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恒生途 > 第十七章 变化

眼前这人正是杨岳,易生正疑惑杨岳为何会在在里。

却听小二又在身旁说道:“那就请客官先找个位置先坐下,我这就去给您拿酒去。”

易生点了点头,待小二转身离开,易生便往杨岳那边走去。

“杨师兄为何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易生问了句,便坐到杨岳对面的座位上。

“你来做什么?”杨岳看了眼易生,明显有些厌烦易生的意思。

易生就这么看着杨岳,又过了一会,这才说道:“其实今日……”

易生还未说完,杨岳便猜到易生要说什么,他立马打断了易生的话,说道:“今日是我技不如人,输了便是输了,你不必来安慰我!”

刚说完,又灌了一大口酒。

易生有些不知所措,这时,那伙计便抱着酒坛走了过来,易生顿了一下,接过酒坛来,拿了碗,倒满了酒水,说道:“杨师兄,若是我赢下的这场比试真的为你带来了困扰,我自罚一碗。”

说完,易生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杨岳看着易生喝下那碗酒,忽然苦笑了声,说道:“不是你的错,也是我本事不济,你也不必介怀。”

易生笑了笑,松了一口气,说道:“如此便好,其实杨师兄的本事并不差,杨师兄也确实是在全力以赴,这个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我想第五峰的师兄弟们也不会怪你的。”

杨岳笑了两声,把手里酒坛放在桌上,看着易生说道:“你真的觉得,我是因为没能为第五峰争取到这份荣誉才这样的吗?”

易生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疑问道:“杨师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杨岳低头思索了会,再抬头时眼中似有泪光,他长呼了一口气,说道:“我承认我的自私,这样,我与你讲个故事吧。”

易生点了点头,说了句好,便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

杨岳拿了个碗,给自己斟了一碗酒,一杯下肚,这才缓缓说道:“很久以前,有一个男孩,这个男孩立志去做一个除妖卫道的大侠,他费尽心思的进入了他想进入的门派,他勤奋修炼,开始贯彻他梦想的除魔卫道。”

“随着他杀的妖越来越多,他渐渐开始明白,妖也分善恶,他见过它们舍身去救人的,也见过它们为了亲人,爱人,而选择牺牲自己的,甚至还见过为了百姓免受边关之外异族侵扰而去参军杀敌的。”

“这样的事情他见的越来越多,他渐渐开始怀疑自己在这世上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究竟是除妖卫道的大侠,还是残杀忠良的恶人。”

杨岳又给自己斟满了一碗酒,又是一饮而尽,他擦了擦嘴,长呼了一口气,又接着说:“直到他遇到了一只妖,一只让他彻底否定自己梦想的女妖。”

“那天,他为了捉这只女妖,不慎与她一起掉进悬崖,本以为便会就此殒命。”“但幸运的是他们下坠的时候被崖上的树枝缓冲了下坠的力道,这才得以活下来,但他还是不慎摔断了腿,疼的晕了过去。”

说到这里,杨岳看了一眼易生,问道:“你是不是也认为他死定了。”

易生想了想,问道:“难道他活下来吗?”

杨岳笑了笑,说道:“是那个女妖救了他,他在崖底无法走动的日子里,那只女妖一直对他不离不弃,每日寻来食物给他。”

说到这里,杨岳的脸上满是幸福,

随后他像是说出了尘封很久的心事一般舒了一口气,说道:“然后他就喜欢上她了。”

“好笑吧,说实话,我也不信,一个自小立志除妖卫道的人,会喜欢上妖怪。”

杨岳说完,又斟了一碗酒,灌入肚中。

“那最后他们怎么样了?”易生急切的问道。

杨岳发呆似的望着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所以这种故事的结局总是不会像话剧里所演的那般美好,你真的想知道吗?”

易生还未回答,这时谢同突然提着两袋米粮从门外走进来,叫道:“易师弟,米粮已经买到了,也该回去了。”

谢同看到了易生旁边杨岳,但本来他们也不甚熟悉,便也没说什么。

易生这时也只好跟杨岳告辞,跟着谢同出了酒肆。

待易生与谢同走后,杨岳又斟了一碗酒,这时酒坛已经空空如也。

他喝干碗里最后一点酒,此时他的脸色发红,痴痴笑着,说道:“思悦,这般全说出来,果真是舒服多了。”

他说完,又低下头去,强忍着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说:“对不起,我没能救你出来。”

易生提着一袋米粮,跟在谢同后面,踩着被夕阳铺满的青石板,此时那些市井小贩都在忙碌的收拾东西。

出了城门,谢同回过头来,笑着道:“走吧,再晚些,师兄弟们都要饿肚子了。”说罢,谢同抽出背上的长剑,往空中一抛,化了飞剑,两人站在剑身上,往山上飞去。

“对了,谢师兄为何你要出了城门才用这飞剑呢?”易生问道。

谢同答道:“易师弟你不知,我使这飞剑还不甚熟练,若是控制不好,伤了城中百姓可就不好了。”

“谢师兄如此心善,真不愧是第九峰的大师兄,”易生说道。

“哪里哪里,易师弟过奖了,”谢同笑着道。

两人回了仙道门,便分开了,易生由于太累,回到房间倒头便睡下了。

翌日清晨,易生刚刚醒来,便听闻有人在门口敲门,易生起身开了门,门外是个弟子,正端着一碗米粥,笑吟吟的道:“先生,这是小师妹特意叫我送来的米粥,说是特意为你煮的,嘱咐我要看着你喝光才好。”

易生一听,便叫他把米粥放在桌上,说道:“这粥待我洗漱过后再喝,如果没事的话,你先去忙吧。”

那弟子一听,连忙笑着摆手道:“不可不可,小师妹要是知道了,定是要骂我的。”

易生没办法,只好先去将那米粥喝光,那弟子接过空碗,这才肯走。

此时无事,易生想到问道大会今日还会有一场比试,便想着去看看。

刚出了第九峰,因为没有谢同的飞剑,易生只好顺着蜿蜒曲折的山道往会场赶去。

途中路过第五峰,忽然见一群弟子谩骂着将一个人推了出来,那人被这么一推,有些站不稳,身形一晃,摔倒在地,易生一瞧,此人竟是杨岳,此时见他还是醉醺醺的,显然是昨夜又饮了不少酒。

“你们这是做什么?”易生冲上前去站在杨岳前面对着那群弟子质问道。

那群弟子认出易生,更是咬牙切齿,其中一人说道:“师尊早已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除名,再说了,我仙道门的事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来管了!”

易生正欲与他们争辩,身后的杨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起来,他拍了易生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走了也好,这个地方,我也早就忍受够了。”

易生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

杨岳愤恨的看了眼那几个推他出来的弟子,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说罢,杨岳一挥袖子,转身头也不回的摇摇晃晃的下山去了。

易生跟他走到山腰一处僻静的悬崖边上。

冷冽的风吹的易生一个激灵,杨岳被这风一吹,也是清醒了许多。

“杨师兄,现在可以说了吧?”易生问道。

杨岳冷笑了声,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我愿意告诉你,是看你的品行端正,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小人。”

易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杨岳。

杨岳抬头看着云雾飘渺的山峰,道:“仙道门已经不是以前的仙道门了,现在的仙道门被乾书这贼人一手遮天,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与他抗衡。”

他说到这,又冷笑一声,转过头来对易生说道:“可笑这名闻天下的仙道门竟要葬送在这个贼人手中!”

说到这,他又自嘲般的自问道:“可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易生听到这里,心中早已是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