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仙子别追了我真不是妖 > 4、这信真香

“这个……”

苏若薇轻声沉吟,低头看着脚下的草地兀自发呆。

不多会儿,她抬头认真道:“很简单,不违背道德和律法,以及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即可。”

左庆云“哦”了声。

好家伙,这亏没白吃,竟然让仙子主动欠了人情。

不要白不要。

不过提点什么要求好呢?

他眼珠子转了两圈,试探道:“现在可以提吗?”

“可以。”

“我饿了,有吃的没?”

苏若薇微微一愣,大概没想到会是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

她持伞指向青屏居方向:“有,不过在家里,而且你只提这种要求?”

“对啊。”左庆云笑了笑,“人是铁饭是钢嘛,吃都吃不饱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倒也在理,但你这要求属实称不上要求,毕竟我既然带你来了这儿,出于责任,你的衣食住行用本就是我分内之事。”

“那依你的意思……”

“重新提一个吧。”

“行。”

狐尾来回晃动了几下,左庆云挠挠下巴陷入沉思。

苏若薇明媚的眸子则有意无意往他尾巴瞄,握伞的小手不自觉紧了许多。

好大哦……

好顺哦……

也不知这条大尾巴的手感和小白的比起来如何?

念头刚落,左庆云忽的抬头,眼神中有几分不好意思:“仙子。”

“嗯?”

“咳、那什么,你能把面纱摘了嘛?”

“……”

“你别乱想哈,我没别的意思,就想着咱俩也算真正认识了,总不该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吧?”

“嗯……”

苏若薇抿抿嘴,表示赞同。

而后偏过头,伸手在耳后拨弄了几下,那黑色面纱便缓缓揭开,露出后方真容,令这夜色都明亮了几分。

左庆云一时间呆住了。

脑子快速运转,思索应该怎么形容,可始终没想到比较华丽的辞藻,满脑子只有“好看”两个字。

她属于那种偏御姐的面容。

脸上没有多少妆容痕迹,但肤质却没的说,如婴儿般白里透红,吹弹可破。

整个人气质比较清冷,又不完全清冷。

不熟悉的人或许会觉得她不太好相处,但按左庆云的实际感受并非如此,她蛮温柔的。

尤其那双桃花眼默默注视你的时候,温柔特点格外明显——也可能是自己产生人生错觉了?

四目对视。

半晌,左庆云身上的灵狐力量悄然散去,耳朵和尾巴随之不见,发丝恢复本来色彩。

二人同时回神,撇开视线,咳嗽一声后异口同声道:“回去?”

苏若薇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不好意思,晃荡着马尾辫钻进树林。

左庆云快步跟上,好奇打量四周。

只见周围随处可见各色荧光,间或伴随着众多萤火虫,亮堂堂的,使得路并不难走,难怪叫流萤峰。

不多时,两人回到了位于铁索桥旁的道路上,并继续往里走,全程小声交流。

大多是苏若薇说,左庆云听,一圈溜达下来基本上了解了整个庭院的大致布局。

之后便进了那两层木屋,木屋单层面积有个一百多平,其中一层分中堂、卧房、厨房和茅房。

当然后者其实是独立的,小小一间单独杵在斜后方,不影响正面美观。

二层则暂时未知,两人直接去了一层的卧房。

和左庆云想象中不同,这里并非苏若薇闺房,毫无女子香,但里面却井井有条,什么家具都有。

首先进门便是一个摆了茶具的圆桌,圆桌后方有张架子床,左侧为靠窗书桌,右侧为山水屏风。

越过屏风,一个挺大的浴桶映入眼帘,旁边还放了不少洗浴用的东西,用小陶罐装着。

左庆云简单打量下,发现是洗发水沐浴露洗面奶之类的。

当然名字肯定不一样,比如洗发水叫净发膏,沐浴露叫洗浴膏,总体大差不差。

“这些你都会用吧?”苏若薇轻声问。

“会用,我们世界也有。”

“嗯,那就再来这边看看。”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洗浴隔间,来到架子床边上。

往旁侧看,一个四开门大约两米高的衣橱正静静矗立着。

苏若薇随手将门打开,琳琅满目的男性衣物瞬间闯进左庆云视野。

“嚯!”

他张了张嘴,有些不可置信道,“这些……”

“这些都是前阵子给你买的。”

苏若薇简单挑了下,拿出好几件一字排开放在床铺上,继续说道,“但由于只知道你的大概体型,并不知道你的喜好,就只能把大部分款式都买了一件。你回头挨个试试,遇到喜欢的便记下来,我去多给你买些。”

“……”

“还有,鞋子在那边鞋橱里,一共有十五款,晚点儿你也试试。”

“床单被褥的话有五套,你们男子大概率不喜欢带花的,我便没买,均为山水风景或者纯色款,有厚有薄,放在床底下的箱子里。”

“那边书桌旁还有个书架,上头放了几十本文学著作和通俗小说,你闲来无事时可以翻阅。当然,若是想动手写点什么,书桌抽屉里笔墨纸砚也都有。”

“然后……然后你枕头下有个暗格,里面放了些灵晶,那是我们修仙者之间常用的交易货币,也是修炼物品,很贵重,你切记保管好。”

“再然后那里有个首饰箱,里头有诸如腰饰、发饰、佩饰之类的物品,不用觉得这些东西是女子专属,有很多也适合男子。”

“最后这儿有一面镜子,方便你平时打理自己。”

“对了,假若有化妆需求可以再跟我说。”

“……”

左庆云迈步过去,默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矮了大半个头的苏若薇,表情有几分幻灭。

这姑娘是真没拿他当外人哈?

什么都提前准备好了,一副他想住多久住多久的样子,简直比亲妈还贴心。

贤惠二字的含义大抵不过如此。

“仙子。”

“你别误会。”

苏若薇眼神躲闪,“这是信里那位前辈嘱咐的,说千万不要让你跟其他人住,不然容易出乱子。”

“为啥?”

“你说呢?”

她目光下移,又上扬至头顶。

左庆云当即恍然。

不知怎的,他突然有种被看光的感觉,好似一切**都暴露在了那封信里。

不只是生活习惯、饮食爱好、社会交际,就连他的特殊能力都知道,理论上这事儿不可能啊!

因为除了他自己,知道这些事的只有爸妈和爸妈的两位朋友。

而且爸妈早在几年前就玩起了间歇性失踪,经常一两个月才回来一趟,尤其去年刚过完年就走了,直至今日一年半有余仍未归。

难道说……

左庆云面色变了又变。

苏若薇一直在注视他,见状好奇道:“左公子想到什么了?”

“对,可否把信给我看看?”

“好。”

她低下头,转过身,从衣襟里将那封信摸出并递给左庆云。

后者甫一入手便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紧接着淡淡芳香窜入鼻中,让他下意识吸了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