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 > 第84章 有个大惊喜

下午的练习还在继续。

今天雪娜没有去医院,长英老师甚至都没有离开她们身边,在楼下餐厅里随意的解决了午饭后,三人就再次回到了舞蹈室。

途中,秋子一直在努力向着雪娜搭话,但雪娜始终爱搭不理的样子,甚至还会冷笑奚落一声。

但女孩孜孜不倦,一厢情愿般还在鼓励着她加油。

长英老师看的真是吃饭都没胃口了。

而持续被绿茶骚扰,被赶鸭子上架的雪娜也是咬牙切齿的食不知味。

正好,许朔今天没能吃到三分熟牛排,极度渴望的心理也让他极度烦躁,不介意恶心一下两人。

他吃不好,你们谁也别想吃好!

许朔没有去医院治疗脚伤,长英老师也完全没提过这事,

于是,外面两人跳舞练习的时候,他就坐在休息室里时不时的露出羡慕的眼神,再时不时的低头玩手机。

……

秋子:[今晚有个大惊喜!]

收到讯息的张警官:“???”

她愣了愣,然后神色一凛,再仔细的询问过去,但等了半响都没有回音,不免有些担心对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大惊喜?什么样的事才是大惊喜?

神父又顶着一身黑色黏稠物回来的时候,就见张警官一副神色凝重的模样,仿佛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

“怎么了?”他问道。

“秋子似乎想搞什么动作,但现在还没回音。”张警官说着,将短信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神父面色平静:“哦,就这啊。”

“另外——”张警官也没在意他的反应,将下属传来的新资料递过去,神色变得更加凝重了,低声说道:“昨晚普通人的失踪数量又上升了,现在城市里的恐惧都快达到了顶端,我们压都压不住。”

“对方大概也是这样打算的。”

神父随口说着,拿过资料看了看,但见到那个失踪人数时,还是面色一变。

这有点多啊……

要知道,那些人都将变成食死徒很可能就是来对付他们的。

“对了,子弹改造的效果虽然没想象那么好,但也是能用,多打几枪把伤害叠上去就行。”想到这里,神父掏出了几颗被黑暗黏稠物粘着的子弹。

因此,关在小黑屋里的那个食死徒也终于被弄死了。

毕竟要测试泡过圣水的子弹的威力,也只能真的把它往死里打。

“攻击身上其它部位有灼伤效果,但无法致命,只能朝着脑袋打,大概五六枪就能彻底杀死食死徒了。”神父将实验结果都说了出来。

听到这里,张警官有些无语:“就算不用附魔,打上五六枪它们脑袋也都该爆了……”

神父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那些东西又没有思考能力,就算爆了它们脑袋也能行动,真正需要破坏的——是控制它们这里的东西。”

他目光灼灼的看向张警官,指着自己脑袋一字一句说道。

张警官的神色有一瞬的不自在。

这个故事是不能久待的,因为如果待久了,他们的思维也会开始受到莫名其妙的影响,直至彻底混乱。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张警官忽然说道:“今晚做好准备吧,我们可能也要开始行动了。”

神父闻言,莫名嗤笑一声:“你还真是信任她。”

“不是信任。”张警官面色淡淡的说道:“只是互相利用罢了,我们知道彼此都有需要完成的目标。”

而那个目标便是暂时维系他们合作关系的存在。

夜幕降临。

雪娜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坐在旁边的秋子倒是依旧一派天真单纯的样子,她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霓虹街道,感激说道:“长英老师,谢谢你又送我回家!”

正在开车的长英老师直视前方,闻言也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练习结束后,因为雨势过大,长英老师以着不容拒绝的语气提议送她们回家,秋子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雪娜也没能拒绝。

现在她们已经在路上行驶一段时间了,而且这路线,说熟也不熟,说不熟却还挺熟……

因为下雨的关系,车窗并没有打开,所以车内似乎有些压抑的沉闷。

雨珠噼里啪啦的拍打在车窗上,密密麻麻的声响如同有无数双手在外面敲窗,被雨水迷蒙的窗户只能看到一片漆黑,黑暗中闪烁着霓虹的灯光。

雪娜垂着头,双手搭在膝盖上紧握着,脸上的神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许朔没话找话的聊了一会,之后大概也是发现了两人说话的兴致都不高,只好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嘴巴,无聊的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玩了一会后,她忽然打了个哈欠,接着就靠着车窗开始入睡了。

旁边的雪娜:“……”

她紧张的指间在微微颤抖,极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不出现异常,眼中的情绪很是挣扎,心里把旁边的小绿茶骂了无数遍!

半响后,她不知道是想通了些什么,咬了咬唇,闭上眼睛泄气般靠着后座。

汽车不急不缓的行驶在雨夜中,后座陷入了一片死寂,正在开车的长英老师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

这场雨下的越来越大,狂风呼啸着,雨水凄厉的拍打着这片陷入黑暗中的城市。

绕了半天的路后,没有开前照灯的汽车终于在一条漆黑的小巷口停了下来,黑色的车身完美的融进夜里。

长英老师打开车门,身上不知何时罩了一件黑斗篷,兜帽盖住了半张脸。

她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抱了下来。

哗啦啦的大雨拍打在她身上,顺着女孩苍白的脸颊落下,晶莹剔透的肌肤粘上水珠,充满了凄美的破碎感。

垂着头的长英老师一顿,顺手扯了下斗篷将女孩盖在了里面。

她没有管还沉睡在车里的另一人,脚下踩踏着激流的水洼,抱着女孩走向那扇紧闭的铁门前,有节奏的敲响了几下后,门自动打开,里面一片浓稠的漆黑。

长英老师直接消失在黑暗中,门铁悄无声息的自动合上。

暴雨轰隆隆落在车顶,无数双手疯狂拍打着车窗,沉闷的声音令人压抑至极。

停在路边的黑车里,躺在座位上沉睡的雪娜猛地睁开了眼睛,急促呼吸着,这一刻再次挣扎起来。

是现在离开,还是留下了赌一场?!

离开,可能任务失败,留下,却得面对生命危险和那群鬼东西!

该死的小绿茶!

雪娜心里再次狠狠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