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穿越成狐狸精是什么体验 > -12- 九尾狐

涂山瑶意识微动,妖躯内的妖神也随之伸展,那娇小可爱,散发着柔和光晕的白狐徐徐展开身躯。

而她则抓住机会,一根一根地数起了这宛若白狐手办一般的妖神的尾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九条?九尾狐?’

涂山瑶忍不住挑了下眉,那大大的杏眼都微微愣了愣。

狐有尾数。

从前身获得的记忆里,涂山瑶知道,在山海界中妖狐也是有划分的。

一般的妖狐,尾巴只有一条,算是最普通的狐妖了。

其数量,在狐妖一族中比例超过九成九。

而在狐妖族群之中,也会有极少数的狐狸会生出第二只,乃至第三只尾巴。

这些妖狐,又被称为灵狐。

根据尾数,往往也称之为几尾灵狐。

比如涂山红儿,就是三尾灵狐。

这种多尾情况,在狐妖族群中被认为是返祖现象,体内有上古妖狐血脉。

灵狐比起普通的狐妖更具灵性,潜力也更高,修炼速度也更快,当尾数足够多的时候,甚至还会对其他狐妖乃至别的妖族形成一定的血脉压制。

可以说,灵狐就是狐族中天生的王者。

在妖族之中,狐妖天生妖力孱弱。

但灵狐却不同。

它们每多出一根尾巴,妖力就会增加一倍,尾数足够多的时候,甚至同境无敌,妖力之多堪比真龙。

九为极数,灵狐的尾巴最多也是九条。

是为九尾狐。

又或者说九尾妖狐,九尾天狐。

九尾狐乃是上古血脉,比真龙甚至还要高贵,与传说中的神兽青龙乃是一个位格。

其不仅妖力是普通妖狐的九倍,悟性更是奇高,学任何东西都是一点就通,能够举一反三。

与其说是妖狐,倒不如说是神兽了。

不过,九尾狐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倒是真龙,山海界还有上那么几条。

让涂山瑶感觉到讶异的是,无论是刚刚穿越后对自身状态的查看,还是读取到的记忆碎片里,前身本应该是六尾灵狐才对。

但此时此刻,妖神的尾巴却多出来了三条,成为了九尾。

不过,这只是妖神。

还需要确定一下本体。

念头至此,涂山瑶毫不犹豫,再次按照获得的记忆碎片中的运功路线,忍痛调动妖力。

这一次,是现形。

一丝丝妖力化为的雾气从她的身上升起,很快将她的身影笼罩,那雾气不断喷涌,转瞬间就将整个山头覆盖。

是妖气。

而位于妖气之中的涂山瑶,身躯则开始飞速变化!

她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抽长,绝美的脸颊渐渐前突,鼻子变尖,牙齿也变得尖利,耳朵则逐渐上扬。

洁白的衣衫渐渐化为白色的毛发,而身后尾椎处则微微发痒,隐隐有什么东西不断抽动。

而当变化结束,妖气散去,山顶巨石上盘腿而坐的绝美神女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体型纤长而优雅,毛发如雪的白狐,在皎洁的月光下散发着莹莹的微光。

猩红的眸子妖异魅惑,身后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比身躯还长,随风舞动。

不过,其中三条尾巴看上去虚幻不定,似假似真。

白狐回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尾巴,而后狐脸仿佛露出人性化的三道黑线。

‘所以……这到底是九尾还是六尾?’

涂山瑶在心中吐槽道。

但很快,她心头莫名地升起了一丝悸动,再次看向了那三条虚幻的尾巴。

‘等等……’

“我似乎……能够可以让它们彻底变得凝实……”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停不下来了。

涂山瑶当场就行动起来。

她一边吞吐月光,一边按照前身的记忆留下的吐纳方法凝聚妖元。

重新聚拢的妖力遵循着身体的本能,朝着那三条虚幻的尾巴涌去,而那三条尾巴也开始一条一条变得凝实。

一条……又一条。

不过,当最后一条尾巴逐渐开始化虚为实的时候,天空上银月消失不见了。

云层不知道合适出现在苍穹上,遮蔽了月光,且越发厚重,隐隐似有雷声长鸣。

风声四起,如鬼哭狼嚎,群山中的走兽也不安地低鸣呜咽起来。

而随着最后那条尾巴的不断凝聚,以涂山瑶化为的白狐为中心,一道隐晦的妖元波动恍然间向四周扫过……

与此同时,山谷之中。

狐云洞内外,涂山众妖正在欢天喜地地庆祝白天的胜利。

二长老涂山墨云顶着两个拐杖砸的大包,坐在石座上,乐呵呵地看着欢庆的孩儿们,布满皱子的老脸上满是欣慰。

而大长老桃夫人则拄着拐杖坐在他身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涂山红儿身穿一袭红衣,站在洞穴中央的一块大石头上。

她左手拿着一个草绳编成的美丽玩偶,右手则是一个丑陋的黑熊玩偶,惟妙惟肖,赫然是涂山瑶和熊霸天的模样。

只见这位狐妖少女摇着尾巴,一边舞动着玩偶,一边摇头晃脑地学着白天涂山瑶的话音喝到:

“自断一臂,滚!”

“或者吃我一剑,滚!”

竟然是在表演白天涂山瑶的那惊天一剑。

她的身后,几个敲锣打鼓的凡人脸色煞白,瑟瑟发抖地看着一窝的妖精,绝望麻木地配合着她伴奏配乐。

赫然是白天给黑熊精吹婚乐的那几个倒霉蛋。

周围,则是兴奋的大小妖怪们,或是啃食着血食,或是高举着破破烂烂的武器,嗷嗷叫着朝表演的涂山红儿喝彩,时不时发出阵阵欢呼。

就连那些没化形的小狐狸们,也叽叽喳喳,抓耳挠腮,就差没把激动兴奋写在脸上了。

“好!”

看到涂山红儿表演到精彩处,一剑斩了那黑熊精,就连二长老涂山墨云也忍不住发出一阵喝彩。

不过,当他转过头,下意识看向一旁兴致缺缺的大长老桃夫人时,却微微一愣。

“怎么了?夫人,你有心事?”

涂山墨云问道。

桃夫人从涂山红儿身上收回视线,眉间闪过一丝忧虑。

她回头看了一眼空落落的王座,叹道:

“咱们在这儿庆功,可王上却不在,不知道为什么,老身这心里总是觉得不踏实。”

涂山墨云愣了愣,笑道:

“红丫头不是说了吗?王上是去修炼了,你也不是不知道,王上一直都是喜欢苦修的性子。”

“真是去修炼了吗?虽然白天王上赢了,但我总觉得她看上去状态有些不对,你说……王上的伤势,真的好了吗?”

桃夫人忧心忡忡地说道。

听了这话,涂山墨云那长长的白眉也皱了皱。

他沉默片刻,说道:

“你这么说,其实我白天也有过这个猜测,不过……王走的太快,又说没有要事不准去打扰,我也不敢多问……”

桃夫人一声长叹,眉间忧虑更深了:

“虽然白天一战胜利,但王上却没有选择趁着这个机会追击……”

“哪怕我命令孩儿们将黑风寨一扫而光,可王上不出面,终究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心生猜测……”

“老云,现在的涂山,可经不起折腾了,你也不是不知道王上的性子,万一王上伤势并没有好,万一王上是强撑,实则处于强弩之末,那可如何好……”

听了桃夫人的话,涂山墨云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去。

他望向了空空的王座,神情也担忧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宛若洪流一般的威压从山洞外扫过……

被那无法抗衡的威压扫过,正在表演的涂山红儿啪嗒一声摔在地上,摔了个狐啃泥。

群妖也如同割麦子一般,在那恐怖如山岳般的力量前纷纷跌倒在地。

就连桃夫人和涂山墨云两位妖婴境界的强者,竟然也一个趔趄,一屁股从座位上滑坐在了地上……

艰难地抬起头,感受着那自山顶而来的,宛若源于灵魂的威慑和压迫,两位狐族长老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惊骇。

“这个气息……是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