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恶毒女配苟命指南 > 第二十一章惊变

成年男子的嗓音却长了一副十岁左右的少年模样,一息之间,宋音音在脑海里回想原书剧情,也没得出个结果。

剧情之外的人?

“你是谁。”宋音音眼神冰凉,与他僵持。

少年将黑长指甲磨出猩红火星,弯着眼冲她咧嘴一笑,嘴角几乎快要咧到耳垂。

“杀你的人。”

“为什么。”宋音音将定身符偷偷捏藏于指尖,问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为什么吧,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你就是想拖延时间,我懂得。”少年面目上闪过一丝戾气,沉声道,“你不如放松一点,死得还没那么痛苦。”

少年躬着手背向宋音音靠近,藏山石内空间不大,她几乎无处可避。

宋音音面上不动声色,心下震惊。

说好了的全员降智,怎么突然跑出个聪明人出来。

火花在眼前炸开,模糊了双眼,这既是少年的机会,亦是宋音音的机会。

“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让陈家变成如今这样的吗。”宋音音问。

“你知道?”少年双手微钝,回道。

“我不知道。”宋音音唇角微扬,淡淡说道。

“你逗我玩呢。”少年嗓音带着盎然杀意,阴恻恻道,“你还是去死吧。”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宋音音在他肩上轻拍了两下,说道:“你输了。”

输了?

少年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尝试着想要扭动身体,却发现动弹不得。

眼珠子向下滚动,只见一张定身符在他手臂处微微浮动。

“你!”少年的嗓音沙哑刺耳。

宋音音皱着眉头看向他,这符竟然没有噤声功能。

假山外步伐凌乱细密,如几十条毒蛇蜿蜒靠近,宋音音微微探头向外打探。

这场面堪比釜山行,几十具烧焦的腐尸正张牙舞爪地向她靠近。

哪怕她曾经学过医,也见识过无数的尸体,但突然被强迫着面对这样的场面,她真的有点受不住。

宋音音迅速往假山口贴了张符咒,阻止他们继续前行,而后靠着潮湿的石壁,翻找着能用的符咒。

她只有一堆火符和光电符,但又念及陈家人数日以来一直在火海中煎熬,宋音音不愿意再用此法来伤害他们。

一时之间,两方僵持不下。

少年看着宋音音捏着符咒,眉头紧蹙的模样,以为她是黔驴技穷,咧着嘴嘲笑道:“三十几口人呢,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跑不掉。”

“一起死,也不错。”

“想得美。”宋音音回头凝视他,用冷冷的语调言:“我可不想死。”

少年刚想开口回怼她,就见到假山石上不知何时趴着具腐尸。

正伸长着舌头,像还保留着头脑似得,绷紧着全身,镇静地瞪着那双在黑夜中,发着邪恶绿光的眸子。

宋音音见他面容越发怪异,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下意识地侧身一躲,避开了那腐尸的杀招。

宋音音瞳孔微缩,她的符咒明明是能撑到明早的,怎么会这么轻易地被破掉。

她没时间多想,只能飞身跨出假山,一跃到宽阔的庭院之中。

腐尸将她团团围住,一个接一个地飞扑过来,都被宋音音利落躲开,她一脚踩上山石想要飞跃出庭院,却被一腐尸抓住脚踝,摔倒在地。

宋音音连续翻滚,狼狈地躲过层层杀招,镂空的兰花珠钗掉落在地,被扑身而来的腐尸一脚踩碎。

一头墨发凌乱的披散在身后,宋音音艰难地站立起来,吐出一口鲜血,鲜血自嘴角蜿蜒而下,滴落在洁白衣裙之下,开出妖艳猩红的花朵。

不远处,庚殊隐匿着身形,驻立于屋檐之上,淡漠地注视着一切。他的一身墨袍完美的融入黑夜之中,唯有指尖泛着盈盈青光。

庚殊跟随宋音音而来,操纵着腐尸将她困于绝境,那道贴于假山上的符咒被他一点点的毁坏,他将腐尸的怨气吸走,让他们用凡力来对付宋音音。

也唯有凡力才能中伤宋音音。

他要让她遭受苦难,再于苦难中将她解救。

他要让宋音音一步一步地变成他最忠诚的傀儡,和最心爱的玩具。

庚殊嘴角勾出一抹浅笑,一双浅棕色的瞳仁静静地看着身形摇晃,却依旧强撑着的宋音音。

少女虽面色惨白,身中数道伤害,眼神却坚毅非常,捏着一张火符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丢掷出去。

观她的模样,哪怕是死在这群腐尸手下,她也不会用这张符。

“真是——”庚殊舔了舔后槽牙,气急一笑,“半分长进没有。”

那就罚她再多受点苦吧。

宋音音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艰难地躲着一具具飞扑而来的腐尸。

假山石内,那少年的符咒不知被谁揭掉,他轻手轻脚地融入腐尸之中,以抓挠的姿势直奔宋音音心口而来。

宋音音脚下微动,一个侧身避了过去,却将自己送入腐尸手中。

她被一腐尸捏住喉咙,又被几个压住手臂和脚,彻底动弹不得。

宋音音看着少年笑得邪气,一双眼看着自己黑而长的指甲,步步向她紧逼。

“你在操控他们?”宋音音咽下一口血,强忍着痛问道。

少年摇头回道:“不是,也是。”

“什么不是也是。”

“现在是我在操控,方才不是。”见宋音音已是必死之局,他大发慈悲地开口。

少年一脚踏上腐尸弓起的背脊,将视线与宋音音齐平,尖锐的指甲如刀刃般抵在宋音音的心口。

“还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啊,可不是什么少年,我如今已有三十余岁了。”他的嗓音玩味,手下却用力,想要将宋音音的心脏剜出来。

“有了你这颗心脏,我便可以完完全全地变成正常人了。”他大笑出声,嗓音如小刀划破玻璃一般刺耳。

尖锐的指甲如最锋利的匕首一般,直愣愣得破开少女的血肉。

宋音音紧咬唇瓣,鬓角泛出的冷汗滑落至脖颈,她一面假意放弃生机,不再挣扎。

一面却想偷偷取出戒指中的光华剑,哪怕她无法力操纵,浓厚的正道剑气也能将他们震开。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庭院冰海蔓延,无数的腐尸都被冰冻在原地。

男子的利爪如冰霜一般碎裂在风中,顿时血如泉涌,聚成一大片猩红的水洼,双手的剧痛让他摔倒在地,凄厉的哀嚎声响彻整个院落。

宋音音抬眸望向屋檐处夺目的青芒。

庚殊脚踏虚空而来,层层冰霜随着他的步伐凝结,他的步履缓慢而又自在,仿佛只是闲庭散步一般,却在眨眼之间就走到她的面前。

他嘴角带笑,眼眸却比这寒霜还要冷冽。

宋音音原本就是靠着那群腐尸勉强撑起身子,如今他们被冻住后,她艰难地将自己挪动出来,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就往地下跪去。

那冰霜凝结成锥状,闪着刺眼的寒芒,她这一跪,往后就真真是个废人了。

还是得坐轮椅那种。

“庚殊!”宋音音几乎是孤注一掷般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