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月老在线追妻 > 第23章 最后一次为宁氏考虑

赵美怡老脸一红,李雨菲这一眼,不仅是替陈雪娴打抱不平,更是**裸地质疑赵美怡当家主母的权威!——而赵美怡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质疑自己的地位和权威,毕竟高高在上习惯了!

“泽儿休要胡闹!”赵美怡不满地看了宁泽一眼,又看向李雨菲和沈媛:“小孩子闹脾气,大家不要当真,见谅见谅啊!”

宁泽眸中的神色更冷了:“母亲,就算别人以为我是胡闹,但是你应当明白,我不是胡闹的人,我现在很认真!”

宁泽是什么人?!宁家出了名的神童,外人或许不明白宁泽对于宁家的意义,但是宁家人自己明白,宁氏集团能够在短短十几年之内,坐稳华国首富的位置,宁泽功不可没,就这样,赵美怡没道理不明白宁泽对于宁氏集团的意义。

但是,赵美怡却没有如同宁泽预料之中的支持宁泽的任何决定,她冷冷地瞥了一眼宁泽:“不要再继续胡闹下去了,赶紧回屋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再出来!”

或许这样的语气和对白,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家长对于自己孩子的正常呵斥,事实上,如果是别的家庭的孩子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其结局一定不只是宁泽这样,在沈媛和李雨菲看来,当众折了昌盛集团和盛世集团的面子,仅仅只是给宁泽这样的警告,实在是过轻了,沈媛身份不够,不敢给赵美怡摆脸色,但是李雨菲可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宁国涛虽然现在暂时是华国的首富,但是,事实上,毕竟宁国涛也就是最近几年才发展壮大起来的,可是他们盛世不一样,那可是老牌底蕴的大家族,就算是比起赵美怡的娘家,那也是不遑多让的!

赵美怡将李雨菲的表情看在眼中,赶紧示意宁府的保镖,将宁泽送回房间,又赶紧跟李雨菲说好话,毕竟,她今天组织这场聚会,其出发点是为了笼络人脉,而不是得罪这些人的,其中,李雨菲又是重中之重,自然不能随意得罪!

宁泽看到朝自己逼近的保镖,内心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旋即朗声说道:“既然母亲执意如此,那么,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宁氏考虑,希望母亲以后不要后悔!”

又看向陈雪娴和严启慧的方向:“至于你们两,我既然不能以宁氏二少的身份说跟你们两个集团绝交,那我就以我个人的身份表达这个意思,以后,我个人,不会跟昌盛集团和盛世集团有任何的往来!”

在场大部人在听到宁泽这句话的时候,就算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反馈,但是内心都忍不住嗤之以鼻,这个宁家二少好像跟传闻中很不一样啊,传闻中那可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但是现在看来,怎么好像一个纨绔二世祖的做派啊!简直幼稚得可笑!

但是,有两人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种心跳漏拍的感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但是,既然踏出了这一步,所谓的覆水难收,大概就是现在的局面,本来宁泽要是好说话,尊重家里的安排,那么结局自然是按照他们的设定一般,皆大欢喜,但是现在看来,宁泽明显不会乖乖就范,就算打发了宁泽这边,只怕宁国涛那边都不好善了。

赵美怡努力压制着心中不断上升的慌乱,强行镇定,让保镖‘护送’宁泽下去,在外人看来,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只有二楼角落里面,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宁海,脸色忍不住阴翳了!

赵筱玫时刻注意着宁海的脸色,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波阴谋诡谲,但是她看得出来,宁海的心情很不好!

宁泽看赵美怡坚持己见,勾起的嘴角早已没有了温润的弧度,有的只是冰冷的嘲讽,十几年的付出,到底是错付了吧!他没有任何犹豫,这是他最后一次‘听话’,最后一次给这个家面子!

一场聚会,看起来是在赵美怡的‘力挽狂澜’之下,有惊无险地结束了,很多参加这次聚会的人的感觉都是不痛不痒,因为赵美怡所谓的拉纤保媒,最后几乎都没有成功,但是,也不妨碍大家交流一番,部分人也确实因为这次聚会收拢了一些人脉,做成了几笔生意——比如说昌盛集团,就成功地搭上了盛世这艘大船。

只是,没有人知道,看似仅仅只是发生了一件小事的宁府,在夜晚来临的时候,才真正迎来了暴风雨的时刻——宁国涛回府了,在得知聚会发生的事情的时候,直呼赵美怡胡闹,在到家的第一时间,就把赵美怡叫到书房,大声呵斥,丝毫没有给赵美怡面子!

“你明知道泽儿对樱落的感情,为何还要执意给泽儿安排这样的相亲?!”宁国涛出差刚回来,眼睛里面豁然全部是疲劳的红血丝,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他听到宁泽被大众打脸的情况下,他没有休息,第一时间要求赵美怡给宁泽道歉!

但是,赵美怡是谁?!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她,又怎么可能会向宁泽道歉,而且,相亲聚会这件事儿,本来就是她有意为之:“宁氏本来就不是泽儿的家,盛世虽然比不上宁氏,但是,也相差不大,我也是为了泽儿的终身幸福着想,毕竟盛世只有陈雪娴这一个法定继承人,又是一个不理世事的小丫头,泽儿和陈雪娴要是成了,泽儿过去,直接就是一家之主,盛世的继承人……这难道不比他留在宁氏跟海儿分宁氏强吗?!”

宁国涛长呼一口气,痛心疾首,直指核心所在:“说到底,你就是怕泽儿留在宁氏,会分了你儿子的家产,甚至直接把泽儿当做联姻的工具,不必说得如此的冠冕堂皇!”

赵美怡怒目而视:“什么‘我儿子’?!难道海儿就不是你儿子吗?!你记清楚了,宁海才是你的亲生儿子,咱们的家产,不给自己的亲生儿子继承,难道给一个外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