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惑水 > 014 承欢

只一眼谢可可就挪开了视线看向沈青橘,沈青橘似是过于疲惫一路上时不时在假寐,单手揉在太阳穴上。

应该是没有看到沈嘉统。

一进到别墅谢可可就拿着睡衣迫不及待地去洗澡,沈青橘刚才那身香水味在惑水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进到密闭的车内差点被熏到,黑鸦片的尾香都浓厚至极,而这个味道绝不输于沈青橘,如果不是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绝不可能沾染。

果然是难舍难分,如若不是吧台小哥的那通电话,恐怕这个点两个人应该滚在床上,而不是陪着谢可可在这里吃着速冻饺子。

大姨妈的来的时候谢可可的胃口总是特别好,煮饺子的时候沈青橘刚好洗完澡换了家居服下来喝水。

许是闻到了饺子的香味叫谢可可也帮忙多下了几个。

直至谢可可吃完最后一颗饺子两人都再无交流,她将碗放到了洗碗机,转身的时候沈青橘定定的站在他的身后,谢可可猝不及防撞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沈青橘拽住谢可可抵在他胸膛上的手,晦涩不明的双眼注视着谢可可,“就这么迫不及待。”

谢可可扭了扭没挣脱开来,索性任由沈青橘拽着,“少爷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是你一声不吭的站在我的身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欲求不满。”

沈青橘将谢可可的手往上提了提,“大学生你也下得去手?”

谢可可轻笑一声,另一只手在沈青橘的胸口打着圈,“年轻人精力旺盛,少爷出去满足了别人,还不允许我找小男生来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吗?”

沈青橘低头看着谢可可未施粉黛的脸,小小又柔软的唇说出来的话不得他心,惩罚一般的吻了上去。

谢可可一时不察,愣了一会就将头挪开,“怎么?这几日白雪没有将你喂饱?”

“难道你被墨深喂得太饱了?”

谢可可的手抚上沈青橘下颚冒出一点头的坚硬胡茬,“可不是,所以我现在没有力气招呼你了少爷。”

犹如战场上的两军人马,却不拼武力,唇枪舌战,谁都不认输。

沈青橘将谢可可一把抱起放到餐桌上,身子卡在她的双腿之间,睡裙被挑起露出白皙的肌肤,“可你刚才的小腿勾得我挺欢,会让我觉得你还是需要我。”

谢可可的双手搭在了沈青橘的肩上,“少爷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不知道自作多情这四个字还是别多用吗?”

“或者说风月场所的人都习惯了那一套?”

谢可可的眼睛眯了迷又瞬间恢复了平时的轻佻,“少爷还不是将风月场所的老鸨娶了?您要是实在太饿现在电话白雪,我估计她会很乐意躺在你的身下承欢。”

“你需要我这样一张长期饭票。”

谢可可定住了几秒,像是想从沈青橘的眼神中看出一些什么东西,他的牟子却深得像海。

“少爷今晚太主动不像前段时日一般,我有点受宠若惊。”

“生理需求。”

清冷的一句话从沈青橘的口中说出,却不见他的眼睛里有任何的**爬上。

吻落了下来,细细密密中带着啃咬,像是惩罚,谢可可尝到了铁锈的血味。

被吻的人脸上还是那抹勾人的笑,喘着气息感受到了有东西顶在了她的大腿上。

睡衣的下摆被一阵冰凉钻入,下一秒沈青橘狠狠的推开了谢可可,嫌弃的意味一览无余。

“你......”

谢可可的脸色带着被吻得喘不过气的绯红,勾着唇角说,“我都说少爷要是饿得荒就去找你的小女友了。”

说完拿着纸巾擦拭着唇上的血渍上了楼,不久就听到了楼下传来“嘭”的一声。

啧,真着急,衣服都不换就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