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玄阳问鼎 > 第七章 阵前显身手

众人见争执作罢,各宗派世家拿出手法准备闯一闯这秘境阵法。

张正远远瞧去,用强大的神识感悟,竟觉秘境里面气息有一丝熟悉,心道,看来无论如何也得到深处一探究竟。

“正哥哥,你瞧那三道门,好生奇怪,居然朝向各不相同,间距也不相同。”韩灵儿远远看去。

“灵儿,那是刻意用伏羲八卦设的位置,所以外表看来奇异。”张正道。

这些话语被那远远的天机阁老妇人用灵力听了去

“没想到,那李家的小子居然还是个阵法师,不错不错!”

“前辈,传闻秘境呈现前,此处河流干涸,整座小型秘境被迷雾气息隐藏,哪怕走过路过也只以为此处是一处废弃荒山。只是不知为何最近迷雾消散,居然灵气冲天,一下出来了秘境。”李天基解释道。

张正心道,看来神识感悟没错,此小三千世界灵气正在复苏,怪不得自己初到此界觉得灵气稀薄,那是相对于大三千世界而言,之前应该是整个小三千世界受到了灵气压制或者封印。现在复苏就意味着,更多的强者可以借此突破,只怕天道法则也要因此而变,发展下去的话那时又会诞生一个大三千世界了。

只是天道变更何其容易,如果在这变革期,被混沌虚空的生物盯上那将带来可怕的整个小三千世界的灾难,只是现在这些人修为都太低,眼界也底,根本不知道迎接他们的将是灭世的危险。、

而作为历经两世的强者,张正自然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危机感强烈,只有快速恢复自己实力方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张正收了心神,定睛瞧清那阵法,但见此秘境有三道门,呈半圆弧状内向内凹显。门前环绕护城小河,需通过三座桥梁方能进这三道门里。

那三座门的方位竟是依据开天始祖伏羲的八卦而设,左门为申位,中门为子位,右门为辰位,这分明是天阶级别水灵困龙阵,以他目前玄阳二重的实力是布不出来这阵法的。

而三座桥桥上分别设了连环小型杀阵,每一个阵需要将阵眼拔除,但有一丝差错则前功尽弃,阵法自动复原,同时会爆发出超过地仙级别的能量将闯阵之人轰杀。这就是有点类似各大宗门的守护阵法了,也不知是何人设了如此高阶的阵法,越是这样越让人遐想秘境深处的机缘宝物了。

只见此时酉山学院的长老似乎也是名阵法师,他们距离右门最近,则是最右边的桥为突破口。

但见他带领了两名学生,分别按他指示,跳入阵中。每人催动灵力,竟逐一的寻到了阵眼,小心翼翼的拔除。

最左边的酉山城另一修行家族南宫家也派出了阵法师从左侧试探,只不一会儿,有一人犯错,那杀阵启动将南宫家一弟子击杀,而另一阵法师似乎用了法宝快速向后瞬移躲过了一劫。

天机阁,逍遥谷,阴风公子,青阳宋家等几派人则默默观察,伺机而动。

“李家主,不如你我两家联手,从这中门进入如何?“王元向李天基道,实则打的让李家先去充当炮灰的主意。

那李天基瞧了瞧张正,回道:“求之不得,不过我们小小李家并没有阵法师,还请王公子先行。“

“哼!“王元身边的灰衣老者不屑一声,带了方才受伤的王权和一弟子来到中桥前,竟快速的找到了隐藏在桥两边的阵眼,不一会儿就把桥上杀阵清理完毕。

“这酉山王家出手就是不一样,看来这位老前辈是一个高阶阵法师。“逍遥谷的黑黑寡妇道。

“此次我王家将率先破了这小小阵法,届时这秘境宝物也理应我王家多拿。“王权说道。

不一会儿,最右边的“辰”门也在酉山学院牺牲了2名学生的情况下拔除了桥上的小型杀阵。

而南宫家最为强悍,在刚刚受挫后,竟跳出一少年公子跳进了阵法,无视阵中规则强行冲进阵中。众人正惊讶这南宫家人自杀式的冲阵,却见阵法启动光芒片刻,那少年浑身着了铠甲,竟强行破了这小型杀阵,也来到了“申“门。

“这是南宫家族少主南宫羽,居然拿了家传之宝,混沌圣凯,看来南宫家为了这个秘境下了血本。传闻混沌圣凯,只认南宫家族血脉,启动后能阻挡地仙境的攻击,不过每使用一次,耗费巨大灵力,需要用诸多灵石补充滋养。”

李天基悄悄的跟张正说道。

“看来,这桥上杀阵也不过如此!”青阳宋家的一名长老道。

张正心道,这才第一道菜,真正的挑战就在那三门呈三角所组成的水灵困龙阵,他快速的用灵魂神识望去,清晰的看见申位,子位,辰位三处显现的阵眼,而水灵困龙阵的难处在于龙为九数,意味着还有6个阵眼要会依据从左向右逆转的方向分别落脚,需要不断试探出剩余2组阵盘。

但见南宫羽继续使用混沌圣凯第一个冲进去,他这一试探,第一个组阵盘显现,已被张正发现在左边,光芒稍纵即逝。却见南宫羽来不及逃离,已被申门所困,无法逃脱,只见他痛苦不堪的样子,可见压力不小。只怕这圣凯灵力耗光之时,就是他身死之时。

“快救少主!”两名弟子冲进阵中瞬间被阵法绞杀,魂飞湮灭,众人见了骇然。

那‘子’门与‘辰’门几名弟子瞬间被光芒绞杀,两名长老落荒而逃。原来这三门竟是联动阵法,一门出错,全部遭殃,不过一门破解则全部破解。

王家灰衣老者侥幸逃过一劫,仍心有余悸,在王元身边低语了几句。

“各位世家,今天我们前来此处寻机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恳请各位救我家少主。”南宫家一位长老诚恳向众人拜谢道。

但见阴风公子,逍遥谷黑寡妇纷纷使用攻击法宝,欲将困扰南宫的光束击破,奈何毫无效果。

张正此刻已从申,子,辰三门的动静中瞧清了方才隐藏的2组阵眼,纵身一跃,跳入阵前。

启动玄阳诀,见他双指一点两化,迅速拔除申门三个阵眼。

南宫羽见状,利用张正制造的空隙,赶忙逃离阵法,向张正投以感激目光。

说时迟那时快,张正向上翻跃而起,避开阵中杀机,又迅速拔除了显现在三门的明眼。

张正心中暗叫不好,原来最后一组阵眼竟会自己移动,这可不妙,若有差错,这地仙级别的攻击不死也重伤,额头已是出了冷汗。但见他左闪右躲,踩在阵中躲开杀机。

“不好,那最后一组阵眼居然是一组移动阵眼,小子危险了!”天机阁的老妇人道。

“师傅,他有危险吗?”孟婉青问道。

“这阵眼已错失,倘若他放弃重来,则应当无险,只是所有阵眼将被重组。若他继续寻找,一旦出错,必然难以逃脱!”那老妇人道。

王元心道,倘若这张正死在这阵法中,倒也是好事,当是赎了犯我王家支脉的罪。

那韩灵儿瞧的紧张不已,手心捏出汗来,却比自己在那阵中还要紧张。此刻她真想叫心上人赶紧脱离阵法,但她心知张正为人,向来都不服输,值此念头上来也瞬时做罢,只得心中不断祈祷。

但见张正灵机一动,向‘辰’门推一掌,那阵法杀机涌来,却也显出了阵眼。他艺高人胆大,瞬时躲开第一波攻击,瞅准那阵眼连拔三眼,这水灵困龙阵已被他破了。

众人见状,暗暗陈赞。用攻击之法逼迫阵眼显现,只一瞬间,一不小心就被击杀,还要趁势拔了阵眼,这有勇有谋的手法怎不叫人称奇。

“好,李家张长老果然气概过人,南宫羽佩服!”却是刚才被他所救的南宫羽第一个陈赞!

“此子有勇有谋,还是觉醒之魂,果真不错!”天机阁的老妇人道

李家众弟子投以崇拜的目光,在他们眼中,当下的张正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这水灵困龙阵却是被我李家所迫,王长老,依你所言,我李家也当多分这宝物了,哈哈!”李天基捋着胡须笑道。

哼!王家长老当作未闻。

王元心道,看来这张正还不是一位普通的阵法师,难道还是高阶阵法师,不可能,绝无可能。心高气傲的他自是无法接受,当前这年轻人,他才不管什么觉醒不觉醒。

“少主,此子不能留,如此觉醒的天赋,一旦成长起来,恐怕西州再无我王家立足之处。”

“只是我看他这实力怕已超越了你,要灭其谈何容易。”王元有些担忧道。

“不,我方才使用我王家秘术探测过,这张正与我应当同一境界,不过少主忘了老奴带了那件法宝。”灰袍长老阴笑道。

“是吗?那感情好,待你我进入秘境伺机而动。”王元会意笑道。

阵法已消除,众人分成几派,各自从不同的门中进入。

张正带着李家众人随中间的‘子’门而入,那王家众人,也在李家进入不久后随后跟了进去。

天机阁的老妇人与孟婉青低语了两声,随机也向‘子’门而入,那南宫家族,阴风公子与逍遥谷从‘申’门而入。青阳宋家,酉山学院的弟子则随‘辰’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