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老头赶着马车,悠悠往村外行驶。

杨明珠与林老头并排坐在车儿板子上,小脚脚晃来晃去,头戴着外祖父编织的柳条环,整个小人儿都沐浴着习习夏风,别有一番滋味。

小胖墩林恒坐在车厢里的车板子上,小手掀起车帘子,黑黝黝的小眼睛眼巴巴望着,什么不安全嘛,小表姐坐在外面就安全了,祖父就是双标!

路上遇到外出干活的杨陈氏母子,杨明珠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林老头也跟着停在马车,“陈丫头,中午让你家夫君去陪我老头子喝一盅啊!”

杨陈氏与杨明珠母亲林慧婉是同村人,又是儿时玩伴,后来林家搬走了,她们就疏远了。

只是没想到会成为妯娌,这样的缘分让她们再次变得亲近。

杨陈氏没有客气,也知道杨朱氏的厨艺,笑着道:

“林叔你们去镇上别去酒楼买饭菜,就去菜市场买些想吃的菜回来就成,等中午我去婆婆家给你们做饭。”

林老头道:“这个好啊,不耽误你干农活吧?”

“哪会啊,现在家里的稻谷都收上来了,我家正是晾田的时候不忙活,你和婶子两就等着尝尝我的手艺。”

杨陈氏拉着杨明信往路旁走去,笑着道:

“叔,我不耽误你们去镇上了,你们去镇上吧,我们回头再说。”

林老头朝杨明信招招手,见他走来,下车把他抱起,“这么小的孩子也不能干啥,我带他去镇上玩玩。”

杨明珠看到杨明信的劫难并未度过,不想他去,可对上他亮晶晶小眼神,莫名心软了,选择了沉默。

杨陈氏看着自家孩子欢喜小眼神,也没说什么拒绝的话,反倒是从袖中掏出二十多文钱交到杨明信手中,叮嘱道:

“明信,记得待会去镇上给弟弟妹妹买糖葫芦吃。”

杨明信点点小脑袋。

林老头没在意这些,赶着马车离去。

车厢里多了一个小家伙,林恒不再眼巴巴渴望祖父能大发善心想到他,带他坐车儿板子看风景,叽叽喳喳地和杨明信说个不停。

杨明信也是个小话唠。

杨明珠不了解小孩子的世界,真不知道他们为何能揪着买糖葫芦的话题说上许久。

不过她没有打扰他们,静静地听着。

听着听着,她反倒在童言无忌中找到了乐趣。

瞧着嘴角渐渐弯成一个弧度的小丫头,林老头心落地了,没有被人欺负留下的阴影就好,否则他非得拿起杀猪刀把杨富仁一家子给霍霍了。

察觉外祖父目光,杨明珠扭头不解,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林老头很欢喜,赶着马车的鞭子甩得更加欢快。

没多久,四人来到镇上,林老头把马车赶回菜市场一个猪肉摊前停下,“王老哥,帮我看看马车,我带孩子们逛逛街。”

王屠夫也大嗓门道:

“哟,这不是林老弟嘛,难得回镇上了,我们晚上喝两杯。”

人比人气死人啊,以前他们两家一起在这里摆摊卖猪肉,可林家有两能干的儿子,发了大财全家都搬到县城了,要不是女儿还在这个地方,估计他们都不会回来了,他可要抓住机会套套发财门路。

两大人聊天的功夫,杨明珠就看出来,外祖父虎背熊腰,粗中有细。

而那王屠夫五大三粗,一脸凶相。

两人的眼神都藏匿着精明小心思却不失正气,杨明珠知道这是混迹下九流留下的痕迹,生活所迫,不然,混混可不是好惹的。

不过这王屠夫的命宫皱纹冲破,左泪堂有痣,养儿防老,可王屠夫没她外祖那么有福气,此人晚年时运孤苦之相。

隐约还察觉到此命相跟她有关,杨明珠皱了皱小眉头道:

“王爷爷,我外祖父今晚要给我讲故事,不会出门喝酒哦,你今日还是早点回家让你儿子陪你喝酒吧!”

想起唯一的儿子,王屠夫面色变了变,又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女娃胆子真大,都不怕我,还比我家孙女俊。”

杨明珠抿了抿小嘴,没说话,她才不要顺势说问起他家小姑娘的话题,更不想与他家扯上关系。

“外祖父,我不要走路逛街,我要坐着马车逛街。”

刚才她再次感应到被人盯着的若有似无的目光。

四堂哥和小胖墩还是待在马车上安全,四堂哥的父母宫变得更加凹凸不平,与父母亲缘更加缘薄,要出事的节奏。

杨明珠心沉甸甸的。

女孩子就是要娇养着,林老头没意见,与王屠夫告辞后便离开了猪肉摊,沿着菜市场的街道慢慢地赶着马车。

林老头问杨明珠想吃什么,杨明珠心不在焉地回应着,一直关注着车里的两孩子。

而车厢里两小孩在咬耳朵说林老头为何不问问他们的意见。

突然,前方一妇人冲到马车前,扑腾一下就倒在地上:

“哎哟哎哟,马车撞人了,马车撞人了,快来人救救我啊,我的腿啊好疼好疼啊……”

杨明珠见过碰瓷的,没见过这么堂而皇之碰瓷的,有这个精气神呼喊,真当大家是傻子?

然,这时真有杨明珠想的两傻子跑了过来,对林老头一顿指责,硬是激起民愤,善良的百姓们纷纷指责林老头的不是。

林老头不慌不忙下车,对四周拱拱手,拿出一百文道:

“我这里有一百文钱,有哪两位愿意帮我请好仁堂的谷大夫以及衙差前来,这些银钱就归他们。”

刚出头的人和坐在地上的妇人傻眼了,刚出头的其中一人道:“我刚才与那妇人商量,只要你给十两银子她同意和解。”

杨明珠从他们眼神中发现这两男一女是熟人,瞧他们做事的样子很是熟练,坑了不少人,不愿意放过他们,扯了扯林老头的衣袖,嘟着小嘴道:

“外祖父,外祖母说做错事就要有承担错误的责任,你可不能逃避责任哦,否则你不是我心目中大英雄啦!”

杨明珠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萌化林老头,林老头抬起粗糙的大手揉了揉小明珠的小脑壳,虎目带着笑意看向杨明珠,大嗓门道:

“我家明珠真聪明,外祖父也正有此意。”

没多久,要请的人都请来了。

两人想要丢下妇人逃跑,却被外祖父拦住去路,“想走没门,等有结果再走也不迟,免得我不负责,这妇人吃了亏怎么办?”

两人惊恐:……

为啥让他们做事的人没说这老的小的不按套路出牌!

他们今日要栽了!

不管他们怎么想,衙差出现在他们面前问话的那一刻,他们就走不了了,一本正经地撒谎,硬是要把责任安在林老头身上。

听得杨明珠很恼火,不过她依旧淡定,因她观三位衙差面相,知道为首之人是公正之人,此事对林老头就不算是事了。

谷大夫来时已向请他之人了解情况,一来就为妇人看诊。

三位衙差到来时一边分别向涉案人了解情况 一边等候谷大夫的诊断。

杨明珠既要关注外祖父的安全,又要关注马车车厢里的动静,猛然感觉到一股不寻常气息,好奇古代大夫看病,不免分神多看一眼。

就这功夫,杨明珠感觉到一股不寻常气息靠近,眨眼功夫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