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的小宝贝儿,好久不见,还是这么可爱。”宁娴在外甥女身边坐下,一双做了精美美甲的手,捏上有有小朋友白皙粉嫩的脸蛋,“长个了。”

“小姑。”有有小朋友顺势抱了她一下。

这时候的小姑对自己还是真心喜爱的。

“小弋还没回来吗?”宁娴老公方晋问。

“刚打来电话呢,说在路上,赶回来吃年夜饭。”顾溪荷回道。

“他今年这么忙啊。”方晋笑道。

“谁知道他在忙什么,已经几个月不着家了。”想到儿子,顾溪荷又头疼了。

“不是在拍电影吗?拍的怎么样了?”宁娴问。

“等下你们在家多坐会,等皮皮回来了自己问他,我们是不知道的。”顾溪荷。

皮皮是宁少爷的小名,如今也只有他妈敢这么称呼他。

“妈妈,我们今天等小舅舅回来了再回家吧。”方涵比有光大半岁。

她平日里常来外婆家,比宁有光这个暂时住在外公家的宁家嫡亲孙女来家里还要勤。

对宁家也比有光更熟悉亲近些。

她最喜欢的就是俊美又有趣的小舅舅。

“老公,你说呢?”宁娴把问题丢给老公。

“行啊,都好。”方晋点头。

“哇,那我等下可以看到小舅舅了,太好了。”方涵。

有光看到小表弟盯着自己手里的胡萝卜玩偶看,顺手递到了他的怀里,小家伙可开心了。

“谢谢有有姐姐。”方淮今年5岁,和夏玳小时候一样,是一枚白胖的小包子。

“弟弟,我们家也有这个玩偶啊,怎么没看你玩?”方涵见到弟弟和表妹的互动,插声。

“我们家是我们家的,这是有有姐姐给我的啊。”方淮抱着大大的胡萝卜玩偶,一脸认真道。

“不都是胡萝卜玩偶,有什么不一样吗?”方涵一脸无语。

“当然不一样啦。”方淮一脸你不懂的表情。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宁娴在一旁笑。

“有有姐姐,你吃奶片吗?我口袋里有。”方淮和姐姐不一样,外婆家他最喜欢的是这个不常见的小表姐。

“不吃啦,谢谢淮淮。”有光柔柔的摸了摸表弟晃动的小脑袋。

小孩如果不长大多好,就会一直这么可爱下去。

“妹妹,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方涵问有光。

“昨天来的。”有光。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方涵。

表姐这话一出口,有光就发现对面奶奶的脸色淡了。

“回哪个家?”她笑着反问。

“你自己的家啊?”方涵。

“这就是我的家啊。”

“啊,我还以为你妈妈那里才是你的家呢。”方涵歪着小脑袋,一脸天真的说。

“涵涵姐,谁告诉你,我妈妈那里才是我的家啊?”有有小朋友一脸天真的反问。

两个小朋友你来我往的聊着,在场的大人虽然没参与,却也分了心神关注着。

“涵涵,妹妹妈妈的家是她的家,这里也是妹妹的家哦,她有两个家,随便哪一个都是她的家。”宁娴适时纠正道。

“哦,妈妈,我知道了。”方涵乖巧点头。

有光对表姐和小姑笑笑,转头和表弟说:“我想去外面玩会儿,你去不去?”

方淮小朋友当然就很是开心的跟着表姐出去玩啦。

等两个孩子走后。

宁娴对顾溪荷说:“妈,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就别看了,省的心情不好。”

“是我想看的吗?还不是这些个媒体,一天到晚放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不看不就得了吗?”宁世钊端起杯子,饮了口茶。

“我看之前晓得上面出些什么东西啊?”顾溪荷气闷。

“让工人拿去收了,等下弋儿回来看到也不舒服。”宁世钊每天早餐期间都会看会报纸,对于前儿媳的新闻还是知道些的。

“你以为他会不知道?”顾溪荷。

“他知道归知道,我们也不要让这些东西继续扫他的兴了,大过年的。”宁世钊。

顾溪荷想了想也是,招来工人。

“把这些收下去吧。”

等工人把报刊杂志收下去后。

顾溪荷跟在场的众人说:“我有个想法,大家听听觉得可不可行。”

“你是打算?”宁世钊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

“我打算把孩子接回来。”

“接回来也不是不行,可也要看顾及下夏家人的态度。”

“那我不管,她夏犹清都有对象了,孩子肯定不能再跟在她身边的,我们宁家的孙女总不能以后叫别人爸爸吧?”

“我没意见,等下问下弋儿吧。”宁世钊倒没有顾溪荷那么多小心思。

不过他觉得自家孙女还是回家来比较好。

“你们呢?”顾溪荷转头看向两个女儿。

“有有回来当然好啊。”宁婉很喜欢小侄女,和前弟媳的关系不远不近,不发表评论。

“我们没什么意见。”宁娴和方晋互看了一眼。

宁弋下午三点多回家,人又瘦又黑,一脸胡子邋遢,看的顾溪荷这个当妈的既心疼又心塞。

“小舅舅你回来了。”方涵见到小舅舅进门,第一个迎上去,扑到了他的身上。

宁弋一把抱起她。

“重了,高了。”他笑道。

精神头倒是极好的。

“小舅舅好久没看到我了,我长大了一点点嘛。”方涵抱着宁弋的脖子撒娇。

“是是。”宁弋哈哈笑,眼神落在了沙发上坐着的女儿身上。

“好了好了,这么大了,就别赖在小舅舅怀里了,小舅舅一身灰尘,你也不嫌脏。”宁娴笑着打趣。

“嗯……”方涵捏着小鼻子,略嫌弃的对宁弋撇撇嘴,“小舅舅是有点臭臭的。”

“那我先去收拾下。”

宁弋放下外甥女,来到女儿身边。

“爸爸去洗个澡,马上就好。”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