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越大唐当捕快 > 第六十八章 往事

“这符纸,你可知道做出他的人究竟是谁吗?”

顾德胜听到这里也是拿起了桌面上的黄纸符仔细地端详了一番。

“这符纸,是当年我与庄胜碰见的一位术士所制成,说是可以逐渐消除顾家的诅咒。”顾德胜反复查看着这符纸,喃喃着,“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这回事。”

“可是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效果啊不是吗?何慧的诅咒还在继续。”君慕嫣觉得这消除诅咒一事竟让她觉得有些可笑。

“那术士说过,只需要将这符纸贴于宅内,陵内各处,便可压住巫女诅咒所带来的煞气。长期以往下来,便可以削弱这巫女诅咒。所以,大概是时间还没到吧。”顾德胜边说边喝起了热茶。

“那个术士叫什么名字,现在人在哪里?”

君慕嫣赶忙问道。

“那都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本就是山外之人,怎么可能找的着,不过,那人的称号我倒是记得。”

顾德胜闭上了眼,仔细地在脑海之中搜寻着那位术士的称号。

君慕嫣等待着。

“我想起来了,此人自诩通天术士,精通道家仙术,集风水,除魔的本领于一身。”顾德胜想到这里也是连忙说着,“那人在为顾家制作了符纸之后,便离开了顾家村,当时他还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报酬。不过,为何突然问起这符纸?”

线索又到这里中断了,除了知道一个通天术士的名号以外,便不再有其他的收获了,这条线索再次进入了死胡同之中。

“查案所需。不过这顾家的金矿一事,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君慕嫣觉得没有必要跟交代案情,于是立马转移了话题。

“金矿. . .我想,这辈子都不会继续动工咯!”顾德胜无奈地摇摇头。

“为什么?这金矿难道真的已经荒废了很久吗?”

顾德胜冷哼一声。

“据我所知,已经荒废了整整三代了,你别看如今的顾家村村民们还能自给自足,但,钱总会花完的,祖辈们开采金矿所赚取的油水已经开始养不起接下来的人了。”

君慕嫣听到这里,不禁心中也是起了很多的疑问。

“可是,现在村中的许多壮丁不是已经离开了这里吗,倘若现在开矿,不是得耗费上不少的时间?”

顾德胜抚摸着自己下巴的胡子,接着不屑地说:“那些村里离开的年轻人们,无一不是因为呆在村里已经无事可做,没有了矿,就没有了大额的收入。”

这顾德胜所说,仔细一想似乎极有道理。

“再加上顾家这百年诅咒,没有大钱可赚,谁又会愿意呆在一个赚不到钱的地方,每年还要担心自己半夜会不会突然死于非命呢?”

“的确是如此。”

这一次,君慕嫣倒是极为赞同顾德胜所说的话。

“这金矿,可不单单是顾家的,更是整个顾家村的人共同拥有的。可是,我那愚蠢的兄长他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就连他的儿子也是,同属倔牛,千言万语都讲不通他们。”

顾德胜那是越说越激动,就差把手中捏着的茶杯给直接捏碎了。

“一个这么显眼的情况摆在他们面前,他们都察觉不到。每次都拿一些村里壮丁不多,又或是诅咒一事来告诉我们不可开矿。真是笑话。”

君慕嫣也喝了一口茶水。

“那,爷爷就没有提起过开矿之事吗?”

“这倒是有,只是听说当时因为各种而样的情况,开矿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顾德胜摇摇头。

“原来如此。”君慕嫣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些什么,但她没有继续问下去。

“听我一句劝,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顾家的诅咒是你碰不得的,它不是什么凶案。不是皇捕司能够解决的。”顾德胜再次喝了一口的杯中的热茶。

君慕嫣只是静静地起身,拾起了桌面刚刚取出的符纸。

“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今晚就是巫女忌辰了,马上就要起风了。”顾德胜重新回到了方才喂鱼所在的位置之上,开始将手中的鱼食投到了水池之中。

这话,看似是自言自语,实际上,则是对君慕嫣所说的。

君慕嫣在原地停留了两秒,随后便重新迈起步子就是离开了这里。

今晚的确是有大事就发生了。

时间也在一点又一点地流逝。

金矿,符纸,诅咒. . . .

冥冥之中,这些东西似乎能够一点点地串联在一起。

虽然说不上为什么,但君慕嫣的直觉,从来都很准。

到了顾家之时,时间倒是已经过了晌午。君慕嫣决定先去顾殇的房间看看他的情况究竟如何。

来到顾殇所在的卧房之前时,正巧碰上了刚刚推门而出的刘妈。

“顾殇怎么样了刘妈?”

“好了许多了,午饭过后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小姐你还是进去看看他吧。”刘妈的皱纹更加明显了一些,随后又恢复了那种毫无表情的脸色匆匆离去了。

‘君慕嫣慢慢推开了顾殇的房门。

可这一推,倒是直接将她给愣住了。

这顾殇卧房的房门旁,君慕嫣扫到了墙面上所贴着的无数黄纸符。

君慕嫣虽是往顾殇所在的方向走,可双眼却从没有从这面前墙上移去目光,那些黄纸符在君慕嫣推开房门的一瞬间,竟是被微风轻轻带起,显地异常诡异。

等到顾殇的声音响起,这君慕嫣才终于是回过了神。

这些黄纸符,竟然总是有着一种可怕的无形的吸引力。

“你怎么样了。”君慕嫣看着床上躺着的顾殇,神色之中透露出了些许的担忧。

“好多了. . .”

顾殇咳嗽了几声,苍白的面庞稍稍抽动,他用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没事的,你好好休息,明天就会好起来了。”

但此刻的顾殇已然是已经听不进去君慕嫣得话,他的眼神所流出的就与将死之人的那种神情一模一样。

“在巫女坟前之时,我看见了何慧,他举着一把刀一步步地向我走来. .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