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高兴居然把最关键的东西给忘了!”

心念一转,精神恍惚之间,褚南便再度进入了那一片虚无的识海之中。

而在太阴真火的附近,能够承受住其威压的,除了先前的【神府通天箓】外,也还有那本真正的上古术法……

仙寂御剑诀!

“终于!终于!终于除了月影拳之外,又多了一门动用真元的术法了!”

褚南有些激动的搓了搓手,旋即,他便吞并了,那化为剑影的感悟精髓。

一瞬间,诸多剑道精髓出现在褚南的脑海之中,层层感悟宛如涓涓细流,不断流淌于他的意识。

渐渐地,褚南进入到了一种十分奇妙的状态。

就好像……

自己的身体,就是一把利剑,其上散发出的锋锐之气,眨眼间便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

也就在这一刻,屋内,从褚南身上所散发出的剑意,还在不断流窜、不断滋生,甚至于,单凭一股股气势,就已经在墙壁以及桌椅之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

但!

令人震惊的是,在屋内的每一条痕迹之中,所残留的却是……

完全不同的剑意!

剑意,本就是一种意境。

所以,它从来就没有一种定论。

而对于剑修而言,所掌握的剑意,可以是和自身真元有关,带有属性的剑意;也可以是一种感受,一种情绪。

五行属性、冰霜雷电,嗔痴贪恶、七情六欲,总而言之,剑道一途千变万化,剑意种类不一而足!

此时此刻,在这客栈小屋之内,褚南身上所散发出的剑意,也同样是千变万化,流转于整个房间。

此等威势,怕是仙人到来,也要寂灭!

轰——

褚南的眼陡然睁开,无与伦比的气势在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攀升到了极致!

漆黑的房间内,他的双眸好似化为了一体,化为了一把利剑,剑锋的锋锐可以轻易,洞穿眼前的一切!

不过,这股威势在褚南的眼中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三四息的功夫,就逐渐飘散,直到最后,他的双眸之中,也仅仅是留下了淡淡的剑意而已。

如果将之前,无尽剑意在房间内留下痕迹时的场面比作耀阳的话,那此时,褚南眼中残存的剑意,甚至还不如烛火明亮。

当然,先前身体中所迸发而出剑意虽然有灭仙之威,但那毕竟不是褚南自己的,只不过是那团感悟精髓之中所蕴含的罢了。

而现在,潜藏在褚南心中,那无数道细弱游丝的剑意,才是褚南真真正正所保留下来的!

呼——

褚南深深的吐出口气,在他眼中,那不断涌现而出的剑意,徐徐消散于空。

“不愧是真正的上古术法,不愧是出自无相九转的修士,不愧是可以媲美剑道第一仙的剑术!”

褚南难掩心中的激动,口中连连称赞。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涌现出了一抹苦涩,旋即仰头长叹:“但!这也不是完全动用真元的啊——”

正如褚南所说,这门【仙寂御剑诀】并非是一门纯粹使用真元的术法,它更多是还是对于“势”的运用。

简单来说,就是使用者所拥有的剑意。

诚然,御剑之时,还是需要使用者动用一些真元,这样才能做到操纵宝剑凌空飞行,或是杀敌。

但施展之时,具体能够达到怎样的威力,还是需要视使用者剑意强度而定。

归根结底便是四个字:以意行剑!

不过目前为止,褚南所能掌握的剑意虽多,但能够发出该有的威势的,也就只有与自身真元有关的,极寒剑意罢了。

而太阴真火,这毕竟是和神识有关的东西,所以帮不上任何的用出。

“真元御剑,以意行剑,以势生威,以威克敌……”

褚南淡淡一笑,旋即,十八颗阴玄钉便从他指间的储物戒指之中,急速飞出漂浮于空。

而随着褚南浑身气势来回流转,每一枚阴玄钉上,便裹挟了,他所赋予的不同剑意!

转瞬,这些阴玄钉开始在房中不断飞舞,短短数息的功夫,就已经接连变幻出了数种剑阵,甚至就连上面的剑意,也跟着变化了多次。

唯独始终处于中心的那枚,裹挟着极寒剑意的阴玄钉,并没有发生过剑意方面的变化。

尝试了一阵,褚南口中开始喘起了粗气,脸色也跟着开始涨红起来,看着还在飞舞,但变化的趋势与速度却慢了很多的阴玄钉,他皱了皱眉。

“虽然我体内的真元纯度,相比同境界的修士已经超出了许多,但还是不够这御剑术挥霍的……”

思索之际,褚南心念一动,控制真元将十八枚阴玄钉尽数收入手中。

旋即,他低头看了看那枚,还残留着冰屑,向外散发着森白寒气的阴玄钉,嘴里微微念叨:“看来以后还是要将极寒剑意当作主攻,其他的……”

“只怕没什么威力,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言罢,他轻叹一声,回忆起了刚才操控阴玄钉时的场景,再度自言自语。

“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入手宝剑才行,单单是阴玄钉的话,只能施展出,仙寂御剑诀中那些,十分简单的剑术或是剑阵,具有的威力实在有限!”

稍加思量,褚南便将手中的十八枚阴玄钉,再度收入到储物戒指当中。

“嘿嘿!”

“太阴真火、极寒真元、定身符、离火符,再加上能够配合灵器阴玄钉,施展而出的上古术法,仙寂御剑诀。”

褚南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意,“即便是不动用系统,我也敢在蛮兽林的更深处闯一闯了!”

念及于此,褚南忽的想起了自己的师姐邱绮璇。

“就是不知道,当时对邱师姐紧追不舍的人到底是谁,又是什么修为?”他略微沉思,旋即皱了皱眉。

“不出意外,当时用一道冷哼,把我的神识击退,又将我打伤的那人,应该和这帮人有关联!”

忽然间,褚南的眼中,闪烁出了一丝阴狠。

“这种实力,即便是邱师姐也根本不会有逃跑的机会才对,想要直接出手抹杀,肯定不是难事……”

想到这里,褚南有些费解,旋即他长出了口气。

“无论如何,都是要进蛮兽林走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