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定晋级成绩以手法、效果以及熟练度为基准。

叶鸿曦这队,胜出的前三名分别是小灵,板寸男张双和沐婉宁。

令队员出乎意料的是,队伍中的两名女性竟然全部晋级。

有些人当即表示不公平,要求重来。

考核官也不是吃素的,眯了眯眼,丢了个危险的眼神过去,那些人才悻悻闭嘴。

另一组,实力过硬的丁昊和夏思念也同时晋级。

很快,结果出来,参与决赛的总共二十人。

先分别抽签,并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阵法对抗。

每小组胜出一人,再进行最终对决。

沐婉宁是被丁昊抽到的。

小灵跟板寸男一组;夏思念与她关系热络的妖娆少妇落姐姐一组。

丁昊剑指轻点,几面小彩旗刷的深深钉入地面。

随后,从随身布袋里掏出八块琉璃石飞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方位。

他双手结印,手指快速翻飞,口中默念咒语。

布阵的手法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围观的玄术师中不乏正值青春少女,丁昊那英姿勃发,帅气逼人的布阵手法引得她们连连惊呼。

与此同时,沐婉宁布阵的手法就显得原始多了。

她拿出六块白水晶,分别至于南、西南、东南、北、东北、西北六个方位。

又拿出金丝银线一路牵引过去,最后用白水晶将其固定。

一切准备就绪,她闭眼深吸了口气,飞快的默念咒语。

不消片刻,金光闪烁的六芒星法阵赫然出现在空中。

“这是……”丁昊目光冷厉地盯着对面的六芒星法阵,“没想到你竟然使用西方法阵以此来对抗。”

“有问题吗?”沐婉宁挑眉。

比赛规定中,可没提到必须要用哪个国家的法阵才行。

丁昊噎住,刚才那么问,自己是不是太过偏激了?

他尴尬地笑了笑:“当然没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就开始吧。”

不出一盏茶的时间,两人的阵法开始产生抗衡,交融之间,光芒大作,狂风肆虐,连天地都为之色变。

众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我看那个六芒星法阵也不过如此。”

“话不能说太早,我还从未见过咋们本土玄术师用西方的法阵,跟本土的法阵对抗,真是有趣又精彩!”

“丁昊是我们新人中最优秀的玄术师,纵使那女人符箓画的再厉害又如何,我就不相信阵法方面,她也同样厉害!”

“有道理,人的精力有限,对于实力一般的玄术师来说,不可能做到样样精通。”

打脸来得很快。

规定的时间已到,出乎所有人意料,沐婉宁和丁昊因为打成平手,同时晋级!

丁昊是玄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而沐婉宁却是名不经传,才入行两年的新人。

两人的斗法竟然打成平手,这简直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包括她自己。

再加上,沐婉宁能画出顶级符箓的出色表现,有些人对她刮目相看的同时,打从心里佩服。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对她颇为忌惮、质疑和嫉妒。

丁昊在撤掉法阵后,向她再次拱手施礼,“沐小姐对于西方法阵运用的炉火纯青,真是令我真心佩服,虽然我们打成平手,其实我已经输了。”

沐婉宁微微一笑,“丁先生过谦了,只是我运气好而已。”

这次用六芒星阵法对抗也是有原因的。

她利用丁昊对西方法阵的不熟悉,才得以钻了空子,打成平手。

但到了决赛环节,再想运用六芒星阵,估计就没这么好的效果了。

毕竟两人在对抗的时候,那些人也在琢磨研究。

至于六芒星阵法,沐婉宁之前研究过,自认为只是略懂皮毛,但不知为何,这次竟然能施法布出高阶六芒星法阵。

真是惊喜的同时又太奇怪了。

容不得她多想,便匆匆进入决赛。

与她对阵的是妖娆少妇落姐姐。

“开始吧,沐婉宁。”落姐姐道。

“好。”沐婉宁点了点头。

她从背包拿出八面五彩缤纷的彩旗,分别插入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方位

然后用五彩绳(注:红绿黄白黑五色)将八面彩旗连成一线。

又将凯尔赠予她的禁锢之笼放在阵眼位置上。

最后,她神色肃然,双手结印,默念口诀:“兑上缺西方双泽,巽下断东南无风,乾三连西北开天,震仰孟东方四雷,离中虚南方真火,坤六断西南八地,艮覆碗东北齐山,坎中满北方六水。”

随着“开!”一声爆喝,霎时,阵法上空雾气缭绕,犹如仙境。

高阶困灵阵完成!

对面的落姐姐不甘示弱,布天罡阴阳金锁阵。

与沐婉宁的高阶困灵阵有异曲同工之效。

因为两个阵法都是防御型,不会主动攻击。但既然阵法已开,也不可能临时撤阵。

于是两人几乎同时加大阵法范围面积,如此一来,两阵相交,必会相杀。

果不其然,当两个阵法刚一接触,就开始互相绞杀吞噬对方,彼此势均力敌,打的难解难分,

因为是防御阵法,就连攻击的时间也会变得十分漫长。

随着时间流逝,其它几组都已分出胜负,只有沐婉宁和落姐姐这一组,还处于僵持中。

于是众人纷纷簇拥观看。

旁人的议论一字不落的落入正在对峙的二人耳中。

“网红女侠简直是长在我的审美点上,她太优秀了,一次次刷新玄学界记录,小姐姐太可了!”

“大哥,没那么夸张吧,虽然她很优秀,但我还是觉得丁昊比她强多了。”

“落姐姐也很强,这个新人虽然出彩,但论综合实力还是比不过那些老实力强劲的玄术师。”

“说的有道理。”

“对了,要不,我们赌一赌,看谁赢?”

“好啊,这个可以有。”那人一拍手,“当即表示赞成。”

于是观战现场临时变赌场。

在场的绝大部分人押落姐姐赢,只有剩下的一小撮人才押沐婉宁赢。

“哈哈,你们输定了,我用双倍赌注押落姐姐能赢得这场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