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要是平时,孟妮朝着自己爹爹撒个娇也就好了。

但是眼下情况不同,就如顾南秋所言,大宝失聪,二宝昏睡,这都是大事,搞不好就要出人命了。

孟妮也没了往常的傲气,止不住的害怕起来。

她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爹爹,不由地咽了一口口水:“爹爹,您说句话啊。”

族长又怎么可能偏向自己的女儿,她只是受了一点皮肉小伤,但是姜大宝跟姜二宝却是要伴随一生的伤痛。

他看了一眼孟妮后,转而朝着顾南秋说道:“顾娘子,这不孝女我定然会管教的,等大宝二宝好了,定让她上门道歉。”

孟妮咬了咬牙,看到父亲要来逮自己了,干脆发了疯地骂道:“顾南秋,你活该,活该你大儿子聋了,二儿子砸破头!”

顾南秋看到二宝被吵得皱起了眉头,直接站起身,又是一巴掌甩在孟妮的脸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认错?”

族长冷眼看着,并不阻止。

他现在是越想越心寒,之前孟妮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离经叛道的事情。

现在闹开了,他又有如何颜面替自己女儿辩解?

孟妮捂着脸,这已经是顾南秋今天要给她的第二个大耳巴子了。

“顾南秋,你放肆!”

顾南秋冷笑一声,放肆?

“那我今天就放肆给你看!”

说完,一把抓住了孟妮的头发,猛地甩了几个巴掌上去,那声音清脆,让人不由得胆颤起来。

孟妮原本想拼着自己的身材优势,结果顾南秋打架可厉害了,一点机会都没给她。

人家没啥事儿,自己就被打成大花猫了。

“我认错,我认错!”

孟妮说出来的话,已经含糊不清了,更是有口水从嘴角滑落,肿得跟个猪头似的。

“人不犯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偿还!”

她冷冷的看着孟妮,说出来的话冷血,但是没人质疑。

族长看到自己女儿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朝着顾南秋拱了拱手:“抱歉了,顾娘子。”

“孟妮,从今天开始,你就去祠堂忏悔吧,何时明白了,何时再出来!”

随后就跟理正点了点头,直接把人关进祠堂。

任凭孟妮如何叫喊,都不曾有一丝心软。

族长看了看,太阳已然发红,散发着余晖。

他帮着顾南秋,背着孩子,送回家中。

二宝是被孟妮刚刚的吼声惊醒的,看到自己没事儿,惊讶地朝着三弟喊道:“我没事了?”

三宝点了点头,反正家里也没有铜镜,二哥也不知道自己头上被砸了个窟窿,不如就这么瞒着,也免得二哥担惊受怕了。

“是啊,就是磕破了一点皮,这几天不要碰水,过段时间就好了。”

顾南秋看到三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轻声笑了笑。

招呼了一声三宝,要好好照顾两个哥哥,就带着钱出去了。

她刚走没两步,就看到了孟婶子,也就是族长的媳妇。

手里提着一只处理好的大母鸡,朝她走过来。

“给三个孩子补一补。”

孟婶子对顾南秋可没有什么好脸色,没忍着骂人已经算好的了。

说一千道一万,她都觉得是顾南秋的孩子先惹事,自己的女儿才会动手。

想来想去,那都是顾南秋没有教导好三个孩子导致的。

要不是孟江骂骂咧咧的,她才不会大老远地过来送公鸡呢!

这只鸡她养了两年了,这期间,她精心喂养,下蛋也是最多的,现在就这么被宰了,那叫一个心痛啊。

顾南秋直接下了,她自然是没看到对方眼底的恨意,提着鸡,回到屋子里,关上大门,连一句都没有。

跟这种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

孟婶子看到顾南秋这个做派,气得直骂娘:“顾南秋,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想到孟江那个冤大头,还去付了诊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出门择菜的李彩萍见到这一幕,凑到孟婶子的身边,压着声音说道:“您也别生气了,这丧门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财,要我说,肯定是不干净的钱!”

“买驴车,买衣裳,听说还要把三个孩子送去私塾,啧啧!”

李彩萍是故意说给孟婶子听的,想到自己男人还躺在床上,病痛缠身,她是恨不得直接把顾南秋给千刀万剐了。

孟婶子一听,还真是这么一个理,既然自己女儿被罚去祠堂跪着,那这顾南秋也别想着有好日子过!

她咬着牙,表情狰狞地说道:“那顾南秋也不知道发了什么财,把后山外围那块空地买了,整整五分地!”

李彩萍听的心惊肉跳的,驴车五两,地契也得要个五两,这顾南秋真是发财了不成?

另一边。

顾南秋回到屋子里,用清水把鸡洗了洗,直接丢锅里,开始煮。

又把吃剩的菜热一热,得亏现在是秋天,要是平时,肯定放不住。

大宝看到娘亲忙前忙后的,想要去帮忙,直接把顾南秋呵住了:“你给我躺下,好好养病,听到没有?”

古代的医疗落后的很,大宝如果三天内不能恢复,她可真要想办法搬出仪器来了。

毕竟,大宝这辈子还长,如果要伴随着失聪一辈子,她会疯掉的!

她已经把这三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家人了!

这次没有守护好这三个孩子,已经非常愧疚了!

鸡汤散发出诱人的味道,就连混混沌沌的二宝,也坐起了身子。

“娘亲,香!”

顾南秋笑了笑,可不想么?

这用的调味料,也都是她空间里面,现代各种精加工的,虽然没有古代的纯天然,但是味感上,要强千百倍。

她把房间里唯一的桌子摆在床边,又盛了三碗鸡汤。

给大宝二宝垫好东西,生怕他们不小心蹭到床上。

大宝虽然听不清,但是看到娘亲这种行为,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娘亲,您这也太小心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不会蹭到床上的。”

顾南秋含笑:“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