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之神话人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东瀛动荡

只见薛白衣的誓言发出,在顷刻之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天空之中竟然响起九声雷声。

薛白衣在这雷声之下,却是傲然挺立,不动如山。

而不管是风雷四圣那一张张没有表情的脸,还是那些充满了无比愤怒的忍者,此时全部动容。

因为普通人倒是没有什么,但是修道之人,一般都十分的重视自己的誓言,一旦誓言发出,如若无法实现自己的誓言,那么,很有可能会被心魔所趁,轻则修为终身不进,甚至大减,重则身死道消。

可见天道立誓是何等的恐怖,但是现在萧凌竟然在倭国这片土地上立下如此恐怖的誓言。

这一片土地,那些畜生右翼分子何其有千千万万,意味着薛白衣势必将会在这一片土地上大开杀戒,血流成河。

风雷四圣看向薛白衣,眼睛之中却是多了几分尊敬,而那些忍者一个个凝重到了极致。

薛白衣等到那九声惊天之雷响彻之后,猛的抬起头,对着站在自己的面前的这些忍者,近乎冷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我薛白衣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我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就从你们这些右翼分子的后台开始吧。”

随着他的话,只见无数的薛白衣的身影从薛白衣的身体之中冲了出来,朝着那些忍者冲了过去。这些白色的身影很快就化成诡异的丝线消失在这一片天空之中。

很快,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那些散发着强大的气势的忍者,突然全部都抱着自己的脖子,眼睛之中露出深深的忏悔之色,然后用手拍在自己的天灵盖上。

这一批倭国强大的忍者,竟然全部自裁在薛白衣的面前。

要知道,忍者的训练是十分的变态的,所以他们的意志力远远的超出一般人,但是这样意志坚定的人,竟然就这样自裁在薛白衣的面前。

当这些忍者自裁之后,薛白衣的身体飘向空中,就像是白色的风筝一般,淡漠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剑弑天下!

随着他的话,只见无数的白色的身影从他的身体之中飞了过来,这些身影和萧凌的身影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张张脸。

那一张张的脸表情各异,有狰狞,有喜悦,有阴沉,有愤怒,这些身影从薛白衣的身影冲出之后,朝着那一片繁华的都市冲了过去。

这些就是薛白衣新创的绝杀之招。

情之道,乃仙之道,亦是魔之道

原本这一片繁华的都市,在薛白衣放出无数情魔之后,彻底的变了,变成了修罗地狱。

这一片土地上,心中生长着右翼的心魔的人,就是情魔的目标。

这些情魔比起精确制导炸弹要更加的精准。

只要是心中有那种右翼的想法的人,马上就被情魔所趁,很快就钻入到他们的心中。

无数的幻象出现,无数的邪恶的幻象,将他们引入到无尽的深渊之中。

在东瀛的倭国首相官邸,此时也乱成一团。

电话响个不停,而此时,只见无数的白色的影子,已然从远处扑了过来。

在那官邸之中,安倍家的的畜生,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为了拉上他的美利坚干爹,在炎黄没有起来的时候,做最后一搏,但是现在炎黄竟然派出了如此恐怖的人物。

整个东京已经一片混乱。

每一秒钟都有人跳楼。

就在他迟疑的那几秒钟,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倭国中年人站在他的面前沉声道:“安倍首相阁下,现在东京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就有上千人跳楼自杀。“

其中还有一些坚决的支持您的重要人物!

譬如三菱株式会社的会长,还有其他一些坚定的支持你的政界大佬。

听到这个中年人的话,安倍的脸色顿时一变,沉声喝道:“八嘎!“

一个个年轻的炎黄人,竟然能在倭国掀起如此的波澜,这件事情,是对我们大倭帝国的严重挑衅。

我们的忍者部落,和阴阳师家族,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帝国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荣誉,但是现在他们却看着这个薛白衣在这一片神圣的土地上如此的张狂放肆!

要知道,一般而言,他是不敢直接这样说的,因为在倭国,那些忍者和阴阳师,有着极高的地位,哪怕他是首相,也要礼让三分,但是现在薛白衣的所作所为,阴阳师和忍者却无法阻止,让他出离的愤怒了。

他的话刚刚落音,只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如果不是你要去挑衅炎黄,对方又怎么可能如此痛下杀手,我的总统,刚刚我们派出的忍者以及阴阳师,全部被薛白衣诛杀了。

现在除了西方的那些大家族里面顶尖人物,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个魔一般的男子。

他已经在我们倭国立下了如此重誓,那么,势必会执行下去,而且,我们对付这样一个人,即使出动所有的军队,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一个穿着神官服饰的老者出现,这个老者的出现,顿时让那安倍那张桀骜和愤怒的脸上露出深深的畏惧以及卑微的神色。

他马上低下了他的头颅。

但是接下来,这个老神官的话,更让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惶恐起来。

“这个薛白衣立下重誓,一日不杀尽我们倭国的右翼,一日不回炎黄。“

我想首相阁下,没有人比你更有代表性了。

他既然立下这个誓言,想必来这里也不会太远。

“你说的不错,不诛首恶,怎么可能履行我的誓言。”

这个带着几分挑衅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之后。

随着他的话,只见空中突然一根白色的丝线出现,这白色的丝线出现之后化成一个白色的身影,落在地上。

当薛白衣落在地上的时候,在边上的那些倭国男子一个个脸色大变,马上抽出手枪,对准薛白衣。

而与此同时,在安倍的身后出现一批穿着红色衣服的忍者,这些忍者唰的一声出现在了安倍的面前。手中的长刀抽了出来!

只见那些保镖率先扣动扳机,子弹朝着薛白衣喷射了过来。

薛白衣看着那些子弹,淡漠一笑,只见这些子弹诡异的停在空中。

薛白衣看着那眼睛之中还带着几分希望的安倍,冷漠一笑。

“你以为这些东西能救你!”

只见薛白衣的手一扫,顿时那些子弹竟然诡异的回射回去,所有的保镖的身体全部倒飞而出,他们的身体的心脏处出现了一个血洞。

也就在这一刻,那带着希望的安倍脸上没有半分的血色。

朝着那个老神官看了过去。

那个老神官看着站在自己的面前不远处的薛白衣,眉头皱了起来,那如利剑一般的眼睛深处闪过一道凝重之色。

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比起他想的要更加难以对付。

他的眼睛落在萧凌的身上,沉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薛白衣,我知道你是武界薛家的人,同样也知道,你是一个天才,一个绝世天才。“

我今天是无法阻止你,但是在你执行你的计划和誓言的时候,我还是奉劝你想清楚。

武界有武界的规矩,世俗界有世俗界的规矩,你这样做,扰乱规矩,杀戮太多,伤了天和,对你以后的修炼并无益处。

我奉劝你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

他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变得神圣了起来,仿佛在那一刻,他圣洁得就像是佛祖。

薛白衣听到他的话,淡漠的声音在空中想起。

“你知道我修炼的是情剑之道,现在在我们炎黄,有一股滔天的怨气,这股怨气正是你们这些倭国的右翼畜生造成的,今天我来杀尽这些右翼畜生,就是为了消散这一股怨气。“

这有何不可!

在我眼中,没有良知,贪婪,残忍,自私的倭国右翼分子,比起那些畜生,更加不如。

你认为我是在伤天和,但是我却认为是在替天行道!

还有,你这点鬼域伎俩,到我的面前施展,太可笑了。

随着他的话,只见那个老者的嘴角出现一丝黑色的鲜血。

而薛白衣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安倍的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嚣张张狂的右翼头目,眼睛之中闪烁着冷酷的杀机。

这个有着代表之称的右翼头目,竟然在薛白衣的眼神之下,吓得竟然双腿发抖,一股尿臊味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这样会引起外交纠纷的,美利坚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的声音之中却是充满了绝望。

因为他自己也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如果这个年轻人要是害怕引起外交纠纷,就不会做出这样恐怖的事情来了,在这样的人的眼中,所谓的外交纠纷,就是一个屁。

没等到他说出接下来的话,只见薛白衣的手一挥,那个曾经骄傲不可一世的倭国杂种被拧下了那头颅。

薛白衣从倭国的首相官邸走了出去,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当他走出之后,整个官邸已然变成了一片血海。

三天时间,薛白衣用三天时间,履行了他的诺言。

当他重新出现在他当初出现在倭国的地方的时候,这个国家已然陷入到了无穷的慌乱和恐怖之中。

但是此时的薛白衣眼中,却没有半分的仁慈。

因为在他眼中,比畜生还要畜生的倭国右翼分子,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仁慈。

薛白衣的所作所为,也震惊了炎黄和世界。

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以为东京已然是末日的降临。

薛白衣在倭国大杀四方,屠戮千万右翼,顿时在修真界和世俗引起酣然大波.不管是美利坚还是欧洲的那些国家,全部陷入到深深的惶恐和愤怒之中.因为薛白衣这样肆无忌惮的杀戮,这强大的武力,给他们带来了

深深的震慑.尤其是当初的英国和法国,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世俗,全部对薛白衣的行为予以强烈的谴责,更是联合美国,将薛白衣列入到十大恐怖头子的名单之中.让原本叫嚣的西方

不少欧洲和美利坚的媒体,将薛白衣更是直接妖魔化,恶魔化,将薛白衣描述成一个能够控制人的心理的邪魔.对于他的谴责,以及各种恶意的重伤,连篇累牍,铺天盖地.这些被那些别有用心的资本家控制的新闻

媒体,在这个基础上,再一次对东方的炎黄进行妖魔化的描述.

但是在炎黄,不少人对倭国右翼不停跳楼自杀的行为,极为开心,譬如中华报刊之类的网络报刊,更是以天谴来形容,这一次倭国右翼自杀潮流,同时对这一次被列入到十大恶魔之一,和这次的跳楼事件有着

很大的相关性的薛白衣,在这些报刊的描述之下,变成了炎黄的英雄.

在炎黄京城的香山之下,那一栋很明显变得清冷了起来的庄园之中,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抬起头,看着东方,眼睛之中露出欣慰的神色.喃喃道:“薛白衣,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杀得好,杀得痛快,杀得

大快人心!“

想当初,我们多少炎黄人,死在他们这些毫无人性的畜牲的手上.你做我之不敢做,想我之不敢想,不愧是我们苏家的女婿.

同一时间,得到了相关的详细的资料的叶老,还有其他老革命,这些从倭国的刀山火海之中趟过来的,对于那个畜牲的国度,那些毫无人性的右翼,自然是恨之入骨,现在薛白衣的行为,让他们极度认可.他们纷纷

出力,对炎黄上层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面对国际社会的咄咄逼人的姿态,炎黄的领军人物站出来,宣布薛白衣是民族英雄.以一响亮的耳光,回敬了那些欧美国家,还有那个一直在蹦达的倭国.

同样,随着这一响亮的耳光,原本一个个在炎黄跳出来作妖的所谓的大使们,一个个灰头土脸,放出狠话来.但是现在炎黄日益强大,他们除了口头上威胁,只能无能为力.

但是在武界之中,却是另外一番风景,炎黄的灵界势力,因为薛白衣的出击,而变得挺直了腰杆,而在西方的武界,却是人人自危.他们不怕强大的敌人,譬如薛天神,他早就进入到了修真的顶端,但是他却多有限

制,无法随心所欲的出手.但是现在他的孙子,这个妖孽都无法形容他的天资的年轻人,却根本不顾及任何,想杀就杀,而且,一杀千万.这样的人,才是他们真正害怕和恐惧的.

薛白衣的行为,却是让西方的圆桌会议再次重开,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利坚,当然苦主倭国,也是不可能不参加的.这些西方武界之中的顶级势力的顶尖巨头,却是因为薛白衣全部聚集了起来.有美国异能者协会的

会长,五S级的顶级异能高手,还有光明教皇,黑暗大议长之类,同样,十二圆桌骑士,西方的吸血鬼亲王,暗金狼人,全部登场,显示出西方强大的底蕴和力量。

站在那圆桌会议的最下方的那个穿着神官服饰的倭国人,脸上露出深深的悲愤之色,让人看了之后,还以为是他家的亲戚被人问候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薛白衣这个邪魔,如此丧心病狂,在我们倭国,连杀千万人,完全不顾及,修真道和世俗的铁规。如果再让他如此肆无忌惮,到时候,谁能管得住他,谁又能灭得了他。“

我希望诸位大人,能够听到我的祈求和控诉,对那个薛白衣予以最严厉的裁判,维护世间修道界的规矩。

在边上的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教皇,议长,亲王,狼王之类的人,纷纷点了点头,这个圆桌议会,其实就是一个形式而已。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他们便已然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薛白衣给彻底的铲除。

其中那个和黑暗大议长平起平坐的教皇,眼睛之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汗芒,冰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这个薛白衣,既然作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建议,我们西方诸位正义之士,秉承维护正义的传统,开启生死战场,诛杀薛白衣!”

那些坐在那里的大头们,在听到这个教皇的话之后,全部抬起头,眼睛之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将自己的手举了起来,那充塞云霄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开启生死战场,诛杀薛白衣!”

这声音,不单单在这西方的武界之中传播,也传递到了东方的武界之中。

不少东方武界之中的人,听到这个消息,脸色纷纷发生了变化。

生死战场的开启,前一次是千年以前了,现在又一次开启。

站在杭城的别墅之中的薛白衣,抬起头,看着那雷霆狂闪,仿佛末日来临的天,他的嘴角露出冰冷的笑容,他同样能够听得到,在那武界之中,仿佛是九天之上,那些所谓的要开启生死战场的宣言,这些人高高在

上,仿佛能够定人生死,但是他薛白衣,又岂能是他们这些蝼蚁能够掌控他的命运的,他的身体之中,战意沸腾,战血燃烧。

在他的边上,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冷如冰,一个纯如雪。

冷如冰的是萧凌的姐姐,薛云烟,而纯如雪的那个,正是慕容轻叶,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之中,闪过深深的担忧的神色。

在这雷霆之下,在心中无尽的担心之中,她竟然张开了嘴巴,清亮动人,宛如天籁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白衣,这是怎么了,我感觉,这些雷霆都是冲着你来的,好让人害怕!”

薛白衣伸出手,一把抱着她,霸道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不怕,小小雷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