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热武器系统 > 第二十七章 打屁股比赛

第二天一早广场上就迎来了宗门弟子的山呼海啸的呐喊声,今天是四五六组的比赛。

主持人雷豹飞上台挥手示意安静一下说道“今天天气不错,宗门弟子的呐喊声也很高昂,废话不多说接下来就四组第一小组出场。”

说完就见两人一左一右飞向擂台两侧,台下的欢呼声更大了,张天翊正坐在台下跟旁边易子归几人聊天心里嘀咕这谁呀怎么有号召力吗?抬头一看张天翊笑了,原来这两人手里都拿着棍子。

太上两人也是望着对方手中的棍子咽了咽口水,这次不是你屁股开花就是我屁股开花。

左手边瘦瘦的叫李子术,右边中等体型的叫夏雨天,这两人都是筑基巅峰,而且两人还都是一起进入宗门的。

夏雨天咽了咽口水道“李子,你干嘛学我也拿根棍子?”

李子术不高兴了什么叫学你?

“雨天,你放屁,我刚好是学棍法的,怎么就学你了?”

其实这两人都是看到前面慕容易的方世进两人都用棍子获胜所以也想试试能不能打烂对手屁股,没想到两人都想道一块去了。

在雷豹喊出“开始”时这两人的动作已经让台下观众捧腹大笑。

只见两人猫着腰右手拿着棍子,左手像是在护着屁股,就这样都盯着对方慢慢靠近。

在两人距离三米左右都开始行动了,生怕比对方慢了被打屁股。

两人靠近后都互相试探,棍子都是瞄准对方屁股上打,在试探了一会儿后李子术找准机会包裹着灵力的棍子直接在夏雨天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棍,疼了夏雨天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夏雨天也不示弱看到李子术那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趁他不注意右手抡圆了朝着李子术屁股上来了一棍。

两人都捂着屁股往后推,两边的导师都看不下去了。

“夏雨天,你干嘛老是盯着他屁股,攻击他别的地方呀。”

“李子术,快使用…别的招数,别再盯着人家屁股了。”

两人盯着对方都不服气忍着痛再次攻击,只见夏雨天冲过来直接用左手擒住李子术的左手,右手开始攻击他的屁股。

李子术见状赶忙用棍子格挡住夏雨天的攻击,左手也反擒住了对方的左手,现在两人的左手都不能动了,只有右手可以动。

夏雨天攻击,李子术格挡,夏雨天趁机打了李子术一棍,李子术吃痛叫了出来不甘心的也给夏雨天一闷棍,夏雨天吃痛继续攻击李子术的屁股,就这样两人都不防守不停的照着对方屁股使劲抡着棍子,你打一棍他叫一声,他打一棍你叫一声,看对方下手重了,另一个也会加大力度,这两人就在太上转着圈的互相打屁股。

台下的弟子和各个师叔们还有张天翊几人,当然除了一人,都已经快笑岔气了,还有台上的宗主和长老都是极力的掩饰笑容,只有七长老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在那哈哈大笑。

时间来到一刻钟后,两人都已经打不动了,也挨不动了,都举着棍子互相堤防着,这叫敌不动我不动,有点想小时候打架,你打我我才打你,你不打我我也不打你。

两边的导师都已经捂着脸没眼看了,雷豹憋着笑意飞上台一边拉开两人一边说道“放手吧,你们不合…你们分开再打。”

当两人一分开都扔下棍子半蹲着,想揉屁股手一碰疼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两人只能呈现半蹲状态,白色的服饰后面已经染成红色的了。

雷豹见两人状况说道“你们还打吗?”

两个人都是摆摆手表示不打了。

雷豹摇摇头然后宣布道“本次比试双方弃权,比赛结束,接下来进行下一场比试。”

说着上来几名弟子把两位伤者抬了下去,后面的比赛也就那样了,没啥看头。

一直到最后一场,雷豹上台宣布道“接下来是本次预赛最后一场比试,那么请参赛者上台。”

说完张天翊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方世进在后面给张天翊捏着肩膀小声说道“师尊加油呀。”

张天翊摆摆手说道“瞧好了你们。”

说完在旁边开始选武器,张天翊想了想“打屁股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呢?”

说着就抽出一根棍子,这时张天翊就听见观众席上窃窃私语。

“这人我好像在那见过。”

“听说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这么现在还能参加比赛?是鬼魂吗?”

“不知道呀?”

张天翊好奇的扛着棍子就走向擂台,一看道台上之人张天翊双眼瞳孔放大,表情十分震惊。

“你…你是…你是人是鬼?”

台上那人身穿白色服饰上面绣着竹子,手拿一把长剑,表情十分严肃,一看就不是容易相处。

男子开口道“我叫吴雄,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张天翊想到吴起在死之前说过他有个大哥的,应该就是这人,长相完全一样,但仔细看眉眼之间还是有所区别,吴起看起来贼眉鼠眼的,而这人眼神锐利有神。

张天翊把棍子横于胸前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吴起师兄想杀我我只是自卫而且,你应该不会杀我的对吧?”

吴雄冷哼一声说道“谁知道呢,擂台之上刀剑无眼,如果我失手杀了你那就不能怪我了。”

张天翊心中冷笑,你想杀我?小爷今天先不杀你,让你尝尝小爷的杀威棒,先杀杀你的威风。

台下买个昨天输掉赌局的人又说话了“你看这小子,呆头呆脑的一定修为不高。”

赢了赌局的说道“这人不是宗主要收的弟子吗?好像是仙品单灵根。”

“仙品怎么了?对面可是金丹中期,不是筑基那么好提升的。”

“那要不要再赌一局?”

男子梗着脖子说道“怕你呀?今天我带了法宝咱们就赌法宝。”说着手中出现一把长剑。

男子一看还不错也掏出一把长刀说道“看好了我这个跟你一样都是下品法宝,要是你输了可不许耍赖。”

“哼,我是缺法宝的人吗?”

雷豹一声开始,吴雄就直接冲向张天翊,张天翊一个闪身消失,吴雄也跟着消失,再次出现时吴起的长剑快要斩向张天翊脖子了,张天翊假装慌乱侧身躲开一棍子抡在吴雄的屁股上。

吴雄及时用灵力抵挡,但还是有些痛。

“好大的力气,刚才我都没感觉到他使用灵力。”

张天翊一副无辜的样子着急的说道“对不起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太害怕不小心就打了你屁股。”

此话一出擂台下的人欢呼一片,欢呼声都快冲破天际了。

易子归这时想起来这人是谁了。

“我知道他是谁了,三年前给吴起一起进入宗门的两兄弟,一个叫吴雄一个就是吴起,吴雄从进入宗门后就一直疯狂修炼,一直待在高级修炼室,一般很难看到他。”

慕容易和方世进这才点点头“原来如此。”

慕容易问道“那他现在是什么境界?”

易子归看了一眼说道“不错嘛,抖已经金丹中期了。”

主席台上的大长老皱眉看着被打了一棍的吴雄,有看了看张天翊修为。

大长老心中想着“这小子之前不是才筑基初期吗?现在居然已经筑基圆满了?不过也就这样了,吴雄可是金丹中期,今天不死也要让你好好尝尝皮肉之苦。”

台上吴雄瞪着张天翊抬手一剑挥去,一道剑光快速飞向张天翊,张天翊假装踉跄着险之又险的躲开剑光。

吴雄脚下用力飞向还没站稳的张天翊,想一脸刺穿张天翊的脖子,张天翊踉跄的单脚在地上站着,弯着腰,头就快碰到地上了,在吴雄飞来时张天翊好像抓住了重心一个直接腰躲过了这一剑,棍子又一次打在了吴雄的屁股上,旁人看起来就好像张天翊在寻找重心时不小心打在吴雄的屁股上的。

吴雄这才真没防备,屁股上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闷棍,吴雄想伸手去揉但停住了动作,只是跺了跺脚来缓解疼痛。

吴雄表情开始变的狰狞扭曲,右手握着剑柄吱吱作响。

张天翊站稳后嘿嘿傻笑道“不好意思师兄,刚才那一下真不是我本意,实属巧合,巧合,咱们再来。”

吴雄飞到空中双手握剑,周身的灵力开始聚集到剑身,剑发出金色光芒,周围的一切都被照的更加明亮了,长剑看起来还越来越大了。

吴雄大吼一声“破天斩!”

一剑斩下,包裹这灵气的剑落在擂台之上,顿时浓烟滚滚,碎石飞溅,台下的弟子一片哗然,宗主和七长老都露出了担忧之色,只有大长老满脸狰狞的笑容。

台下的易子归几人倒是一点不担心张天翊,方世进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鸡爪一边啃着一边抠着鼻屎。

吴雄落地嘴角上扬露出狰狞的笑容,不过在浓烟散去后只看见擂台之上一道沟壑直通擂台边缘的结界上,而本应该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却不见踪影。

这是吴雄背后响起声音。

“师兄?你是不是在找师弟?”

吴雄猛的回头时屁股再一次吃痛,吴雄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吴雄看着一脸无辜的张天翊骂道“你无耻,尽然背后偷袭。”

张天翊表情变的严肃起来说道“师兄,这只是擂台切磋,而你却使用大招是想要我性命吗?而且你回头看看,你这一剑把擂台搞成啥样了?我要替宗主长老好好教训教训你,不然以后你还不得山房揭瓦。”

这说就抄起棍子闪身来到吴雄身后。吴雄刚使用大量灵气,现在身体有些僵硬躲不开张天翊的攻击只能硬扛这一棍,然后拿剑的手快速往后横劈去,结果劈了个空。

张天翊打了一棍后就跑远了,吴雄看着远处的张天翊怒火直冲大脑大叫一声冲向张天翊。

张天翊身手敏捷,躲开攻击后再次一棍子打在吴雄屁股上随后快速跑远。

吴雄平复一下怒火,现在不是跟他赌气的时候,先恢复一下灵力。

张天翊看吴雄好像在恢复灵力就说道“师兄,您要是累了您先歇息,师弟我自己动。”

还没等吴雄反驳屁股上又挨了一下,随后张天翊的棍子就想狂风暴雨一般落在吴雄的屁股上。

台下的弟子欢呼着,台上的吴雄惨叫着。

半小时后还是雷豹看不下去了上台拉开张天翊,看着还现在那全身都在发抖咬着牙硬撑的吴雄摇了摇头。

“本次预赛以张天翊获胜正式结束,明天就是半决赛,请各位参赛者准备好。”

几位想抬着吴雄下台的弟子看到吴雄屁股上已经染满了鲜血战战兢兢的说道“师叔…?”

吴雄冷哼一声走下台那边的弟子赶紧招呼道“师叔,您坐,您坐。”

吴雄看着椅子瞪着那名弟子一眼,那名弟子打了个哆嗦不再说话了。

“拿来吧,说好的不许耍赖。”

男子把剑放在对方手中脸上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其实内心已经再哭爹喊娘了,这叫什么事呀,赌一次输一次,我不想活了。

“那个…明天要不要继续?”

“哼,不了,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们小小的赌几次就行了,不要把赌博当作正业,我们要积极面对生活,积极修炼,以后我们才能现在世界之巅。”

赢了男子撇撇嘴“不赌算了。”

说着就一边欣赏着刚赢来的剑一边哼着小调走了。

输掉剑的男子看到离开男子的背影终于绷不住了。

“我的剑呀,呜呜呜,那可是我的命呀…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