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问题让浅川悠一时间愣在了哪里。

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如果没有其他什么意外或者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的话,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而已。

但矛盾的点就在这里。

如果说他是魂穿,没有原主的记忆,那为什么浅川夫妇也完全没有关于“浅川悠”的记忆。

但如果他是身穿,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那为什么浅川由纪一直以来都坚信自己就是她的“哥哥”。

这一点真的很奇怪。

“街机、音游,也都是你教我玩的……”

浅川由纪又低下了头,声音逐渐变小,

“不……没什么,忘掉我刚刚的话吧。”

有什么!

问题还大了!

浅川悠有些头疼。

怎么总是喜欢把话说一半就停啊!

游戏厅陆陆续续来了生意,周围的环境也逐渐嘈杂起来,也有了不少前来抓娃娃的情侣或结伴女生。

娃娃机上的LED灯旋转闪亮着。

两人却没有了任何继续玩下去的兴趣,离开了这个地方,在街道上逆着人流朝车站走去。

“由纪,”

浅川悠看着天上能用肉眼看到移动的流云,在黄昏之时渐渐淡出视野,

“明天或者后天,回去看看吧,我带着伴手礼和你一起。”

原本只是为了浅川由纪搬家的事考虑,毕竟四舍五入自己拐走了他们的女儿,至少也应该去说些什么。

现在又多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目的。

“诶……”

“由纪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没,没有,我可以的。”浅川由纪的眼里多了些许亮光。

路边的路灯霎然间亮起,象征着东京的昼夜正式交替。

街道的光线明亮了不少,但天边的那片流云却是彻底看不到了。

“星期天吧,正好趁着明天去买些东西。”

“……好。”

浅川由纪用力点了点头。

电车窗外,灯光流转。

浅川悠望着灯,心思也随之飘起。

离开浅川家之前,他曾经试图找过自己存在的证明。

照片、日记……但很可惜,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唯一可能能证明他在这里住过的便是这栋一户建之内有三间卧室了。

但也有相当的可能是一间客卧,而不是他的房间。

毕竟里面打扫得很干净,而且没有任何他使用过的痕迹。衣柜没有衣服,书架上没有书,电脑桌上没有电脑……

如果他会占卜就好了。

用硬币占卜法,

正面是他是浅川由纪的哥哥,只是浅川夫妇失忆了。

反面是他不是浅川由纪的哥哥,是浅川由纪的记忆混乱了。

不对,硬币占卜不够具体,只能得到两个答案,他的情况似乎有些复杂。

同时浅川由纪有着明显与家庭环境不符的街机游戏熟练度。

无疑是在天平的一边加上了一块足够分量的砝码。

要不……

一种科学的,一锤定音的方法显现在他的脑海。

要不做一次血缘鉴定?

浅川夫妇是不是他的父母,和浅川由纪是不是亲兄妹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盯着布偶小猫看的浅川由纪。

又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太生硬。

瞒着对方吧……

找一个时间和浅川夫妇谈谈,去医院做血缘鉴定。

……

“悠君~饮料,”

晚上八点四十,在咖啡厅下班回来的春日野千坂照例带回来了饮料,三杯,

“这次是苹果汁。”

笑容温和的少女将其中一杯塞进浅川悠的手里,眼神期待地看着他。

浅川悠尝了一口。

青苹果的酸甜,和明显加了糖的甜味。

入口冰凉,清爽,适合夏天喝。

说起来也确实即将迎来夏天,东京的温度已经来到了二十多,街道上已经可以看到穿短裙的漂亮风景了。

“好喝。”

他如实评价道。

“今天晚上是汉堡肉诶!悠君做的吗?”

汉堡肉,卷心菜,味噌汤,还有撒上了黑芝麻的米饭。

“我和由纪一起做的。”

大部分是他做的。

本来浅川由纪要自己做,但因为浅川悠的坚持只好做出了让步。

再之后看到了厨艺和一年前判若两人的浅川悠,像是在看外星人。

毕竟【料理Lv.3】经验条也已经到了(65/100)。

已经是可以轻轻松松开店面挣钱的水平了。

浅川由纪的料理水平大概在Lv.2中游,两人有很大差距。

所以这里面,只有米饭是她准备的……

“我开动了!”

三人在榻榻米上落座,围在一起吃饭。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浅川由纪看了看已经拿筷子吃起来的两人,也轻声开口说了一句,拿起了筷子。

汉堡肉烧的恰到好处,配上酱菜香而不腻,入口口感相当棒。

之前的寿喜烧还体现不出来浅川悠【料理Lv.3】的水平,这一次显然就感受出来差距了。

“好吃。”春日野千坂的料理水平大概也在Lv.3中游左右,再加上春日野家里不用想也知道能够吃到很多Lv.4以上的料理,所以只是眼睛微亮,点头夸道。

“……”

浅川由纪则是只顾着低头吃饭了……

他自己则是觉得还有很多能够提升的地方。

比如火候的掌握。

汉堡肉在分团的时候总会有些许误差,因此在烧的时候最佳时长也都是有一定差距的。

另外就是味噌汤的问题。

这次是因为食材不足,不然最好的搭配应该是排骨汤之类。

或者前世的文思豆腐,紫菜蛋花汤……

吃罢,浅川由纪回了自己的房间。

浅川悠则是起身去收拾餐具。

春日野千坂进卧室拿出浴衣,自然地朝洗浴室走去。

白天有课程,放学后又要去打工,搬进新屋子只能等周六周日了。

都是好久没有人住过的出租屋,房东也不会专门请人来打扫。

收拾屋子要花不少的时间。

所以今晚春日野千坂还是要住在浅川悠屋子里的。

夜晚,卧室内。

浅川悠坐在电脑前码字,屋内飘着少女沐浴后的清香。

穿着浴衣的春日野千坂坐在他的身后,光着的白嫩小脚在空中微晃。

“悠君,”

少女想到了什么,恶作剧般地突然从他身后隔着椅子抱住了他,

是琉璃百合的香味。

电脑页面按出了一串乱码。

“最后一天了哦~要一起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