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八荒炼体术 > 第二十五章 紫萱的恐怖实力

只见,那闪电貂在驯兽师的授意下,身形微微一动,直接化为一道白光,围着小女孩闪电般飞奔。

紫萱站在中间面不改色心不跳,丝毫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突然。

那灵貂化为一道魅影,从侧面的一个角落飞速袭来,沿途带起一道道残影。

恐怖的速度,比狼王足足快了三成不止。

眼看那锋利的爪刃,就要落在小女孩的脖颈之上。

恰在这时。

嗡!

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紫萱的周身奔涌而出,直接锁定那赤尾闪电貂呼啸而去!

恐怖的气息袭来,犹如泰山压顶一般,使得灵貂身躯猛然一僵,一股淡黄色的污秽不受控制地排除体外。

与此同时。

一只稚嫩地小手闪电般探出,死死地扼住那赤尾闪电貂的咽喉。

诡异的一幕出现。

那巨貂停滞在半空,身体僵硬,头低尾高,完全脱离地面,其眼眸之中尽是惊恐之色。

而将其托起的居然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那脂玉般的俏脸之上笑容灿烂、天真无邪。

要知道这灵貂的身形堪比骏马,骨肉精壮,整体重量已经超过两千斤!

就这么被一个娃娃举着!

“傻貂,不是我要杀你,只怪你跟错了人,非得跟大哥哥过不去!”

“拜拜了您嘞!”

言罢,小女孩右臂陡然发力,直接抡起那赤尾闪电貂,猛地朝着另一侧甩去。

那巨大的身形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如同流星一般狠狠地砸落地面。

强大的惯性使得腹腔内的大部分内脏和污秽,都朝着后腹部涌去。

而其腹部的后门所对之处,正是那姬家人的所在方向。

嘭!

沉闷的爆响传来,鼓鼓的肉身陡然炸裂,无数的肠道、内脏暴掠而出,直奔姬家众人。

众人见到一个小女孩爆发出如此恐怖的蛮力,哪一个不是惊愕得张大了嘴巴?

完全没有料到,这一挥之下,会有如此神威。

唰!唰!

无数的肠道裹挟着大量污秽呼啸而来,直接给姬家人来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新鲜貂瘪汤!

貂皮炸裂,大量的白色毛发粘连在众人的身躯之上,场面异常诡异!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愣住原地,任谁也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直到那稚嫩的声音响起,满含歉意!

“对不起,大哥哥,这貂皮好像不太结实,没办法给你做围脖了。”

“没…没关系。”夜欢有些失神地回了句,内心之中犹如惊涛骇浪般翻涌。

扪心自问,这一击就算是自己上场,也决计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

这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女孩,力量居然远超自己!

反应过来的姬家众人登时俯身在花丛,大吐特吐起来。

姬浩达硬生生从口中拽出两尺多长的肠子,干呕几声,回味无穷地道:

“臭丫头,这闪电貂是我族从小养大的魔兽,花费了无尽的心血,你居然敢把它杀了!”

“有本事留下你父亲的姓名,我一定要登门讨回这笔债不可!”

少女闻言冷冷地瞥了老者一眼,淡然道:

“我父亲叫谛擎天,姑姑叫谛谪仙,有本事你们就去找他们讨债吧?”

“呸,无名的鼠辈,苍澜大陆玄圣阶以上,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号人,我还以为是什么大家族的小辈!”

“受死吧!”

确认这女娃娃没什么大来头之后,那姬浩达陡然出手,双臂抡起一柄巨斧,直奔对方的头颅。

这四阶闪电貂价值不弱于一位玄王强者,若是不把这娃娃杀了,他回去根本没法交代。

一旁的叶剑南早就料到对方会出手,身形一个飞掠直接横在紫萱身前,手中一柄巨锤抡起,与那巨斧对轰在一起。

那姬浩达也料到夜剑南会出手,因此也动用了全力,二人均是毫无保留。

轰!

剧烈的炸响传来,声音响彻整个天狼城。

强大冲击波,将诸多实力弱小者都掀翻在地。

嗖!

一道人影倒飞而去,手中武器也脱手而出,将一间厢房砸出个大窟窿。

定睛望去,后退之人却是那姬浩达。

这一击极为恐怖,他足足分出数十丈外才勉强站定身形。

强大的劲力直接震得他双臂痛麻,完全失去了知觉,潺潺的鲜血顺着手臂滑落,洒落在地。

而夜剑南却傲然立于原地,只是退了数步而已。

两人修为高下立判!

夜欢见状面色阴沉地道:

“老匹夫你这是何意?才输了两场就急眼了?你以后改名叫姬眼吧!”

“七八十岁的人了,对一个六七岁的娃娃出手,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三局两胜,我们已经赢了,拿出十万金币,赶紧滚蛋!”

那姬浩达听到这话,差点没恨得把后槽牙咬断,这是一个普通的娃娃吗?你见过一击斩杀四阶魔兽的娃娃吗?

他愤恨地瞥了夜欢一眼,怒声道:

“着什么急?说好的三局两胜,不是还有一局没打吗?”

“你们杀我一人一兽,这个亏我姬家不能白吃,有本事下一局你上!”

“只知道逞口舌之利的鼠辈,我看你就不是夜家的种!”

夜欢闻言缓步而来,直截了当地道:“如你所愿,这一局我亲自上,叫你的人上场吧!”

此言一出,那姬浩达朝着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使了个眼色,后者大步走出,隆声道:

“夜欢,我来与你一战!”

强横的气息释放,居然也是玄王初期。

“且慢,你上没关系,先把话说清楚,你这年纪,至少也是个姬家二代。”

“这羊群里突然跑出个驴来,得有个说道吧?”

一旁的姬如霜见状急忙上前,肃然道:

“你是外宗的姬穆长老吧?我小时候见过你,你明明是二代级的外宗长老,怎么能不顾身份,和三代的小辈交手呢?”

听到这话,那老者又羞又恼,训斥道:

“姬如霜你少血口喷人,我早就拜了大长老为义父,如今是三代族人!”

“夜欢别墨迹了,你若是怕了我,甘愿做缩头乌龟就直说。”

夜欢见状扫了那老者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

“我就说嘛,大长老取了个如此霸气的名字,怎么会只有一个儿子?”

“除非算命先生有先见之明,缺什么补什么!”

闻听此言,姬浩达当场炸裂,“姬穆休要和他废话,杀了他!”

后者闻言直接掏出一杆战枪,朝着夜欢暴刺而来。

夜欢冷哼一声,也掏出拳套,诡异的身法施展,与之硬撼在一起。

眼看战枪袭来,蕴含万斤之力,夜欢却是不闪不避。

“蛮荒拳!”

三百余斤的拳套闪电般挥动,恐怖的力道如同流星坠天一般凶悍。

嘭!

拳枪相接,清脆的炸响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