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禾与潇潇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十二点了。

一路上,当着苏叶的面,她没好意思数落魏禾,可这会儿已经到家了,她直接就把魏禾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但迎接魏禾的却不是柔情蜜意,而是狂风骤雨。

“魏禾,你厉害了啊,你知不知道自己还受着伤呢?幸亏是把那女孩儿救回来了,没给人家警察同志再添个麻烦。”

“嘿嘿,知道啦,知道啦,我这不是正好赶上了嘛。”魏禾心虚的笑了笑,然后敷衍了一句。

他没敢把异能的事儿告诉潇潇,不是不信任她,而是异能这事儿,实在是有些过分奇幻了,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惹上什么麻烦,她知道的越少,到时候自己真出了什么事儿,也不至于牵连她太多。

“是啊,今天我们家魏禾可是大英雄呢,连着英雄救美了两次。”

“别说我,你遇见这事儿,还不是一样。”

潇潇沉默了一下,然后才一脸认真地说到:“我也不是反对你去救人,只是心疼你。不说这个了,我给你弄点儿吃的,然后早点休息,明天我请个假,陪你一起去看看那个妹妹。”

说完,她便起身,准备去弄些吃的,两个人可是到现在还没吃上晚饭呢。

“呃……”

提到去看钟灵,魏禾一下就难住了。

“怎么?是不是人家要以身相许,然后你还答应了?”

“没!怎么可能!我只是认她做了妹妹。”

“那你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干嘛?”

潇潇虽然做出来一副盘问魏禾的样子,但她对魏禾太了解了,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这么问他话,一是两人之间的习惯,再就是的确对他的反应有些好奇。

“我说实话,你可不许打人啊!”

“说!”潇潇正要切些葱花炝锅用,听见魏禾这话,便扬了扬刚拿起的菜刀,凶巴巴的说到。

“我看到楼顶站着个人……”

为了掩盖异能的事儿,魏禾谎称是自己看到了钟灵要跳楼,其余的过程,他则是原原本本的对潇潇讲了一遍。

“这么说起来,我倒是让你给弄死了?”

“咳咳,我当时马上就对她说实话也不太合适吧。”

……

吃完饭,魏禾和潇潇互道了晚安,就回了各自的房间。

魏禾也曾想过把生米煮成熟饭,可让他无奈的是,潇潇一直是拒绝的,一定要等到她穿上婚纱的那天。

回到房间,魏禾从书架上的盒子里拿出一块古老的怀表,然后就拿着它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是它让自己拥有异能的吗?

这块怀表是爷爷留给他的,那天魏禾刷了刷新闻,在看了一个视频之后,便思念起自己的爷爷。

然后就拿出了这块怀表,珍惜的摩挲着它,怀念着小时候爷爷带他时的一幕幕。

不知不觉间,脑子里的画面变得越来越清晰,他仿佛忽然感受到了阳光落在身上的温度,也感受到了有微风滑过脸颊。

记忆里的画面似乎一下变成了现实,当时只是短短的一瞬,然后魏禾就沉沉的睡去了。

这导致他曾一度以为,自己当时只是不小心睡着了,又做了场梦。

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前了吧,魏禾当时并没有想太多,甚至都没有在意醒来后身体莫名的疲惫。

可从那天之后没多久,他便经常会发生一些类似的经历,每次都和之前一样时间很短,但经历的多了,也渐渐地引起了他的怀疑。

直到有一次,魏禾抓住了那一刹那的机会,推了小时候的自己一把,然后自己脑子里,就多出了一段被鬼推的记忆,这才让他确认了时空回溯这事儿的真实性。

但也正是那一次,让魏禾昏迷了整整半个月之久,连医生都对他做出了不可逆昏迷的诊断,那次可把潇潇吓坏了。

想着想着,魏禾便沉沉的睡去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魏禾刚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桌子上放了一只保温盒,下面还压了一张字条。

走过去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我去上班啦,你早点去医院,别让妹妹饿着肚子。

ps:敢乱动小心思,老娘绝对让你断子绝孙。”

之后的很多天,都是潇潇准备好早饭,魏禾给钟灵送去,再陪上她一天。

日子重新回归了安逸,魏禾则舒适的重新做回了咸鱼。

但命运却似乎并不愿让他这样。

这天,魏禾刚走出医院,准备顺路去接潇潇下班,正要伸手拦车,一个男人突然伸手抓住了魏禾的手腕,很无礼地拦下了他。

“你是魏禾?”

魏禾很厌恶这人的行为,又见这人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一身装扮更是不伦不类的,便敷衍的回了声不是。

没想到那男人却摸了摸兜,掏出了一部破破烂烂的手机,折腾了半天,才怒吼吼冲着魏禾的说到:“别骗我了,你就是魏禾。”

“我真不是魏禾。”

魏禾见这人似乎有点憨憨的,便想着试试能不能忽悠过去。

结果,那男人差点就把他那破破烂烂的手机,怼到魏禾脸上。

“还不承认,你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呃……,好吧,我是魏禾,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有什么事儿好好地说。”

那男人果然有点憨憨的,听见魏禾承认了,便放开了手。

“跟我走一……”

“时空——回溯!”魏禾可不管他要干什么,任何乱七八糟的事儿,他都不想参与,也没兴趣听。

他选择了回溯到十分钟之前,异能的发动时间很短,那男人连话都没说完,时空就已经转换了。

这时魏禾还在电梯里,正在去往医院门口的路上。

不行,不能走大门了。

下了电梯,魏禾决定走医院的侧门。

结果他刚到侧门,又被一个人拦住了,这次是个女人,很妖艳的那种。

她不像那男人一样粗鲁,而是离着魏禾还有几步距离,就娇声娇气地跟他打起了招呼。

“嗨~~!达令!”

这要放到平时,魏禾也就从了她了,可有那粗鲁男人的前车之鉴,魏禾立刻就察觉出了不对,当即就发动了异能。

他只回溯到了8分钟之前,这时,他刚刚走出电梯。

魏禾决定这次哪个门也不走,难保医院其它的门不会有人守着。

他不想去尝试,赌运气的话,大概率会让他白白浪费一次异能。

好在医院的墙很矮,所以这次他打算翻墙跑。他就不信了,这么大一个医院,他们还能把这里全围起来不成?

嘿嘿,还想抓我?我特么可是时空逃跑大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