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两相欢 > 第13章 夏家

梁臻忙得狠了并未察觉,旁人那里有林妈妈挡着,也无人闹到她跟前。

夏礼阳愣神间,夏婵过来跟她道:“爹爹,大伯母说祖母生病了,府里有些乱。你先吃些果子解解渴吧。”

一副你不要计较的神情。

连景安都明白的道理,夏礼阳不会不懂。

更何况他自小在府中长大,府里的规矩是什么样的,他怎么会不知道?

一时间倒有几分赧然意味。

“怕是底下人一时忘记了。等会叫林妈妈去厨房上领些回来。”夏礼阳揉了揉夏婵的脸颊,即欣慰又有些不舒服。

梁臻面上就有些不好看。

不过夏礼阳这样说了,梁臻也不愿夏礼阳面子上过不去,便揭过不提。

再去老太太的寿山堂路上,夏婵叽叽喳喳地将今天见闻说了,重点是府上无人来接,要不是梁臻早派人来打点田庄,恐怕要一路问路到家中了。

还有祖母也未曾接待母亲,连他们的面都没见。

“只见了大伯母、三婶娘、四婶娘。爹爹,你不是说我还有个姐姐嘛?我能找她玩吗?我还准备了见面礼给她呢!”

也就是说身为女儿的夏繁,也未曾来给继母见礼。

夏婵一刻没停地告着状。

得让老爹明白自家的处境才行,不然凭白愚孝几年,让梁臻受了好些委屈。

有了前面茶水铺垫,夏礼阳和梁臻那还不明白是府中给梁臻的难堪。

别的不说,家丁早等在夏礼阳的必经之路,几个兄弟也都派人问候关怀。

和梁臻他们的待遇截然不同。

梁臻要强却心软,以前只当祖母生病,由大伯母如此。

夏礼阳也是如此安慰自己的,他道:“母亲恐怕是强撑着见咱们的,都是我委屈了你……”

梁臻还没说话,夏婵就已经开口道:“哎呀,祖母病了,咱们应该中午过去给祖母磕头的呀?不然别人要说咱们没礼数了。”

夏婵句句不离祖母,梁臻也不由疑惑,夏老太太总不至于病得起不来床,何至于连中午见一面都不能?

就算只是叫梁臻去磕个头。

一时间,夏礼阳和梁臻都没有做声。

夏婵只做不见,又问夏礼阳季府在哪里,她能不能找季停云玩耍。

夏礼阳摸着女儿的头,走在十一年未见的道路上,心中感慨万千。

他忽然就意识到,这个家,和他印象中的,不一样了。

不过等见到了夏老太太,看着夏老太太明显染白的头发,夏礼阳悲痛难以,跪在地上痛哭。

夏婵则是记得夏老太太垂着夏礼阳的棺木,痛哭他无用,为了个女人死掉的场景。

所谓的爱子之情,根本不足以和夏礼阳带给她的荣光相比。

夏老太太五十岁许,穿着一身,头戴青石色祥云纹抹额,面色发白,两眼红肿,只抱着夏礼阳心肝地哭。

等两人哭够了,夏老太太又摸着眼泪叫过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来,老二,快看看这是谁?”

少女和夏礼阳有四五分相似,却是生得芝兰玉树、淡雅脱俗。

正是夏礼阳的大女儿夏繁。

夏礼阳到外放之时,夏繁还只是个两岁多的孩子。如今已经这般大了。

“桃桃……”夏礼阳眼睛顿时又红了,想要抱住夏繁,总算顾忌着女儿大了,只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夏繁眼角抽了抽。

夏婵自然知道她这个清高自恃的姐姐,从未听过有人叫她小名。

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是正常。

便是老太太也说:“繁儿年纪大了,乳名就不必再提了。传出去像什么话?”

夏礼阳遗憾地答应下来。“我只私下叫就是。”

夏老太太眼皮也抽了抽,这时候才打量着梁臻和夏婵。

“好孩子,这些年多亏你照顾老二了。他那个大咧咧的性子,要不是有你看顾,也无法安心在任期好好做事。我们母子父子经年未见,一时忘情,你还不要见怪才是。”满脸慈爱的夏老太太做戏极好。

本已经对她有些意见的梁臻,也被夏老太太慈爱的目光所征服,不由自主地相信今天的事情与她无关。

或许真是生病而忽视了呢?

“母亲,这些本就是妾身应该做的。”梁臻赧然道。

夏老太太又拉着夏婵,好一番疼爱。

随即才引荐众人。

大伯夏忠山,大伯母程氏。

程氏早就见过,夏德山则长得更加像夏老太太一些,生得十分平庸。

性格能力也平庸,因夏老太爷荫庇为官。这么些年,始终都在鸿胪寺任闲职。

他自诩怀才不遇,被夏礼阳平步青云刺激到了,慢慢开始嫉恨自己的弟弟。

老三夏恭,三婶娘窦氏。

四叔外放,只见到四婶娘周氏。

大伯面容端肃,三叔容貌俊美,一家子的好相貌。

夏婵一一见礼,得到了一堆赏赐。

其余人又领着她的堂兄弟姐妹过来。

大伯家一子一女,三叔家两女,四叔家一子。加上自己的姐姐,齐齐站成两排。

女孩儿都穿着红色缠枝上衣,浅白色挑金线绣花襕裙。

男子则是青翠色交领长衫。

夏婵一一见礼,就站到母亲身边,看上去乖巧极了。

大家族就是这样,几代同堂,如果不是从小一起长大,怕是连名字和人脸都对不上。

夏婵有了前世的记忆,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梁臻和夏礼阳就是一脸努力认真,生怕自己记错人。

男孩儿女孩儿都是一样的服饰,长得也差距不太大。

梁臻头痛地表示,亲戚什么的就不要穿一样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