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九院修真传 > 第二十六章 正人君子

当罗任和时映赶到二阁时,发现阁间内竟空无一人。

“我们这是......来晚了?”时映低声问道。

“我想想......”

罗任沉思片刻,回应道:“啧,瞧我这破记性,九院施行少学多息制,我们之前已经上过几天课了,后面这个月都是放假,首席之前说过,我给忘了。”

“少学多息制?和我那边不一样呢。”

“我之前上的学府都没有休息,整天就是修炼和炼体,一年又一年,似乎没有尽头。”时映说道。

“圣域的阴阳学府对吧?这样的修炼有何意义?看来学府里有真有不少阴阳人。”罗任调侃道。

与时映交谈几句后,罗任就寻思找付滔询问一下时映的寝室事宜。

不过二人刚出阁间,就遇见一个身材健硕的青年。

罗任定睛一看,发现此人竟是之前和他有一拳之缘的杨卫楠。

杨卫楠看清罗任的脸后,马上走了上来,问道:“罗任同学?你怎么在这,这个月不是休息吗?”

“害,这段时间修炼事情太多,一忙就给忘了。”罗任笑着说道。

“罗兄这么刻苦,真是不给其他人留活路啊!”杨卫楠看向时映,问道:“你身边这位是......新结交的道侣?”

“不是不是,别乱说。”罗任赶忙摆手,解释道:“这位是刚从阴阳学府转院来的新同学,名叫时映,我与她才相识一天......”

“你好,我叫时映,来自时域,很高兴认识你。”时映接话道。

“时域......时映......”杨卫楠看着时映,发现以他的实力,竟不能探清此人的修为。

“一个拳法了得,一个修为过人。”杨卫叹了口气,自嘲道:“我以前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让人刮目相看,但现在看来,真是大错特错。”

“与你们这些天骄想比,我们这些普通人恐怕穷尽一生,也难以追赶分毫。”

听完杨卫楠的话,罗任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

他能对无念玄功拳如此精通,是因为有御梦决的加持和月埙的指导,这等机缘举世罕见,没什么可比性。

至于时映,出生在大陆第一大城域,早年在圣域的阴阳学府修炼,这等底蕴也不是常人可触及的。

“杨兄,我和时映同学情况特殊,在修炼途中得到的机缘更多,你不必拿我们想比。”

罗任拍了拍杨卫楠的肩膀,接着说道:“我会将我参悟的拳法尽数教于你,只要勤奋刻苦,你就会发现,我们这些所谓的天骄,其实也不过尔尔。”

一旁的时映闻言也补充道:“我如今修为在筑基中期巅峰,这在同龄人中或许已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但你们不知道的是,我的家族强迫我服用了多少丹药,逼我学了多少我根本就不感兴趣的功法。”

“如果这样的人生可以选择,我宁可放弃,哪怕从此不踏上修仙这条道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衷,我们只需要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就行了。”

听完二人的话,杨卫楠脸色略有好转,但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这就没人知道了。

罗任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转移话题,问道:“对了,杨兄,你知道各阁首席一般在哪吗?我有事找他们。”

“首席一般都在琥璃斋工作,不过现在处于假期,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那。”杨卫楠回应道。

“琥璃斋?好像听学姐提起过,离万象楼倒不是很远。”

“那我们先过去了,改日再叙,杨兄保重。”罗任抱拳说道。

“对了,我大哥有一套废弃的拳甲,虽已不用多年,但质量仍是上品,两个月后我可回家取来赠与你。”时映临走之前说道。

杨卫楠闻言微微一颤,随后作辑回应道:“多谢二位了!”

目送罗任和时映离开后,杨卫楠攥紧了双拳,他内心的某些信念,似乎变的更加坚定。

......

琥璃斋,在整个万元院区都不算出名。

很多学院弟子路过多次,可能都不知这建筑是干什么的。

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这琥璃斋的建筑风格十分滑稽,整体上窄下宽,外漆为白色,内有一块巨型的琥珀石,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立在地上的包子。

“这就是琥璃斋吗?”望着眼前神似肉包的建筑,时映不禁问道。

“有点离谱对吧,这么大的地方连个招牌都没有,我之前还是听学姐提过一次,但那时没问清楚,想不到那些结丹强者都在这里面工作。”

罗任慢步走到琥璃斋前,准备敲门,可手才刚举起来,门就自动打开了。

“不愧是结丹强者待着地方,连个门都这么玄乎。”罗任在心中说道。

“二位可是来找人的?”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斋内传来。

罗任闻声望去,只见一约莫七八岁的女孩正站在他右手边。

“小朋友,你倒是挺机灵,看你这么可爱,应该是某位首席的孙女吧。”罗任揉了揉女孩的头,说道。

女孩抿着嘴巴,表情似乎有些僵硬。

时映见状立赶忙上前把罗任拉开,笑着问道:“你好,我是转院新生时映,找二阁的首席付滔有事,请问他在这吗?”

“小付的工作台在二楼靠窗处,你从那边的楼梯上去就能看到,他现在应该没什么要紧事在处理。”女孩淡淡说道。

“嗯,谢谢,那我上去找他了。”说罢,时映就起身离开。

“小付?你倒是口气不小......”罗任下意识的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女孩的修为,结果竟察觉不到对方身上的一丝灵力。

可这股来自天灵盖的压迫感又是怎么回事,难道......

罗任猛地后退两步,但还是晚了。

女孩一步上前,眨眼间点了罗任身上几个穴位,后者当即全身发麻,瘫倒在地上。

时映听见动静后并未惊讶,她微微一笑,继续朝楼二楼走去。

感受着地面的冰凉,罗任不禁轻叹一声。

现在的修士怎么都跟妖怪一样,真就越修炼越年轻了?

“前辈,之前的无礼是我的错,受罚是应该的,可这地上寒气太重,我吃不消。”

“我是六阁的首席宁玉舒,因为修炼的功法特殊,所以示人的外貌为孩童,你给我记住了。”

罗任在地上点头如捣蒜。

“你之前不知晓,我本不想怪你,但你行为太过,罪不可赦!”宁玉舒整理了一下头发,厉声说道。

“宁首席对吧?你点了我好几处大穴位,我要是还能爬起来,你会不会惊掉下巴?”罗任笑着问道。

“少逞能了,你就在地上呆着......”

宁玉舒话音未落,罗任就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起来从容不迫,甚至还揉了揉屁股。

“宁首席,在下别的不强,身体素质却是一流,之前背着锁魂甲都能绕学院跑十几圈,你这区区封穴,实在是奈何不了我。”

“你!”宁玉舒单手一挥,眼看就要再度出手。

但下一刻,罗任就已飞速遁到二楼。

“忘记说了,我遁术修炼的也是一流!”

来到二楼后,罗任长舒一口气,这里修士众多,那宁首席总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面惩罚他。

其实如果换个人来找付滔,罗任根本就不介意多趴一会儿,可现在是时映询问寝室事宜,这么重要的信息他怎么能不知道呢?

如今宿舍基本上已分配完毕,留给特殊新生的应该都是单人间,以后找时映的时候,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女同学干扰,罗任光是想想都激动。

而且在旁边听到跟主动询问比起来,前者明显从容许多呀。

“哟,这不是罗任同学吗?我还以为你对这不感兴趣呢。”付滔似笑非笑的说道。

“果然还是男人最懂男人啊!”罗任在心中说道。

一旁的时映歪了下头,她似乎听不懂这言外之意。

罗任见状马上收回思绪,一本正经的说道:“付首席,关心新同学是应该的,还请注意你的言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