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诸天之配角的完美人生 > 0056,屠龙

陈伟同的办法其实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先取得人家姑娘的好感,然后将生米煮成熟饭,最后再上门提亲,办法虽然老,但这招好使啊。

两人定计,陈伟同又顺便把秋生拉进洋装店里,给他定制了套西装,毕竟这家伙的颜值能打,不至于到最后让人家来一句“来世做牛做马”给打发了。

告别秋生,陈伟同的独自回到保安队驻地,一进门就看到几个队员围在院子里的石桌旁赌骰子。

“队长,你回来了,要不要跟弟兄们一起玩会儿?”

说话的这人叫柳乘风,名字是个好名字,可人就不怎么样了,陈伟同上任之前,保安队就是由他代管,要不是陈伟同横插一杠,任家镇的保安队长之位就是他的了。

听说此人还是镇长家的表亲,平日里除了吃喝嫖赌,就是带着队员们在码头集市弄钱。

“你们玩吧,我进去趟一会。”陈伟同往里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来什么,退回到院子里,对围在一起的几人道:“你们谁有时间替我跑个腿?”

众人都不说话,只拿眼神看着柳乘风,柳乘风站起身来,对陈伟同道:“队长,你看弟兄们都累了大半天,才刚歇下来,你要是不着急的话,明天我安排个人。”

陈伟同早知道这帮人烂泥扶不上墙,却没想到他们竟然连自己这个队长都没放在眼里,更不知道柳乘风是哪来的勇气敢跟自己叫板。

果真是庙小妖风大。

陈伟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伸手从兜里摸出块大洋,摊在掌心,说道:“谁替我跑趟陈家庄,这块银元就是谁的。”

保安队普通队员每个月才三块大洋,就算他们能捞外快,大头也都被柳乘风占去了,分到下面人手里的,撑死了一两块钱,见到陈伟同肯出一块银元,所有人都忍不住跃跃欲试。

“队长这就见外了,不就是办点小事,哪还用的着给钱。”柳乘风嘴上说的客气,走上前就从陈伟同掌心拿起银元,揣进了自己兜里,回头对桌旁几人喊道:“张有德,从现在起,队长吩咐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要是做不好,当心我剐了你那身皮。”

说着就见一个娃娃脸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不情不愿地挪到陈伟同跟前,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苦着脸道:“队长派人去陈家庄有什么事情要办?”

陈伟同又摸出块银元,塞进张有德的上衣兜,说道:“我在陈家庄有几个朋友,你去帮我把他们接到镇上来,尤其是有个叫陈文胜的,你告诉他,我给他在镇上找了份差事。”

见陈伟同又给了块银元,立马就有人说道:“嘿,咱们队长还真是阔气,随便一出手就给快银元。”

“柳哥,让我去吧,何必便宜了张有德那小子。”另一人更是直接。

“是啊,那小子跟咱们又不是一条心。”

这几人看样子是柳乘风的死忠,当着陈伟同的面就敢阴阳怪气,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

柳乘风也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陈伟同,得到的却是个陈伟同一个漂亮的转身,似乎连看他们一眼都显得多余。

事实上,陈伟同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几个歪瓜裂枣,他随便什么时候想捏死就能捏死,这次遣人去陈家庄,也正是打算找一些靠得住的人来替代他们。

中午的时候,九叔听到教堂重开的消息,匆匆跑回镇上,找到吴神父理论了一番,陈伟同赶去的时候,九叔已经被镇长他们劝走了。

听洋装店的老板说,九叔走的时候,还对那些人笑呵呵的点头,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陈伟同想象不出那是个什么场景,他认识的九叔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就算心里高兴也顶多微微一笑,这么反常,恐怕也是因为已经看出那些人大祸临头了吧。

天刚入夜不久,张有德还没回来,陈伟同担心路上出事,就打算沿着出镇的方向迎一迎,走到镇东的路口时,柳乘风正带着几个保安队员跟在镇长父子身后。

陈伟同走上前跟镇长打了个招呼,问道:“这么晚了,镇长还亲自带着人巡视?”

“最近不是刚刚秋收么,往年的这个时候,偶尔会有一些山贼马匪出来抢粮,我这也是担心,就带着人四处转转。”王镇长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说得好像他多么勤政爱民似的。

陈伟同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抱拳就要离开。

这时,镇子外的山林中,忽然传出一阵铃声,循声看去,只见一排影子起起落落,朝着路口而来,陈伟同运足目力仔细看去,竟然是一队身着前清官袍,身体僵直的人影。

僵尸?

陈伟同心下一紧,正准备拔剑相迎,却忽然明白了镇长父子来此的目的,便饶有兴趣地站到一旁看着那些人表演。

“阴人借路,阳人回避……”

为首的是个身穿短打的魁梧汉子,那汉子右手执剑,左手握铃,每走七步就会大喊一声,提醒人们回避,一看到口站着几个熟人,也不顾身后的“尸体”,匆匆跑了过来。

眼见那人过来,镇长拉着陈伟同就往后退,嘴里还道:“陈队长,是赶尸的,这东西不吉利,我们还是快走吧。”

陈伟同甩开镇长的手,说道:“没事,没事,我在义庄天天跟那些尸体打交道,没那么多忌讳。”

来人看出镇长的举动反常,走到近前抱拳拱手,道:“诸位,在下法号屠龙,今日护送先人遗蜕回归故土,路经贵宝地,还望诸位行个方便,稍作回避。”

“我听说一般赶尸的都不会进入人群聚集的城镇,道长怎么跟其他人不一样?”

屠龙抱拳道:“未请教?”

镇长连忙介绍道:“这是我们任家镇任老爷家的外甥,也是镇保安队队长。”

“原来是守护一方乡民的保安队长,失敬失敬,咳咳……”屠龙轻轻咳嗽了几声,又道:“近来天凉,贫道偶感风寒,想进镇子里抓几副药。”

装得还挺像。

反正也问不出什么真话,陈伟同懒得再跟他们浪费时间,随口说了句有事,就朝义庄方向赶去。

“这小子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表叔,是不是找个机会把他给……”柳乘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望向陈伟同背影的目光里充满了愤怒。

王镇长没有理他,挺直腰杆对屠龙介绍道:“这是我儿子戴维,以后这烟土生意就由他和你对接。”

“刚才那小子不会坏咱们的事吧?”

“放心,任家在省城的买卖遇到了大麻烦,等任发什么时候自顾不暇,就什么时候收拾掉他。”

屠龙点点头,又道:“义庄那边呢?姓林的守在镇子口,我这进进出出的,说不好哪天会被他撞破,那人是个有真本事的,万一动起手来,我倒是不怕,你们父子俩可就要当心了。”

“这件事你问戴维吧,他都已经布置好了。”镇长说着,就将身后的儿子让了出来。

“愿闻其详。”

王戴维微抬起下巴,面带得色地道:“义庄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这十里八乡的老百姓信他,家里遇到点什么麻烦都会去找他,办完事就会奉上酬劳,可要是以后没人信他,遇到事情也不找他,他连饭都吃不上,就不会继续呆在这里了。”

一旁的柳乘风找到机会,立马开口捧道:“哦,我说表哥你为什么那么支持教堂重开,原来是想让附近的百姓都信洋教,到时候大家都进教堂做礼拜,就没人去九叔那里添香油钱了,高明,这招真是高明。”

王戴维志得意满地笑了几声,接着说道:“义庄一倒,进货的通道就彻底打通了,再等任家的生意垮台,老爸出面买下任家那座码头,外销的路子也不用愁了。”

“王老哥,你这儿子可比你强多了。”屠龙说完,跟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