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寂静江上 > 第53章 诡谲(6)

男人推开里屋的门时,阮青青正好将一件T恤和长裤叠好,和一条毛巾放在床上。

她抬起头,一眼看到男人手里的铁锤。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晃着,望向她的目光幽暗不明。

阮青青就像没看到,平静移开视线,说:“休息好了?衣服和毛巾都准备好,你先洗个澡,换身衣服。人干净舒服了,才好办正事。”

男人闻言一笑:“行。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再去办正事,我也是这个习惯。”他拿起衣服和毛巾,说:“在这儿呆着,别出房间,说不定我待会儿有事使唤你。”

阮青青露出笑:“好的。”

他走进洗手间,带上门。阮青青就真的站在洗手间门前,哪儿都没去。她垂下头,像是入了定。她若此时不顾一切地跑出去,就能看到曾曦泪流满面对她疯狂示警。

男人将衣服和毛巾搭在架子上,拧开淋浴头,锤子则卡在伸手可及的淋浴开关上。透过门上的毛玻璃,那道人影一直听话地立在原处,动也不动。男人哑然失笑,想到几分钟后,这虚伪的女人即将露出惊恐绝望神色,心中阵阵欢愉。

他只花一两分钟就冲完了澡,已经迫不及待。果然如阮青青所说,干净舒服。每次办正事前,他心中确实也有某种敬畏的仪式感,会让自己以一个最舒服的状态,投入其中。他没杀过正常女人,只是这个女人不得不杀。对于即将到来的感觉,他心存茫然与兴奋,他隐隐感觉到,今天或许是个新的开始。

他正要伸手拿毛巾擦拭,就听到阮青青在门外问:“洗好了?需不需要再温一壶茶喝?或者白开水?你还渴不渴?”

她不问还好,一问男人才觉得肚子发胀,刚刚冷眼看这女人演戏时,他倒是不知不觉喝了很多茶,还有稀粥。心里有事,澡也洗得急,还没上厕所。

“不用。”男人没好气地答道。

阮青青立马安静下来。

男人正对着马桶,微微眯上眼。满腹胀满,一刹释放,他全身都那么爽,轻轻叹了口气。脑子里也不由得幻想起待会儿杀人的场景……

粗,连续的水柱,落入马桶。

就在这一瞬间。

一股剧烈到难以言喻的刺痛,仿佛一支粗粗的钢钉,直刺进他的那个部位,一钉到底,撞进腹部,他痛得整个人都恍惚了,麻木了,呼吸难以为继,全身脱力,重重摔倒在地!瓷砖又湿又滑,摔得他晕头转向。但更痛的还是下面,他只觉得那里好像都坏掉了,没有知觉了。他就像一条被阉的狗,蜷缩在地上剧烈颤抖。

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被什么袭击了,蛇吗?刚才明明没有看到!见鬼了!他痛得生不如死!

门外的阮青青听到重重的摔倒声,双手已攥得死紧,慢慢抬起头。

一股热血,沿着她冰凉的脊背,直冲而上。

……成功了。

阮青青没有犯罪计划,也没有考虑明天,周子涵根本没有喜欢的男明星,中心也没有不装监控的后门,每一句都是鬼话。

她阮青青绝不会与狼共舞,更不会把命运交给恶魔主宰。她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和手段,深深掩埋在卑躬屈膝的讨好和自以为是的共谋之下。

更早的一切,也是假的——

通宵打扫卫生是掩饰,为了掩饰她对浴室的改装和敲打声;

曾曦的委屈求全也不是为了谋生路,而是让他以为,她们在谋的就是那条生路;

一壶壶煮好的茶和粥,也不是讨好,而是确保他会有满满一泡尿,一定会小便,踏入她提前布置好的,粗糙却有效的陷阱。

……

阮青青一把推开洗手间的门,看清了他的样子,心却是一沉——她以为他有可能会被电死!至少也会昏迷不醒丧失行动力,这样她们就能跑掉。然而,他只是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看起来受伤不算严重。

阮青青只看了他一眼,就在洗手间里快速搜寻,说时迟那时快,她抓起锤子,一锤砸落。

然而,让一个连鸡都没杀过的女孩子,去挥动锤子,锤爆活生生的人脑,真的是一件会让手指都紧张到发麻的事。阮青青也不知道,自己这一锤下去,到底用上了几成力,她听到他的脑袋“砰”一声响,没砸破,也没出血。但是他原本捂着下身的双手,转而抱住了头,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阮青青猛吸一口气,正想再落第二锤,他嘶吼一声,一只粗壮的手臂伸向空中,开始疯狂乱挡乱抓,同时正往她的方向转过身来。

阮青青心中一阵惊骇,知道完了,机会没了。且不说他在挣扎阻挡,她再落一锤不见得能砸中。搞不好锤子被他反夺去,甚至人被他顺势制住,那就彻底完蛋。

而且看样子,他马上就能重新站起来,那时候十个阮青青也不是他的对手,她和曾曦只有死路一条!

阮青青目光一扫,看到洗手台上放着的那串钥匙,一把抓起,跑出洗手间,跑出卧室。回过头,她看到厕所里那个人影,已踉跄着爬了起来。

她“嘭”地关上房门,眼明手快地在那串钥匙里找——钥匙很多,但是她之前留在里间的时间比较久,留心过门锁的牌子和钥匙的尺寸。找到了!她飞快把门打了反锁,听到他已从洗手间跑了出来,隔着门暴吼:“贱、人!是你在搞鬼!我弄死你!”

阮青青飞奔向笼子。

曾曦已经看傻了。好在这笼子阮青青看男人锁过几次,一下子就找出钥匙,又打开了锁。

“嘭!嘭!”猛烈的撞击声传来,阮青青回头看到里间的木门,正因为撞击而渐渐变形。

不好!

阮青青一把将曾曦从笼子里拉出来,用嘴型告诉她:跑!

两人冲到大铁门前,撞击声越来越强,阮青青回头看到门被撞出几道裂缝。两人只觉得心惊胆战,可剩下的钥匙还有八把,阮青青只能挑她觉得合适的试,试到第四、五把,终于解开两重大铁锁。

阮青青一把拧开铁门,山间寒凉的空气扑面而来,门口红褐色的岩壁和地上丛生的草,映入眼帘。天依然没亮,周围黑漆漆的。可时隔两天,仅仅只是呼吸到室外自由的空气,都让人想要崩溃大哭。

身后传来木门破碎的声音。两人再次回头,看到一只粗壮的胳膊从破裂的木门伸出来,去拧外头的门锁。伴随着男人冰冷的笑声:“跑!我让你们跑!一个二个都抓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要剥了你们的皮!”

曾曦吓得魂飞魄散,阮青青目眦欲裂。

来不及反锁了,会被抓到的——她瞬间有了决断,红着眼拉起曾曦就跑。

天还是黑的,丛林密布,她们只要能逃离这栋房子,就有生机!她已知道房屋另一侧是悬崖,带着曾曦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大概一两分钟后,男人推开铁门,冲出屋子,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外,还有地上的两串脚印,他露出恶鬼一样的笑。他开始往外追,时不时地甩一下头,仿佛要甩掉头部的疼痛。他的步子一开始还有些蹒跚,跑步姿势也很怪异,夹着腿。但渐渐的,他的速度就上来了,步伐越来越强健有力。他的脸色也很冷酷,亦有兴奋。他就像一只被激怒的猛兽,开始了最后的猎杀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