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青春无怨季落情 > 第三十四章 陌青花的命运

静静的小屋,沙沙的笔触声,和着韶云清脆的讲解声。

在韶云耐心的讲解下,经过一个上午的努力,静茹总算理解了考卷的错题原委,还磨蹭着韶云帮忙解答了两页寒假作业。

静茹慢腾腾地算着题,心里一百个不乐意,韶云暗自发笑,他还真愿意看到静茹这种委屈又无可奈何,却无计可施的表情。

韶云在边上叠着纸飞机玩耍,静茹见着怒了:“你不是给我补习吗?为什么自己在旁边玩耍?”

不公平......他一玩自己也想玩啊!韶云淡然地说道:“那今天就不写了,我们去外边玩纸飞机吧。”一听这话,静茹马上扔下铅笔和本子,雀跃地跳了起来,“好呀!好呀!到外面去飞,看谁飞的高,那你也给我折一个大飞机。”静茹看向韶云的眼睛泛着光,心里盘算着,他成绩那么好要是把我的寒假作业都做了,枯燥的算术题都算了,她岂不是可以有时间玩耍了。

然而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韶云不会同意的。还是现在能玩会儿,赶紧去玩吧。

静茹欢快的拿着韶云给她叠的大头飞机,跑出院子,在空地上,用力地在机头上淬了一口唾沫,使劲地甩了出去,看着飞出去的纸飞机,没飞多远就掉头冲向自己,静茹一脸的纳闷。

回头再看韶云的小号飞机,飞的老高老远都不坠落。“不来了!不来了!我要和你换飞机。”静茹耍赖地嚷嚷着,捡起韶云的飞机不撒手。韶云撇了撇嘴角,那可是你要的大飞机,耍赖,大的飞不起来。静茹满腹幽怨的瞪了韶云一眼,抢到了小飞机,暗爽着飞了出去。

韶云无奈地捡起静茹的大飞机,重新折了一道,使机身看起来没有那么笨拙,平衡了一下机尾巴,用力地甩了出去。这次大飞机在空中飘着一直不坠落,韶云笑了。

再看静茹的小飞机,由于甩出去的力道不均匀,一头扎了下来。静茹看着韶云又把大飞机飞的又高又远,急忙跑过去抢在手中,“我还要这个!”然后狡猾地笑着跑着,小手挥舞着大飞机。

韶云哭笑不得,只好拿回小飞机,重新玩耍。韶云认真地平衡着飞机用力扔出去,还是比静茹的飞机飞的高,静茹看着着急,手里的飞机却不听话,老坠落下来。

“不玩了!不玩了!”静茹嚷嚷着,很郁闷,觉着自己总是输给韶云,特没有面子,急的眼泪快要出来了。韶云看着静茹怜爱的模样,笑着把手里的飞机扔出去,“好吧不比了。”刚想回头,却见飞机赶巧飞进了青花嫂子的怀里。

韶云夸张地吐了吐舌头,紧忙紧地跑开了几步,深怕青花嫂子着恼,责怪自己莽撞。

青花嫂子伸手接住落进怀里的纸飞机,端详了一下,抬头看着韶云和静茹。微笑着,慢慢地走过来,抓起韶云的手,把纸飞机交到韶云的手里,“玩吧,呆会和静茹到我家吃饭。”声音很轻很亲切。

午饭很丰盛,青花嫂子出于感激特意款待了韶云和静茹,自从男人去世之后,青花再没有接触过男人,虽然守了寡,多了一份寂寞,但出于对孩子的爱和公公的感激,从没有想过改嫁,怕再婚后孩子受气,继父对孩子不好自己也难过日子。青花人长得漂亮,心气也高,像一般的男人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自己本不打算嫁人了,可经过上次的骚扰事件,青花感到后怕,寡妇门前是非多,真有那一次被别人得逞了,自己可怎么活啊。

思来想去,为了杜绝村子里坏心眼男人门的非分之想,最后下了决心------改嫁。可改嫁的对象却让静茹和韶云心惊,竟然要改嫁给自己的半残小叔子。

韶云觉得青花嫂子的选择就像一朵鲜花直接插进牛粪里,心里五味俱全,她那半残的小叔子,怎么能配得上青花这样如花似玉的可人啊。

可又一想,青花嫂子的决定有一些道理,毕竟改嫁给小叔子不用离开这个家,女儿也不会被另眼相看,也对得起公公的恩情,断了别人的念想。可谓是一举两得,自己个人的幸福就落在了孩子的身上,也不做它想了。

听了青花嫂子的决定,有些愕然的静茹想了想,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这是青花嫂子的个人事情,对自己说出来算是一份信任,也想要自己在父母面前先传个话儿,这种改嫁的事情家族人的看法很重要。

嫁过来的时候是为了感恩,改嫁一样是为了不失去这份恩情。青花做到这一点,也是不容易了,现在,她孤单单地只身独坐,静茹和韶云就坐在身边。

她思潮起伏,默默地回顾着到这个家后的种种恋情旧意,她想到,她已和丈夫永远结合在一起了,他的真诚和爱情她是深信不疑的,她对他也是一片真心,他的安静沉着和老实可靠似乎是天赐之福,一个正直的妇女应该把她一生的幸福建筑在这些基础上;她相信他会永远关怀她和她的孩子的。

另一方面呢,丈夫在她的心中占据了十分宝贵的位置,从他们相识的最初一刻起,两人就显得情投意合,融洽无间,经过长时间的交往,他已经在她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凡是她感到有兴趣的事,或是她想起什么有味道的事,她习惯于和他分享,他的离去会在她整个心灵上,撕开一个可能永远无法填补的裂口!哦,如果她能够在失去他的刹那之间和他一起离开,那她会多么幸福!

然而她却不得不在他和她的孩子中间做出选择,留下抚养孩子维系这个家的存在。

韶云的理解青花嫂子的选择,那是一种高尚的品德。

吃了午饭,韶云和静茹在青花嫂子家坐了一会儿,看着青花收拾完碗筷,二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二人边走边议论着,为青花嫂子的命运唏嘘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