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斗破之古族天骄 > 第49章 药老的馈赠

月黑风高夜,一道白色的虚影在空中飘荡,看其方向,正是米特尔拍卖行。

因为之前萧炎不止一次去过米特尔拍卖行,即便没有刻意去记,以药老的灵魂实力还是将之记住了。

脑海中浮现出之前与萧炎争吵的场景。

【萧炎正在浴桶中修炼,药老从古戒中飞出。

看到药老突然出现,萧炎颇为惊讶,不知道师父怎么了,好奇的问道,“师父有什么事嘛?”

药老感慨说道,“我要去找古风谈谈,顺便问一些事情与问题,以及一些人!”

“什么,师父你要去找古风?”

萧炎神色惊愕的从浴桶中突然站起来,也不顾自己是否……

“为什么,老师你明明知道他白天刚刚羞辱过我,你这样做在意过我的感受嘛!”

萧炎气愤的看着药老。

药老摇摇头,无奈的说道,“考虑过,但是我必须要去,因为我有重要的人需要向他了解!”

“你先修炼吧,等我回来再和你细细解释!”

说完,他就化作一道残影飘了出去,独留萧炎一人站在空旷寂静的房间内凌乱。

望着药老离去的背影,萧炎有一丝懊悔,觉得自己不应该用那样的语气对师父说话的!

但他当时能怎么办,他听到师父要去找古风,心都慌了!

要知道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废物”,想要快速成长起来还需要药老的帮助!

如果没有了药老的帮助,他已经过了修炼的黄金期,而且他与别人差距如此之大,未来还要怎么追赶,更别提羞辱古风了!

他怕,怕药老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因为自己和古风比着,论对药老的帮助,他差的太远了!

古风如果用帮药老铸造身躯帮他复活,他不知道药老能否忍住诱惑!

跟着古风,药老可以说一步登天,很快就能重回巅峰,但跟着自己,说实话,他自己都不自信自己是否能帮药老完成心愿!

将心比心,如果他是药老,他绝对毫不犹豫的选择古风,但人总是双标的!】

已经离开的药老自然不知道萧炎有如此多的想法。

现在的药老,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就这样回去,但愿萧炎能理解吧!

古风不知道自己白天说让药老有时间聊聊,结果药老竟然大半夜的来找他。

所以当灵魂之力感受到药老的时候,正在和熏儿嬉闹的古风,当场愣住了。

“我艹,这药老怎么大半夜的跑过来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的玩耍了,一点人情事故都不懂!”

万一自己正在做什么羞羞的事情,这药老突然跑过来,可不就是成了事故!

想到那种情况,古风就不寒而栗,所以他很是生气。

“熏儿,你等我一会儿,一个老不羞的人来了!”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古风揉了揉熏儿的秀发,柔情的说道。

熏儿看风哥哥表情不对,也是知情达理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柔声说道,“嗯,去吧,早点回来!”

“嗯,熏儿真好!”

古风开心的在熏儿红唇上偷偷亲吻一下,然后穿衣走了出去。

推开门,看着皎洁的残月,心情很是不爽的找到了药老。

来到药老身边,不等药老先开口,古风就是一通生气的吐槽。

“药老,你说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这是干嘛呢!”

“知道的还好,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幽灵,鬼出来吓人的!”

“而且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我要是在做什么爱做的羞羞事情,你这突然出现,能将人吓残疾的好不好!”

……

古风的吐槽让药老一头的雾水,因为很多词他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什么爱做的羞羞的事,什么吓残疾,什么幽灵,这都是哪和哪啊!”

正想开口问什么古风说的什么意思,就被古风给打断了。

“你说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补偿的?”

听到这句话,药老惊愕的看着古风。

感情你前面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人话,就是为了讹诈我,你这古族少爷的风度呢。

如果古风能够听到药老的心里话,绝对会不屑的撇撇嘴,“风度,那是啥,能吃还是能喝,啥都不能,我要它何用,不如换一些利益实在!”

当然,如果遇到的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古风绝对又是另外一种想法,这自然是看人下菜碟。

“你堂堂古族的公子还会缺我这点东西?”

古风打蛇随棍上,毫不知廉耻的点点头,“缺,非常缺,非常非常缺!”

“我……”

药老听到古风的回答,被惊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

“你药老曾经可是中州第一炼药师,手中掌握的丹方可以说不计其数,而且还有一些你开创出来的独家药方,这些都是我非常缺的!”

“还有你手中的异火,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就是骨灵冷火,异火啊,多么稀有,你说是吧!”

“还有曾经求你炼药的武者同你交换的斗技与功法,这些也是好东西!”

“不过这些还不是我最为看中的,我最看中的还是你闯荡远古洞府获得能让你亲手培养的徒儿噬师的好东西!”

说完,古风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看着药老。

药老会找他,这个他能够确定,但是他没有想到药老竟然胆大到黑夜来找他。

这不是给了他使用卑劣手段的机会嘛。

人性的弱点最经受不住考验,如果是白天,他还会稍微顾虑一下,但是夜晚。

古风抬头看了一下显得略微漆黑的夜空,内心感慨道,“黑夜,多么好的环境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最是风高杀人夜嘛!”

如果药老不愿意不配合,他不介意用一些手段,直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至于后果,药老都已经死了,现在不过再死一次罢了,反正也没有人知道。

也不对,萧炎应该会知道,不过没有药老的萧炎还可能成为炎帝嘛,恐怕玄之又玄,而且大不了一起灭了呗。

这些只是古风的一些想法罢了,如果药老配合,他还是非常好说话的。

他也可以帮一帮药老,比如给他塑造一个身躯,然后中间撮合一下感情,让他赶紧回到中州和玄衣师伯完亲,最好可以生个女娃娃。

至于为什么是女娃娃,不是大胖小子,这个懂得都懂……

药老听到古风的话,以及嘴角那一闪而过的邪魅笑容,背后一阵凉意吹来。

神情惊愕,脸色难看的看着古风,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

古风看药老不说话,又是提醒了一句,“药老,你看你将我幼小的心灵伤成这样,就不赔偿一下嘛!”

语气隐隐约约有几分生硬和威胁的意味。

药老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看着古风,深吸一口气说道,“如果我不愿意又如何?”

“不愿意啊,也不如何,就是需要药老小小的牺牲一下下,很快就会结束的,而且不会感觉到疼痛!”

古风天真无邪的笑着,露出一双大白牙。

不过在药老看来,古风这个笑容如同魔鬼,不愧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小小年纪竟然就有如此城府和心机。

先是通过利用玄空子的玉佩和自己套近乎,然后利用萧炎时间得到自己的好感,接着又通过临走时的一番传话让自己心乱如麻,进一步降低自己的警惕心和意识。

这一步接着一步,步步为营,还利用人的心理,将自己吃的死死的,真是可怕的孩子。

不,不仅仅是这样,他还有第二步。

他之前利用萧炎事件取得自己好感,但是实打实的羞辱了萧炎。

这一步又是种下了自己与萧炎矛盾与信任裂痕的种子。

越想他越觉得古风这个少年心机的可怕,将人性的弱点利用的淋漓尽致。

如果古风能知道药老想了这么多,怕是会震惊的直呼内行,不愧是活了几百上千年的老狐狸。

我自己都没想这么多,也没想着你竟然这么傻乎乎的,大黑夜的就跑了过来。

我不整你一番,难消我心里的愤恨。

“那你想要什么补偿!”

药老很快就想通了,重重的叹息道。

古风撇撇嘴,道,“小孩子才做选择,我自然是全部都要了!”

“我劝你耗子尾汁,不要这么贪心,而且一些东西我记在脑子里,也没有办法给你!”

“这样啊,那没关系,你写出来不就行了!”

“反正我等的起,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啥时候写完了啥时候我再放你离开!”

“现在就把你能给的都交出来吧,特别是你曾经收养的那个徒弟不择手段弑杀师父也要得到的东西!”

古风随意说道。

对于焚决,他也只是好奇,不可能改修功法,因为他已经有了混沌决。

但他不修炼不代表不可以借鉴学习,因为金手指给的终究不是自己的。

想要成为那伟大的至上者,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走自己的路,不然只能是拾人牙慧。

不过这都是日后的事情了,现在没有实力没有眼界,还是要按照金手指给的来走。

但他可以先收集东西,广纳功法斗技学习,一步步搭建自己的框架自己的路。

药老深深的看着古风,不甘心的掏出几本功法、斗技与药方,扔给了古风。

“就这些,爱要不要,多的没有了!”

古风急忙接住东西,然后一个个查看下来,发现焚决,八极崩,筑基灵液都在里面。

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多谢师伯的馈赠,小子不胜感激,师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毕竟天色已晚,我的熏儿估计也该着急了,实在有事,等明天再说!”

说完,对药老摆摆手,然后潇洒的回去找自己的熏儿去了,独留药老在月夜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