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一个岗位啊?”

“好啊!”

“我那正好缺一个扫厕所的。”

“你问他去不去?”

秦宇双手环抱,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他说好啊的时候。

大伯乃至其他亲戚都是心中一喜。

觉得秦宇又可以任由他们拿捏了。

可当他说要给安排扫厕所的位置时,他们的脸色齐齐一黑。

“秦宇,你怎么说话呢?石头可是你哥。”

“你让你哥去扫厕所?”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大伯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的瞪着秦宇。

一副想要打人的样子。

“大伯!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大伯。”

“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脸说这些话的。”

“之前我破产的时候,你怎么对我的?你们怎么对我的?”

秦宇拿出了手机,播放了跟大伯的电话录音。

众人:......

看着众人有些尴尬地表情,他冷笑道:

“我给你钱的时候,应该跟你说过一刀两断了吧?”

“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脸,进我家门的。”

大伯气得老脸涨红,怒目圆瞪,浑身剧烈的颤抖着。

“小宇啊!当时你大伯只是一时糊涂而已。

他毕竟是长辈,你怎么能这么跟他说话呢?”

“是啊!做人嘛,要大度一些。”

“大家都是亲戚,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可不兴这样哦。”

“老三,你也帮着劝劝啊!”

......

众人纷纷开口,出言相劝。

好像错的秦宇似的。

现在帮大伯,就是帮他们自己。

只有让秦宇打消了心中的芥蒂,他们才能大块吃肉,大口喝血。

“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逼逼啥呢?”

秦宇都笑了,他目光凌厉,扫视众人:

“之前一个个的拿着钱硬来投资的是你们。”

“后来我破产了,你们一个个的就把投资变成借钱了。”

“还跟我算利息。”

“还用我爸压我,还要遣散费,你们算什么东西?”

“现在看我有钱了,又来跟我讲感情了?你们还点脸吗?”

“非逼着我当面骂你们,你们才开心吗?”

.....

秦宇彻底放飞自我,指着他们一阵狂喷,气得众人浑身发抖。

就连秦爸的脸色,也难看了许多。

秦母在旁边拉了拉他,虽然这些人的表现很让人愤怒。

但是秦宇确实也有些太过激了。

毕竟都是亲戚啊!

然而秦宇却没有就此罢休。

“钱我有!以后还会赚更多。”

“但是你们不要想从我这里,再得到一份钱。”

“因为你们不配。”

秦宇继续补着刀,要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现在又多愤怒,之前他就有多绝望。

若不是有狗子,他现在恐怕尸体都已经凉了。

“秦宇!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了。”

“但也不用这么狂吧?”

“你就不怕以后用到亲戚的时候,没人理你吗?”

一个亲戚黑着脸,沉声道。

“呵呵!”

秦宇呵呵一声轻笑,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你可别逗我了。”

“你说这话,你不觉得搞笑吗?”

众人一阵沉默。

太过了。

之前有些人,确实做得太过了。

把人一下就得罪死了。

可是谁能想到,秦宇还能咸鱼翻身啊?

而且还翻的这么快。

“好啦!我劝你们也别动什么歪心思了。”

“明天我们就搬家了。”

“以后我爸和我妈,就住大别墅,过上流人的生活了。”

“你们就干看着吧,我是一分都不会给你们的。”

秦宇一个战术后仰。

心中压抑的那口恶气,终于是出了。

爽!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赚了点钱吗?还不知道怎么来的呢。”

“是啊!哪有一夜暴富的?估计是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了。”

“回头我就去举报看看,说不定很快你就会被抓起来了。”

“就你样子,给你再多钱,你开公司也是倒。”

......

亲戚们见似乎已经没希望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奚落秦宇。

“够了!砰!”

一直沉默的秦爸,砸了手中的玻璃杯,怒吼咆哮。

“你们太过分!”

“说什么呢?”

这一刻,秦爸彻底怒了。

之前他还顾念着一份手足之情。

毕竟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

但是这些人太过分了,竟然开始诅咒起了秦宇。

而且是当着他的面。

众人一阵哑然。

“滚!以后不要再来我家了。”

“都他妈给我滚!”

秦爸继续咆哮着。

秦宇拉着唐雨欣和秦母离开了客厅。

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他最担心的就是秦爸耳根子软。

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等以后他真的求自己,自己还真不好办。

这一次他们彻底闹决裂了最好。

以后就清净了。

“欣欣啊!不好意思啊!让你看笑话了。”

秦母拉着唐雨欣的手,一脸的歉意的说道。

“没.....没事的阿姨。”

唐雨欣甜甜一笑。

“那个屋子我都给你们收拾好了。”

“你们先去二楼睡觉吧。”

秦母有些暧昧的看了秦宇一眼。

秦宇也给了秦母一个你真棒的眼神。

“那个.....,我刚看镇上有宾馆。”

“我去那里睡一晚吧?”

唐雨欣俏脸通红,支支吾吾道。

她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尴尬的要命。

“家里有房间,去外面睡什么啊?”

“我们镇上的宾馆可不比城里的,脏的要命,万一得病可就麻烦了。”

“就在家睡吧,阿姨给你们铺了新的被褥,可干净了。”

秦母拉着唐雨欣的手,就往楼上领。

唐雨欣还能说啥?

只能低着头跟着,而且秦母那一句脏的要命,万一得病就麻烦了。

直击她的要害。

唐雨欣是有点小洁癖的人。

对于卫生什么的,还是十分的看重的。

“妈妈果然是妈妈。”

“这就给我搞定了?”

“简直就是神助攻啊!”

“太好了,没有周莹那货的捣乱,今天我一定要把雨欣拿下。”

秦宇在后面跟着,眼中的**越来越强烈了。

他是人,一个正常的男人。

之前他就已经忍的很辛苦了。

现在唐雨欣还解除了封印,恢复了本来面目。

他就更忍不了了。

是时候兽性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