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的外挂大有问题 > # 049 诱供!

玄真蔷挺胸直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上课。

眼见着时间临近,却还是看不到于慈身影,她微微蹙眉,也不说话。

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独臂走到讲台上,扫了一眼底下:“人到齐了,开始上课!”

玄真蔷举手示意:“老师,于慈呢?”

“于慈受姬星野委托,正在着手一项调查,今日不来上课。各位同学,于慈实乃本届峥嵘班的标杆,入学不足一月已经进入校董会视线,姬星野姬委员长对他更有高度评价!你们要多多向他看齐,也为我们五十三届增添光彩和荣耀!”

“好了,把教科书翻到……”

一上午的课程很快结束,玄真蔷正在收拾课本文具,独臂突然说道:“玄真蔷,于慈让我给你带句话。”

玄真蔷,抬头看去。

独臂又说道:“下午五点,去武功部参与调查会。”

“调查会?”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于慈说——你跟着姬星野即可。”

哈……

搞什么鬼?

玄真蔷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与此同时,西山督察局。

督察局是执法机构,功能上与地球上的公安局类似。督察局成员一般被称为“干员”,主要职责是维持城市秩序以及打击违法犯罪,尤其是异相师犯罪。

于慈站在接待处等待,他打算见一见正被羁押的丁奉先。

神券调出好感度界面,说道:“于慈,丁奉先现在对你的好感度还算乐观,但在下担心……在本次见面之后,他对你的仇恨值会飙升到负一百。”

于慈不是很在乎:“让他飙,我还怕他么?”

“……”

神券还是觉得可惜。

丁奉先是个烂人,但他提供的加成十分可观,精力翻倍真是谁用谁知道。

就这么白白放弃,实在暴殄天物。

于慈靠在椅背上,又说道:“今天是23号,再过两天就是天华国的国庆节,军校放假三天。我可以利用这三天满西山城的跑,我就不相信整座西山城没一个‘精力翻倍’——怎么讲,丁奉先头上长角了,他独一无二啊?”

神券思索片刻,写道:“有道理!快手摘星收录在在下的技能库中,有没有丁奉先都是一样的,换一个或许还有惊喜。”

惊喜……

于慈面上稍有不安,说道:“不是反向惊喜就谢天谢地了。”

神券继续写道:“另外还有一点,如果助战者本人死亡,他就无法再提供加成;但如果助战者失去异相,在下不确定他是否能继续提供加成,换一个人,那就不需要担心了。”

“助战者失去异相也有影响?”

“在下只能搜索和登记异相师,被剥夺异相之后,他就不再是异相师了。”神券慢慢写着,“不过丁奉先早已登记,这种情况不知道会怎么结算。神明大人给在下的说明中,没有相关条目。”

“……神明大人的说明能给我看看吗?”

“不能,在下无法调用说明界面。”

不能就算了。

于慈自己推算了一下,通幽神券的“好感度”是实时变化的,助战者给予的加成恐怕也会随着助战本人的能力变化而上下浮动。

丁奉先一旦沦为凡骨,就算伙伴关系仍在,他提供的加成多半会消失。

找另一个提供精力BUFF的助战者,势在必行。

正思索间,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女子出现在接待室门口:“于慈是吗?我带你去见丁奉先。”

于慈连忙站起来:“有劳。”

银面女子点点头,也不说话,就在前头开路。很快,于慈就隔着牢房,看到了精神萎靡的丁奉先。

“咔铛!”

银面女子打开牢房的门,站到墙边说道:“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好的。”

于慈进入楼房,站在丁奉先面前。

此时此刻的丁奉先,眼里没有丝毫生机可言。

将他双手固定在身前、防止他反抗的拘束服是多余的。丁奉先已经没有反抗的想法,他茫然的、呆滞的平躺在铁床上,一条腌入味的咸鱼都比他更有活力。

他的瞳孔映射着于慈,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真可怜啊,丁奉先。”

于慈,慢慢开口。

他脸上带着笑意,继续说道:“几天之前,你是人生的赢家。在青云军校学满五年,马上就要成为教职员工,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可是现在,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前途遭到毁灭,未来永不再来,你已经完蛋了!”

“……”

没有反应。

于慈看着手上的通幽神券,上面的好感度没有任何变化,仍然是(-25)。

看上去,大喜之后的大悲摧毁了丁奉先。

在看到“生”的希望之后,现实和夜锦给了他重重一锤,锤得他精神崩溃。

于慈对他的讥讽和奚落,全无效果。

迫不得已,于慈只能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杀招。他伸手掏裤兜,掏出一条——

黑色的半透明内裤。

“哒。”

靠着墙站立的银面女子有了反应,她往前踏了一步,似乎对于慈的行为感到困惑;

丁奉先也有了反应,他的眼珠动了一动。

这条内裤是在一位女学员的陪同下,于慈花了四十块钱买来的。

姬星野被打之前,有位学员向风纪处举报,声称自己的内裤被盗;姬星野去现场勘察,采集到一枚脚印。这位学员至今仍在校内,于慈特意让她陪同自己,去商店买了一条和当时被盗内裤相仿的内裤——

这,就是于慈现在手上的内裤。

于慈看着丁奉先,语气森冷:“还记得这条内裤吗?”

“……”

丁奉先,没有回答。

但神券上的好感度出现变化,变成了(-27)!

于慈收起内裤,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很聪明?你骗得了一时,难道骗得了一世?丁奉先,纸是包不住火的。”

(-35)!

“你难道不疑惑吗?为什么我一个刚刚入学的新生,可以成为你人生路上的绊脚石,可以发现没有人发现过的、你的罪恶,可以让你,落到这个地步!”

(-50)!

“当时,内衣大盗在校内闹得沸沸扬扬,姬星野采集到你的脚印,你慌了。所以,你把这条内裤放在刘成峰的宿舍里,谎称这是姬星野要栽赃陷害,你又声称姬星野做了完全准备,甚至伪造了刘成峰的脚印,要将他置于死地!”

(-70)!

不单单是好感度上有变化,丁奉先回光返照,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于慈!

于慈目光睥睨,继续说道:“刘大哥脾气火爆,最是讲兄弟义气;你当时是风纪处的干部,你有能力得到这些情报。可惜的是,刘大哥丝毫没有怀疑你的言辞,甚至觉得你很仗义!他认为你是专门来给他通风报信的!可恨的是,刘大哥没有认清你的真面目,你是一条豺狼!”

(-90)!

“哈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丁奉先看着于慈,目光阴毒至极。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是偶然……不是偶然……你从开学就在谋划一切,我上当了……我上了你的当!我是被你害到这个地步的!于慈,你拿命来!”

(-100)!

鲜红的光芒一闪而过,其后变化为:“丁奉先恨你入骨,你们缘分已尽,再不是伙伴了。”

谁要跟这种蛆虫当伙伴啊!

于慈看着冲撞而来的丁奉先,轻轻一推就把他推倒在地。

拘束服封印了丁奉先的所有能力,他现在不过是个凡骨,威胁不到于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慈看着在地上滚作一团,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的丁奉先,又说道:“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丁奉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认为……你欠刘成峰一个道歉,是你毁了他的前途。”

“他活该!他活该!一个傻子!自以为呼风唤雨、自以为高朋满座,结果呢?”

“结果呢?”

丁奉先目光狠毒,从嘴里吐出来不是人言,而是毒液。

“我记得很清楚,刘成峰离校的那天是个雨天。他提着行李,校门口一个来送他的都没有!他那些朋友呢?哈哈、哈哈!只有我、只有我去送他,那刘成峰可怜兮兮的,说什么‘奉先,人走茶凉、世态炎凉,只有你是我的真兄弟’,他还让我小心姬星野、不要被她报复……”

“他现在知道了吧?他的真兄弟就是送他走的人!我担心他不敢对姬星野动手,故意撩拨他,跟他说‘姬星野虽然是一年级生,但能力上丝毫不逊于你这三年级生,她家里又颇有实力,千万不要火并、千万不要火并,你斗不过她的’——果然,刘成峰就动手了!”

丁奉先看着于慈,脸上的病态的狂热。

他追问道:“喂,于慈,刘成峰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他是不是很生气?他是不是很不甘心?”

于慈面色冷漠,问道:“你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忏悔吗?”

丁奉先瞪着眼睛:“我忏悔什么?我有什么好忏悔的!于慈,你不要得意——我毁了,刘成峰也毁了,我不觉得吃亏!”

“那没事了。”

嘟。

于慈按下录音笔的按钮,抬头说道:“军校重启了当年事件的调查,我就是调查员。有你这些话,刘成峰很可能复学,丁奉先,多谢你的配合!这样,我今天擅作主张,替刘大哥做个决定——因为你今天的坦诚,当年那件事一笔勾销,他原谅你了。”

说罢。

也不管一脸茫然的丁奉先,于慈走到银面女子的面前:“小姐,你旁观了全程。如果之后有人要核实的话……能否请你做个证人,证明丁奉先是当年事件的罪魁祸首?”

当年哪件事啊!

银面女子思索过后,摇了摇头:“阁下,你的取证程序非常不正规,过程中还涉嫌诱供。我认为,你这份证据不是合法证据,我不能认可,也不会为你作证。”

“?”

啊、啊……

是吗?

你们督察局的人,很严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