难堪地出了汗,他擦了擦额角,又对无动于衷的张玲珑道:“希望张良人能将这番话谨记于心,否则一旦丞相知道……”

张玲珑突地问道:“你也跟福琪梦一般,看不上我的身份?”

“这……”这还用说?

“所以你称呼他为公子,对我却直呼名讳,就连称呼我的名位亦是没有半分的尊敬。”

太医令面上不解:你有什么好要人尊敬的?

值得人尊敬的人,会特意日日来勾馋一个病人?

这种人,当然不必尊敬!

张玲珑看了眼屋中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一愣,没明白。

张玲珑明言道:“这老头对我不敬,将他扣下,带去后宫行刑。”

闻言,太医令眼睛一瞪:老头?

他才三十七岁,不过是少白头,发虽白、可脸年轻啊,怎么就成了老头?!

然而张玲珑虽有吩咐,小太监却迟迟不敢动作,他的确是后宫的人不假,张玲珑的话也没错,可这打太医一事……

他,他怎么好帮忙啊?

张玲珑威胁:“若你不做,我便将你带去处罚。”

小太监终是认命,伸手道:“太医,得罪了。”

太医令不肯就范,可也耐不住小太监动手,他看向卧床的福琪梦,求救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来帮忙?他将我打了,谁给你看病!”

福琪梦一脸淡然:“你不是说我不能下地吗?”

“偶尔也是可以的!”

“你还说不许我动气,打架也算动气吧?”

太医令急道:“一次两次的没要紧!”

福琪梦仍旧无动于衷。

甚至还躺在了床上,慢条斯理地盖好了薄被,闭目小憩。

太医令:……!

张玲珑终是将人拖走了,临了还回头,对福琪梦赞许道:“福公子,听闻过几日就要考文题了,我便不来了,望你好生养病,做个好答卷。”

福琪梦冷眼一瞟:“借你吉言。”

但他知道,张玲珑这人是个妥妥的小人,几日下来总拿东西来勾馋他,其实这事儿张玲珑早就做烦了,所以今日得了太医令这个新的“倒霉人”,自然不管他了。

倒不知,张玲珑会对太医令做什么?

其实张玲珑带走太医令完全是逞一时之气,就算回到了朝燕宫里,他也还没想好该怎么做。

太医令好歹是个官,再者后宫与前朝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所以这一路,小太监虽制住了太医令,但是仍在苦心劝说。

“良人,您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不假,可前朝是丞相说了算啊,若因此事令皇上与丞相起了争执,定会闹大,到时应罪的还是良人您啊。”

太医令在一旁连连点头:“对对对,他说的对!”

张玲珑看了看二人,终是挥了挥手。

“放他走。”

“哎!”小太监喜上眉梢,急忙应了,不仅将太医令放了,还贴心地为他收拾了一番发皱的衣服。

太医令活动了一番酸痛的手臂,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正要离开,却又被叫住了。

张玲珑道:“你们做官的,很受人尊敬?”

太医令一笑:“反正比男宠什么的,好一点。当然,您是有名分的男宠,自是没办法和您比的!”

说完这话,正巧撩喜出来,只见他靠在殿门口,笑着接话道:“那您觉得我呢?”

太医令:“……我还有事,先走了。”

撩喜:……

张玲珑看过来,见撩喜的脸白里透着红,问他道:“擦粉了?”

撩喜暗哼一声:“没。”

没有才怪!

看那红,跟大面寿桃似的。

张玲珑懒得与他废话,便回了宫。今日他的兴致不太好,因为巡游一事皇上那边一直没松口,能不能随行都未可知,再加上……

他发现,其实做男宠,虽然有名位,可还是不得人尊敬、不得人惧怕。

瞧着这华丽的宫殿,身上艳丽的衣裳,张玲珑突然有些恍惚。

从前想要的东西,如今都得了。

却也,全都习以为常了。

或许有朝一日没有了……

他也不会心中惆怅罢。

那么,他之所以还留在这儿,究竟是为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