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卫一与尚小君两人早就在宫外等得不耐烦了,两人虽非常人,但要说有百分百把握,肯定不现实。

南国中确有他们的不少暗桩,甚至宫中大员也有些买通的人,但要动用,就一定会被怀疑,轻而易举暴露出来。

所以,不到万不得己,那些经营了几十上百,甚至是上千年的暗雷传统线,是不可能轻易动用的。

除非……

聂小楚一摇三摆的出了宫门,老早就瞧见两人在左右来回走动。

“哟!不好意思,让您二位久等了!”聂小楚老远就打招乎。

”事情办成了?”尚卫一急忙闪至聂小楚的身旁,后又觉不妥,有失了身份。

连忙定了定神,调整语气,不紧不慢的道:“看来,聂老弟是大功告成了?”

聂小楚面露难色,慢吞吞的道:“成是成了,可没想到这位女帝不仅年轻,漂亮,风……那啥的,而且还贪财的不得了。”

“怎么说?”尚卫一淡谈问道。

装,尽管装。

聂小楚也不点破,沮丧的说道:“要进去,可以,但眼下南国财政危急,急需大量银钱,所以……不论何人,先钱,现钱,起底价,黄金,十万两!”

……

尚卫一听了,眉头暗皱。

两人出门,身上现钱怎么会带那么多,以为带了黄金五万两,足以横着走遍中天大陆,用的不缺,仅仅吃住,能消耗多少?

没想到这南国的女帝会玩这一出?

见钱眼开?

也不怕掉了堂堂帝王的身价!

“看来,两位是暂时手头上不方便,没关系,下次,下下次或许还是有机会的!“聂小楚眼皮一垂,口气一变,就如同与陌生人进话一般。

这小子,翻脸不认人!尚小君虽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口中却哈哈一笑。

道:“聂兄弟有所不知,我们出门急,你以所带银钱并不多,仅区区黄金五万两,实在是令人汗颜!”

话锋一转,又赔笑道:“您看,这来都来了,我们也挺不容易的不是?如果聂兄弟手头方便的话,可否方便方便?”

“当然,我不会让聂兄弟吃亏的,必以宝物相交换!”

“哦?”聂小楚懒洋洋的哼了一声,一副浑不在意的表情。

“觉醒液一瓶,等同九品,顾名思意,此物对血脉觉醒有莫大好处,而且,这种等级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就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尚小君有些肉痛,这可是只有皇家才有的宝贝啊,就是以他的身份,也是不可多得。

“有那么神么?吹得吧!”聂小楚一脸不屑。

“不如让在下瞧瞧?”不知什么时候,小和尚也凑了上来,一脸惊喜的问道。

尚小君是认识他的,知道他和聂小楚是一起的,也就不再二话,直接拿了出来,交与小和尚。

他倒也想扔过去,但此物太过珍贵,生怕出任何闪失,只得小心翼翼。

小和尚揭开瓶塞,闻了闻,脸色大喜。

这玩意儿他用过,只不过最好的也不过五品左右,还花了不少钱!

九品,能将任何人的血脉唤醒到百分之五十的效果。

换句话说,祖先有什么能力,唤醒后的人就能有一半机会拥有那些能力。

这种功能很变.态,很强大!只要后人能够有足够的悟性和战斗经验,前途甚至可以超过先祖!

这等于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发展啊!

可惜,只有一瓶!

小和尚两眼放光,连道不错不错!

“这灵液,我换了,尊驾想要价几何?”小和尚有些激动。

聂小楚暗骂,真想拿耳刮子给他几下!

还九十多岁的有道穿越者!屁!一点定力都没有,自己的讹诈马上就得贬一下值了!

“老兄,人家就这一瓶破水,要价黄金十万两,你钱多的烧的呀?一瓶,你用还是我用,还是共用,这不是出难题么?”

小和尚心头一震,一拍脑袋道:“瞧我这记性,我的钱倒是有不少,可惜全打点这场赛事了,可惜,可惜啊!”

商小君面不改色,不骄不躁,只是脸带微笑。

“小友,我们只换六万,如何,这种好事,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尚卫一强颜欢笑,实則早就将聂小楚打上了死亡标签!

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讹到堂堂皇家老祖身上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

聂小楚视若不见,继续添火,取出先前所收的纳戒,笑到,在下能力有限,末能帮上大忙,实在受之有愧!”

“除了衣物一套我收了,其余均原物奉还。想必前辈也不会在意吧,我总不能光着身子吧?”

拉过小和尚,又道:“兄弟,女帝叫我去赴晏,你有空吗?走,陪我去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小和尚虽不知道他肚子里卖的什么药,但想必是有后招的,欣然配和道:“这……可以吗?”

聂小楚知道902就在附近,便大声道:“喂!那个谁?出来,前面带路!”

说完,将令牌朝宫墙内随便一扔。

片刻,902装扮普通宫统领便现出身来,恭恭敬敬的将牌子交还给聂小楚。

“尚请贵宾随我见驾!”

902的气场收得很好,但尚卫一也非浪得虚名,自是看出了这位统领的不凡之处!

震惊!

什么时候一个宫卫统领的修为赶上堂堂护国老祖了!

这南国,果真有圣人出了么?

聂小楚才不管那么多,拉着小和尚就又往宫内走!

纳戒往后一抛,头也不回的随902进宫去了。

尚卫一接过纳戒,望了望聂小楚的背影,又看看尚小君,久久不语。

尚小君见老祖脸色沉重,知道事情有变,有些不太淡定了!

“祖爷,我们回程?还是,就地盘取钱财,凑足费用?”

“不用!他要的不是钱!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先忍忍,这个家伙,不一般!”

……

902带着二人又回到了楚紫玉跟前。

“这么快就回来了?人呢?”楚紫玉明知故问。

“先凉凉他们一下,杀杀威风,放心,大鱼跑不了!反正有时间,特来给陛下换换口味,长长食欲!”

聂小楚大言不惭。

楚紫玉一时没听清,正要责问。

“龙肉,还有一丟丢,不容易弄啊,不知,陛下敢食否?”聂小楚连忙说道。

“龙肉?”楚紫玉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错,正是龙肉,先前早就说过了的,陛下可能忘了!”

“可惜只剩三斤了,要不陛下两斤,我们三人共享一斤!”

转过头,对902笑道,:“便宜你了,就当我给您的补偿了,可不许秋后算帐,治我不敬之罪!”

902脸色微变:“牌子拿好,下次可不要乱扔,否则,我怕你以后没机会再用了!

言下之意,下不为例,否则,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