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苏羽的这一痛下杀手,终于将神秘人逼了出来。

没错,这个气息,就与昨天在自己手里救走周浪时的一模一样。

但有一点苏羽可以确定,对方绝对不是刑名扬!

对于刑名扬的了解,苏羽绝对不少。

甚至光凭气息,都能判断出来。

而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衣人,不论是身形,还是气质,都不是刑名扬。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女的!

“终于肯出现了是吧!想不到,在背后搞事的竟然是一只小小的狐妖!”

神秘黑衣人虽然蒙着脸,但是苏羽通过灵识观察已经看穿了对方的本体。

一只狐妖,实力不低的狐妖。

狐妖,胡媚。

她的这个名字倒是与她的身份很相称。

再看她的实力。

金丹境!

难怪之前可以从自己手里将周浪救走,这是苏羽回到这个世界之后,遇到的实力最强的高手了!

如果换作之前,苏羽可能还会忌惮对方。

可现在不同了。

昨天无意间得到了玉坠,让自己的实力瞬间提升到了元婴境。

那金丹境的高手在自己的面前,依旧是个渣!

因此,苏羽才说出了那句小小狐妖。

反观对方,因为看不出苏羽的实力,倒是并没有太把苏羽当成一回事。

“小子!你很狂妄!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但我可以告诉你,在我的地盘,就容不得你嚣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好事,我绝不能容你!”

“哈哈哈!”

苏羽一听,不禁放声嘲讽:“绝不能容我?你当真以为自己无敌了?”

“不然呢?我能从你的手里将周浪救走,就一定可以亲手杀你!不过嘛!”

“不过什么?”

“明人不说暗话!你拿走了什么东西,你自己清楚!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好家伙!

原本苏羽的口气都够大的了,没想到对方的口气更大。

这简直就没有将苏羽放在眼里,反而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说话都不带感**彩的。

到底是什么给她的这个勇气?

苏羽只是摇头冷笑:“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的记性比较差,不记得拿了什么东西。我有拿过你的东西吗?”

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苏羽摆明就是在故意装傻充愣。

“不要紧,我来提醒提醒你!两样东西!一个是你从储物柜抢走的,另一个是在我家里偷走的!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你和你家人都平安无事!”

面对苏羽的淡定胡媚同样也表现得很自然。

果然是高手对决,彼此都没有任何的惧色。

她口中说的两样东西,其实不用解释,苏羽也能明白。

一个便是魔宗圣物黑曜石,一个就是修炼灵液。

这两样东西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一旦拥有这两样东西,假以时日,提升自己的实力,壮大自己的势力,统治全世界也不是问题。

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这都是极具诱惑的至宝!

说完之后,似乎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诚意,胡媚竟然将她的黑纱面纱揭开了。

随即一个楚楚动人的性感美女便出现在了眼前。

美中有媚,媚更显魅。

如果这是一个普通人的脸蛋,苏羽绝对也会为之心动的。

这绝对是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神魂颠倒的模样,尤其是那一双极具媚态的眼睛,就像是勾魂的使者。

这一刻,苏羽终于体会到了殷纣王,周幽王,唐玄宗的快乐了。

美色当前,当真是可以让一切都置之度外的。

不过苏羽终究还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意识到,这张脸蛋看起来虽然很浑然天成,但实际上不过是狐妖幻化出来的而已。

终究在这种娇俏迷人的脸蛋下,是一副狐狸的身躯。

想到这里,再美也没了食欲。

“有吗?行,就当有吧!但我有个疑问,不知道你方便透露吗?”

苏羽稍微停顿之后,再次开口,然而脸上的表情相当丰富。

虽然这个时候两个孩子还在对方手上,但苏羽却不着急了。

通过灵识的观察,他发现孩子已经在屋子里熟睡了。

而且小白也早已经悄悄潜入进去,进行暗中保护,这是胡媚和周浪根本没有想到的。

“哦?说来听听?”

似乎胡媚也来了兴致,居然好奇的打量起了苏羽来。

“你来自哪里!”

“什么?”

突然面对苏羽的这个提问,胡媚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你来自哪里!以你的实力,也绝不可能是本土的修妖者。而且,那两样东西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

苏羽终究还是想要弄清楚对方的来历身份。

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刑名扬,可并不表示她与刑名扬无关。

一天不弄清楚这点,他心中的疑惑就一直存在。

甚至为何会穿越异界,为何会突然又回到这里,为何回到这里航班又发生爆炸……

这一系列的问题,将很难找到突破口。

“想知道?可以!东西交给我,我保证一切都告诉你!”

胡媚还是耍了一下心机,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两样东西对她实在太重要了,她必须拿回来。

“一个问题就想要交换东西,那这东西也太廉价了点吧!你觉得我有那么蠢?”

“在绝对实力面前,蠢不蠢其实并不重要!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一身修为得来不易,相信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个数!”

“对,我心里是有个数,但至少在我看来,你还没有达到那个量级!我也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不然就再没有机会了!”

苏羽快要没了耐心,厉声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但苏羽此举似乎并没有起到震慑效果,反而也更加激怒了对方。

特别是周浪,完全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只见他眉头一皱,手一挥,张口吼道:“哼!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这种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杀了他,再去他的住所搜,我就不信搜不到!”

周浪是个暴脾气,也没什么耐心。

看苏羽和胡媚两人并没有协商出结果来,他索性就直接发难。

只听得他话刚说完,手中的银白色长剑便挥舞起来,划出一道优美的十字剑诀,直奔苏羽的头顶!

好家伙!

先下手为强!

他也深谙此道啊!

然而有一说一,周浪此刻的表现与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

如果继续按照这样的速度进展下去,或许周浪他日的境界不会太低,甚至有可能追赶上自己的步伐!

这样的人,如果心胸宽广,恩怨分明,有正义感,那当然最好。

可如果心存歪念,那必将是一大祸患,绝对留不得!

既然对方已经动手,苏羽也没有必要继续跟他们在口上纠缠!

眼见剑气来袭,苏羽突然一个飞身闪躲,顷刻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苏羽已经绕到了周浪的背后!

“小心!”

胡媚不愧是金丹境高手!

本身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身上还有一套极品装备,不论是反应速度还是爆发力都绝对不是一般金丹境高手所能比的!

只见她掠过一道残影,一把就抓起了周浪,躲开了苏羽的一掌!

这与之前从苏羽手中救走周浪那一幕如出一辙。

“不愧是金丹境高手!速度和爆发力都如此惊人,实属罕见!”

对于高手,苏羽从来都不吝啬赞美之词。

尊重对手,才是更好的尊重自己。

这也是他回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那种久违的势均力敌的感觉再次出现,苏羽不但没有感到压力,反而更多的是兴奋。

越是面对强敌,越能在交战过程中提升自己,得到升华。

这就好比玩游戏,一直在青铜段位,是根本无法提升自己的,相反,多与大师王者段位的人切磋,自己的操作和意识也会得到渲染的。

与苏羽一样,胡媚见到苏羽的身手之后,也不禁赞叹一番:“你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像样的对手!能够与你成为对手,其实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说出你的来历,保证以后不再用那种邪恶的修炼方法,我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哈!你不觉得好笑吗?什么是邪恶?我用那些孩童的鲜血和器官修炼功法,这就算是邪恶了吗?那我问你,你们人类不断屠杀各种动物来烹饪所谓的美食,难道就不邪恶了?”

好家伙!

这女人的脑回路竟然还可以如此的清奇,倒是让苏羽有些哑口无言!

她说的好像蛮有道理的。

可转念一想,这根本就是在偷换概念,两回事!

“既然你们如此执着,那我只能除魔卫道了!”

说完,苏羽不再废话。

只见他突然右手一挥,一把绚丽的亮白长刀便赫然出现在了苏羽的手中。

长刀发出的亮光直接让天空中的缺月都变得黯然失色,整个大地仿佛都被照耀在了一片白亮之中,恍如白昼!

这是苏羽第一次使用出自己的兵器!

这也是绝对的下了必杀的决心!

“这……这是龙吟刀!你……你竟然有龙吟刀!你……你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看到苏羽亮出这把龙吟刀,原本不可一世胸有成竹的胡媚瞬间拉胯了。

就像是一个牛皮哄哄的军官突然见到了司令出现,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现在才知道?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