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赵焱的解说,韩王安脸都白了,秦国想要灭韩?他们韩国怎么对抗得住?想到这里,韩王安心思就涌动了。

如果秦国没有表明灭韩的话,韩王安真的会懦弱的屈服,然后割地赔偿,但现在他没这个想法了,而是想要借着论道大会,其他国家都在这里,想要联合其他国家抗秦。

秦王政脸色微变,秦国灭韩确实有想法,但这并不仅仅只是想灭韩,而是覆灭六国,看来未来秦国真的动手了,只不过这件事要被赵焱暴露出来了,但他也没法阻止,因为他也想知道未来秦国的王室为何也被灭了。

“天泽的想法是不错,但秦国一开始就没想着灭韩,那倒霉的使臣挂了后,更是给了秦国加大剥削韩国的借口。”

“而第二个秦国使臣是李斯,不仅仅是李斯来了,连秦王政也来了。”

“年轻的秦王真是胆子大,靠着一个盖聂就敢离开秦国跑到韩国来,这被吕相国压制得有多惨才为了人才跑出秦国啊。”

“秦王来韩国的目的就是为了韩非,他觉得韩非是大才,所以想招揽韩非,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留下了交情,而韩非也靠着秦王的交情搞定了李斯,让秦国这一次的行动白费掉了,也让韩非在韩国权力中得到了一定的声望。”

听到这样的事情,吕不韦脸都黑了,他是掌控了秦国大权没错,但压制到秦王想要人才都只身跑到韩国来了,这种事情岂不是打他的脸?你这是压迫秦王得多严重才会这样?

这时信陵君等人看着吕不韦都有些幸灾乐祸,想想秦国内部不和,他们看来很有机会啊。

“就在韩非和秦王私交的这段时间里,三公子韩宇可是干了一件大事啊,韩国太子没死在天泽手里,刚逃出生天,结果就死在了韩宇的手里,还弄成了意外。”

“韩王信不信我不知道,姬将军肯定不信了,太子可是他支撑的下一个王位继承人,人都死了他的投资全没了,这让姬将军气炸了。”

“老三!!!你你你你居然杀我?”

沉不住气的韩国太子,刚刚听到被绑架的时候他就吓到了,但因为是在紫兰轩中,天泽等人也不敢动手什么的,所以他虽然被吓得颤颤发抖,但也没有影响到其他人,顶多是被其他人看到觉得十分废物而已。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居然被韩宇给干掉了,这如何让他沉得住气?

而韩国太子的举动,也让赵焱停下了解说,所有人都看着韩国太子,想看看他会不会在论道大会上搞出笑话来。

“安静,你给我闭嘴!!”韩王安虽然懦弱,但也是分场合的,这时韩国太子的举动,让他感觉丢人丢大了。

韩国太子张了张嘴,但比韩王安更加懦弱的他一时不敢反驳,在看韩宇的冷静,他有些害怕了,颤抖的坐了回去,但比刚刚抖得更剧烈了。

赵焱笑了笑,继续讲道:“姬将军没能爆发,韩宇先找上门来了,韩国太子没了,他就是最有利的韩王继承人,所以和姬将军是能够合作的。”

“而姬将军一时犹豫该不该和韩宇合作,韩非就搞定了秦国的剥削计划,让韩非威信大增,让姬将军看到了威胁,就同意了与韩宇的合作。”

“空出手来的韩非又想搞事了,因为天泽搞出来的问题解决了,让韩非与天泽再次接触后,让天泽不要乱搞的同时,还说了他的计划。”

“韩非还真是搞事小能手,这一次姬将军都没抗住,让韩非弄死了翡翠虎,一下子断了姬将军的财路。”

“翡翠虎没了,姬将军更是想弄死韩非了,而韩非得手后,也让韩宇觉得韩非是继承韩王最大的阻碍,两人一联手下就想到了一个对付韩非的办法,那就是质子。”

“姬将军和韩宇联手,送韩非去秦国当质子,只要韩非离开韩国,那么一切就解决了。”

“当时啊,韩非听说秦国有一个燕国太子燕丹也在当质子,就在他搞姬将军的这段时间里,燕丹趁着秦王外出,联合他的老师墨家巨子以及被他花言巧语骗成了妻子的阴阳家东君焱妃联手下,依靠着阴阳家和墨家的力量逃出了秦国回到了燕国。”

“韩非觉得,燕丹能从秦国跑了,他韩非为何跑不掉?他韩非不要面子的吗?所以韩非就带着人手前往秦国当质子,也想来一把燕丹做的把戏。”

“说到这里,我就想说说一下焱妃大美人,阴阳家不是讲究弱肉强食吗?阴阳家内部勾心斗角明明斗得挺凶的,为啥你一出来就被燕丹给骗了?不仅仅骗走了人还骗走了心。”

焱妃听着赵焱的话十分的尴尬,她现在还未接触燕丹,或者说她还未接到东皇太一的命令去接触燕丹,所以她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跟着焱妃一起过来的月神、大司命、黑白少司命、云中君等人也是表现出了担忧、揶揄、鄙夷等等眼神看着焱妃。

“先生,妾身可没那么好骗。”焱妃脸都黑了。

焱妃之所以能带队前来,除了东皇太一要保持神秘不想现身于人前外,还有就是赵焱透露出来的消息。

赵焱明确的指出了中原七国里,最适合娶回家做媳妇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韩国紫兰轩的紫女,一个是阴阳家的焱妃。

紫女身份低微,不管是七国还是诸子百家都不甚在意,也就当紫女有容貌有本事,赵焱不计较对方出身所以才会看重。

但阴阳家焱妃就不一样了,阴阳家第二号人物,身份高贵的同时居然还有作为贤妻的能力,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而东皇太一的态度很明确,赵焱的潜力很大,如果能够将赵焱拉拢,对阴阳家百利而无一害,就算拉拢不到赵焱进入阴阳家,保持足够的合作也是可以的,如果焱妃成为了赵焱的妻子,那么阴阳家就已经和其他诸子百家甚至七国王室拉开了距离。

焱妃也明白这点,但让她如此牺牲还是有些不甘心的,但赵焱除了身份不明外,能力方面已经足以让七国重视,阴阳家自然也不敢大意,所以焱妃才有过来看看的想法,不然赵焱只有身份没有能力,就算东皇太一的命令,焱妃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牺牲。

“呵呵,焱妃美人冰雪聪明,自然是没那么好骗,只不过是遇上了七国最厉害的骗子,所以才被骗了,毕竟燕丹骗了的可不仅仅只是焱妃,还有整个墨家上下以及其他诸子百家,其中被骗得最惨的当属荆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