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骑砍帝国文明群星 > 66:狼与北方之龙

当米林带着阿洛里和灰风两人来到商会馆的会客厅,看到一本正经等候在房间里的劳伦斯和赫萝两人时,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如果不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米林甚至可能会后退两步走出房门再进去。

或许是没想到竟然是领主老爷亲自到来,劳伦斯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道:

“很荣幸见到您,尊贵的米林老爷,敝人是狼与辛香料商会的会长,克拉夫·劳伦斯,这位是敝人的妻子,也是商会的合作伙伴赫萝·劳伦斯。”

跟着鞠躬的丈夫一道对米林致以提裙礼的赫萝没有说话,反倒是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米林。

也许是这个玩味的眼神触犯到了什么,已经和劳伦斯谈过一次的阿洛里瞪了一眼赫萝。

被阿洛里瞪了一眼的赫萝浑身一个激灵,像是重新认识阿洛里一样露出奇怪的目光。

如果不是米林陷入了某种微妙的思绪,那阿洛里的态度变化和赫萝的情绪波动都瞒不过米林。

可惜现在的米林除了和劳伦斯之间没有什么营养的客套话外,所有的额外注意力都放在了赫萝身上。

准确来说是赫萝头上戴着的,和睡帽一样的白色头巾上。

米林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看起来软绵绵的白色头巾是什么材质制作的,而是在好奇这个头巾里面有没有一对尖尖的狼耳朵。

察觉到米林这位领主老爷时不时的把注意力放到自己妻子身上,心里有些咯噔的劳伦斯不得不再而三的进行让利来吸引米林的注意力。

当劳伦斯快要让利到突破底线的时候,米林才注意到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不礼貌。

“哦,非常抱歉,劳伦斯先生,我只是在发自内心的感慨你妻子的美貌。”

在这个平行世界的罗马帝国里,称赞别人妻子美貌算是很正常的礼节行为,但放在这个商业谈判的场合下,会让人觉得哪里怪怪的。

尤其是米林的身边还有着两位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比起赫萝不仅不差,在某些方面还要超出些许的美丽女性。

瞬间有一点想要打退堂鼓的劳伦斯说道:

“非常感谢,米林大人,我的妻子也是狼与辛香料商会的合作伙伴,我们商会货物能够如此之高的安全保障,都依赖来自我妻子故乡的诺德兄弟会。”

诺德兄弟会在帝国的佣兵界也算是名气响亮,劳伦斯会这么说一方面是让米林知道狼与辛香料商会的核心竞争力,另外一方面也是在提醒米林不要对自己的妻子动什么小心思。

诺德人知道吗!头盖骨当碗使!

可惜米林并没有这方面的认知,就算有米林也不会在意。

听到劳伦斯介绍起自己的妻子,终于可以仔细打量一番赫萝的米林疑惑道:

“诺德人?”

听到米林的疑问,没等自己丈夫开口,赫萝提前说道:

“是的哦,咱家就是来自北方的诺德人哦。”

没错了,就是贤狼本尊。

听着熟悉语调的米林脑海里自动把赫萝的自我介绍翻译成了“我是一头来自北方的狼。”

话说回来,这么大一只狼人,阿洛里刚刚就没出察觉到吗?

米林把疑惑的目光挪向了身边的阿洛里。

不明白米林为啥要这么看着自己,并没有队内语音的阿洛里回了一个同样疑惑的眼神。

米林和阿洛里之间的互动没有瞒过赫萝的双眼,这位被米林直接默认为贤狼本尊的人妻狼一脸玩味的表情。

灰风一脸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

唯独劳伦斯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牛头人不停的找着话题。

等到米林一锤定音的敲定后,劳伦斯略有些悲痛的发现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故意利用自己对妻子的爱护之情,引起自己的警惕以至于在谈判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吗?

只觉得自己亏掉整整一座城的劳伦斯一脸无奈的看着身边的赫萝。

女人终究是赚钱的最大障碍……是赫萝啊,那没事了。

“咱家怎么觉得你在想些什么很不礼貌的东西呢?”知人心的贤狼微笑着说道。

“我只是担心……”认栽的劳伦斯长叹了口气说道。

“担心什么呢?担心这一次赚不到什么钱吗?”赫萝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虽然利润微薄,但对方不是那种吃人不吐骨的领主,至少还留下了一份利润。”

劳伦斯用着感慨的语气接着说道:

“还有这份帝国区域总代理协议,运作得当的话,或许我们能获得比起预期更高的收益。”

虽然从没接触过这种所谓的区域总代理协议,但劳伦斯仅仅通过米林只言片语的讲解,就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份代理的背后藏着的巨大利益。

把初期谈判的利润压的这么低,也有劳伦斯想要拿下这份总代理权的想法在里面。

“咱家可以保证的说,咱们这次肯定会赚很多很多钱的。”看到自家丈夫患得患失的样子,赫萝笑着说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知道自己妻子不会无缘无故给某件事下结论的劳伦斯有些奇怪的问道。

“因为那位领主,拥有着比你想的还要强大的力量哦。”赫萝微笑着说道。

“比我想的还要强大的力量?难道之前和我们谈判的那位阿洛里女士,也是一位诺德人?”劳伦斯惊讶的说道。

如果说这些协议里哪方面最让劳伦斯不放心,那就是米林到底能不能继续当贵族老爷。

不能的话,不仅没法赚到什么钱,自己刚刚为了获得帝国区域总代理身份答应的先期投入也会全部打了水漂。

虽说对于现在的狼与辛香料商会来说,这些水漂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容易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现在听到自己妻子这么肯定的说对方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劳伦斯就不由的想起那位也被米林介绍是诺德人的阿洛里女士。

如果对方也真的和自己一样拥有诺德人佣兵,那么就有足够的力量来维持现在的地位。

认真来说,劳伦斯完全没有在阿洛里的身上看到诺德人的影子。

不过想想自己妻子也是标准的“诺德人”倒也……

“等一下,赫萝,你不会是说那位阿洛里女士也和你一样吧?”很清楚赫萝真实身份的劳伦斯惊讶道。

“是很相似哦,咱也是刚刚发现,咱也很奇怪那位女士竟然能瞒住狼的鼻子。”看起来赫萝也对没有在一开始察觉到阿洛里伪装身份这件事感到好奇。

“那……那位米林大人知道自己下属的身份吗?”劳伦斯好奇道。

“当然知道哦,而且咱的身份,那个人也第一眼就看穿了哦,亲爱的你不是看到了嘛。”赫萝说道。

“啊啊,是……是这样吗?原来如此,难怪那位大人看着你的眼神怪怪的,啊啊,这岂不是说我们亏大了啊!”发现原来是乌龙的劳伦斯突然后悔起刚刚自己商讨协议时的步步退让。

没有嘲笑自家丈夫的赫萝看着矗立在远处的城堡,用着奇怪的语气自言自语:

“北方的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