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木辉见走过去的时候,青木真夜的脑袋忽然转了过来,“被子上为什么有女孩子的味道?”

“没有吧,是沐浴露的味道。”青木辉见道。

虽然心虚,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前天晚上,栖川御秋就躲在他被子里!

“是吗...”青木真夜趴着闻了一下,嘴角带着笑容,没有再说,“快点,帮姐姐揉一揉肩膀,有点酸呢。”

青木辉见一看就明白了,她根本就没有相信。

女孩子的味道跟沐浴露的香味一定是有区别的,同为女生的青木真夜应该特别清楚。

但是眼看姐姐不提,青木辉见也就装作什么都不懂,坐在床边,他双手轻轻放在了青木真夜的肩膀上。

肌肤柔滑细腻,带着点温润与弹性,他试着轻轻揉捏了一下。

“嗯~”一声低吟从青木真夜的鼻子里传出。

青木辉见被吓了一跳。

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啊,姐姐!

青木辉见小心翼翼,继续揉捏着肩膀。

“姐,你是不喜欢住在学校了吗?”一边揉按,青木辉见转移了注意力。

青木真夜侧着脸趴在被子上,听到青木辉见说起,她这才道,“我是担心你才住回来的,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很危险啊。

老爸老妈在那么远的地方,这边能照顾你的只有姐姐我了,要是让你受到什么伤害,那姐姐也会非常自责哦。”

青木辉见沉默了一下,心中一暖。

青木真夜对他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这份亲情也是无法替代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什么,瞬间就决定下来,打算开口。

这时候,青木真夜继续说了,“昨天夜里,尤其是目黑区那边,还有一只排名二十一位的妖怪出现,是黑冢般若。造成了大量的伤亡,以及建筑物损毁。

最终似乎是那个青木原出手了呢。”

“姐姐...”

“嗯?”

“我给你看个东西。”青木辉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下了床。

青木真夜依然趴在床上,偏着脑袋看着他,有点好奇。

青木辉见释放了灵力,封锁了这个房间。

见到这种状况,青木真夜表情一凝。

周围的灵力给她的感觉非常精妙,就好像瞬间屏蔽了一切,只剩下这个小房间。

稍微感知了一下,青木真夜意识到自己无法做到这种程度,为什么青木辉见能够做到这一点?

青木辉见看着床上的姐姐,然后抽出了本命魔刀。

刀身上冒着黑色的气焰。

青木真夜先是认真观察了一下,然后突然间就反应过来了,一翻身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浴巾散落,她也没有注意到。

她的视线全都落在了黑色的火焰刀上。

拿着火焰刀的青木辉见,似乎整个人瞬间就变了,虽然没有刻意展现,但是那种气势却依然给她一种非常威严的感觉。

“小...小辉?”

“姐姐,青木原...就是我。”青木辉见笑道。

青木真夜表情有点呆呆的。

她是真的被惊到了,周围的这种灵力感觉,以及这个黑色火焰刀,让她根本就无法怀疑青木辉见说的话。

但是...青木原居然是自家亲弟弟,这...这...

青木辉见挥散了刀身上的灵力火焰,然后把它递到青木真夜面前。

青木真夜稍微有点犹豫,尝试着伸手摸了一下。

硬硬的,还带着一些温度,手感很不错。

然后她又把手缩了回去。

“可是除妖榜上有你的排名...”

“这点程度还是能做到的。”青木辉见道。

认真思考了会儿,她脸色呆滞地点了点头,声音平静道,“我知道了。”

青木辉见松了一口气,收起火焰刀与周围的灵力屏障。

“那个...姐,你浴巾掉了。”他转过身去。

青木真夜低头看了一眼,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捡起了床上的浴巾,重新裹住自己的身体,继续趴在了床上。

“快点继续吧。”青木真夜道。

看着她的反应,反倒是青木辉见有点惊讶了。

原本以为她会更加惊讶一些,结果这个反应还算平淡啊。

姐姐的定力还是挺强的。

于是他微微点头,然后回到了床上,继续揉捏。

青木真夜身体稍稍僵了一下,“按一下后背。”

“哦哦,好。”

“这么说,宫本飒是你杀掉的...”青木真夜小声道,“昨天晚上,黑冢般若消失也是因为你...”

“是我。”青木辉见点了点头,双手按在了青木真夜的背上。

隔着浴巾,依然能够感觉到肌肤的柔软。

“青木原...居然是我弟?”青木真夜自言自语,感觉有点梦幻。

那个从五年前斩杀了暗狱魔神开始就一直神神秘秘的青木原,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的身份,好奇他的存在,结果这家伙居然就潜伏在自己身边,还是自己的亲弟弟?

青木辉见看着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毫无保留,全都告诉青木真夜。

“姐,还有关于小秋...”

“嗯?”

青木辉见直接把栖川御秋转学过来之后才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青木真夜。

“也就是说,这个栖川家大小姐是因为救命之恩,所以打算以身相许?”青木真夜听完,明白过来了,“她也知道你是青木原?”

这么说来这栖川家大小姐这么喜欢青木辉见,能够为了他把厨艺练习到这种地步,也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按照她的说法,是这样没错。”青木辉见道。

青木真夜轻轻点了点头,继续道,“为什么要瞒着?”

青木辉见以为她说的是关于他身份的这件事,解释道,“因为这个身份,也不太想弄得人尽皆知,所以基本上也没有主动暴露过。”

“我是说为什么要瞒着姐姐。”青木真夜转过头来,盯住他,“五年时间,甚至是更久。”

“我错了!”青木辉见立刻道歉,“对不起!”

根本不用解释,道歉就对了!

青木真夜想怎么样,他都只能承受着,因为现在想起来,的确他错了。

总不能说怕影响到青木真夜的正常生活,然后选择不告诉她吧。

毕竟是最亲近的人,这个理由可解释不过去啊!

“原谅你。”青木真夜淡淡道。

“啊?”

“我说原谅你了。”青木真夜看着他,“不过,作为瞒了我这么久的代价,你要补偿我。”

“这个...怎么补偿?”青木辉见问。

“答应我五件事。”青木真夜道,“一年一件,不过分吧?”

青木辉见稍微想了下,就点头了,“好,我答应你。”

作为他的姐姐,他相信青木真夜不会让他做太出格的事情,五件事情而已,以他现在的能力不管是什么,应该都能够办到。

“快按啦,别停下!”青木真夜把头转了过去,“还有腿也好酸,要按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