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师妹,三宵师妹,速来见我。”在碧游宫,徐河再次叫道。

很快,金灵和三宵来到殿上,见徐河站在那里,手持折扇,面带笑容:“今天该是个大日子。”

“嗯?”三宵相视一眼,有些搞不清徐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金灵则是一言不发,看着徐河。

“金灵师妹最为沉稳,此一次,你前去昆仑山和栗广之野的必经之路上,若有阐教弟子想要前往栗广之野,拦住他们”

徐河拿出一块玉佩,说道:

“而三宵师妹可以互相照应,则去栗广之野,不要暴露,如果公明师弟打开了锦囊还遇到问题,便捏碎这玉佩。我转瞬即到,有手段必能将公明师弟直接救回蓬莱,届时不管什么情况,妖族也得掂量掂量我截教圣人的威严。此乃以防万一之举,大概率用不到。但也不得不为公明师弟的性命备一后手。”

三宵接过了玉佩,略有疑惑,云霄直言问道:“我公明兄去栗广之野,是要做什么事?”

徐河摇了摇头:“我截教九龙岛四圣在妖族手里已魂归封神,至于公明师弟此行目的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否则你们难以静心。但只要赵公明没有打开锦囊,你们就不要暴露,也不要捏碎玉佩,明白吗?”

“九龙岛四圣死在妖族手里了?”三宵一愣,随后还是点了点头,退出大殿,循着赵公明的路线飞去。而金灵,则直奔昆仑山与栗广之野必经之路而去。

在娲皇宫外,赵公明谨慎地变作一只半化形的小兔妖,个子不高,穿着白色的衣服,两只耳朵又粉又长,低调的踏进栗广之野的范围,一跳一跳地往前走着。

此一时,三宵也隐藏

这一片区域,算是妖族净土,栗广之野上,带着灰黄树叶的树林密布,妖族众多,妖气浓郁。

赵公明一路往前,到一妖气最淡的密林中去,见无人发现他的身影,猛地一跃,化作一只雄鹰,飞上高空。

这鹰带着一对血眼,看向下方,将一切揽入眼底。

方才在边界位置,容易引起警惕,可一旦进到这栗广之野的范围内,便可混做里面一只鹰妖,肆意飞行。即便被发现,也会被当做早就栖身于此的类别而被忽略了。

赵公明刚一腾空,便看到了那鲲鹏巨大的身影,此刻正趴在娲皇宫之外,距离很远的一片空地之上,战地广阔,宛若巨山。

而在那鲲鹏身前,计蒙,开明和陆吾也都匍卧在地,眼睛紧闭,虽看上去是在睡觉,可其实却是在修炼。

这些凶兽,有陆吾和开明,虎身人脸,开明更是有九张人脸,奇丑无比,而计蒙则是人身龙头,更像一副怪物模样。

而此时,开明与陆吾突然站起身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对方。

看来方才,这二兽是在用神识模拟战斗,现在却是打出了真火,突然一阵妖气翻涌,就像是寻常兽类,扭打在一起。

这两只凶兽,一个九头,一个九尾,毫无章法,只凭蛮力互相扑咬,扑腾之时,惹得地动山摇。

“莫要打了,小心惊了女娲娘娘!”计蒙站起身来,立即道。

“不行!我与他必分个胜负!”陆吾猛地一跃,跃向天空,而开明则是猛地跟上,后方的还在酝酿妖灵,化作巨**身,一巨爪撕裂空间,猛地拍去。

而开明则是瞬间加速,就要躲开那巨爪。

“哪来的鹰妖,莫挡吾的路!”开明见前面有一鹰妖,哪顾了那么多,直接一抓拍去,欲要将其拍为碎肉。

可不料,对方忽然化作人形,一把抓住他那爪子,猛地一扯。

“啊!!!”开明的爪子竟被硬生生扯断,它九张脸表情痛苦,吃痛大叫,眼睛一看,竟是截教的赵公明。

“你们四个,杀我截教九龙岛四圣,以为事情如此轻易的就能过去?!”赵公明手里一团异火,直接拍进开明其中一张脸的口中,霎时间,那头颅红热,竟瞬间爆开,火光四溢。

“是截教的人!”下方人身龙头的计蒙怒叫一声,顷刻本无物的天地间,忽然浪潮滔天,地表化作大海,一股大浪猛地向赵公明拍去。

这大浪海洪甚至有腐蚀仙躯的力量,还未靠近,便有股吸力好似要将赵公明的魂魄吸走一样。

“雕虫小技!”只见赵公明单手一伸,竟有五团异火凝聚在一起,成为五色火莲,他一手抓住开明的其中一只脖子,另一只手则直接拍向下方。

轰!!!

一阵恐怖的爆炸四散,盖过这一片天地。

霎那间,天地开裂,九天之上,天空在这爆炸之下,露出巨大裂口,宛若玻璃遭受重击,天水顺着裂纹宛若瀑布般倾泻而下,但瞬间就被那火焰蒸发。而地表大海更是霎那间蒸发殆尽。

计蒙大惊,催动水汽不断抵御,但却毫无效果。

而那陆吾的巨大妖灵,宛若火海当中的一座高山,可此刻它却痛苦嚎叫,自身妖灵被顷刻吞噬,大罗,可是有被称为准圣的实力。在这世界,少之又少,他们还未到大罗,怎有招架的实力?

此刻的赵公明,早有毁灭一方天地的实力,只不过是做不做,和想不想的问题。

这只是赵公明单手随意催动的小莲,还不足四分之一的力量,但四只妖神便已经无力招架。

火焰很快散去,赵公明一手拎着开明,另一只手将一朵小火莲塞入它的口中,那火莲竟直入它的腹中,开明惊恐地想要将那火莲吐出,可无论怎么样,都无济于事。

“你怎么会是大罗!”开明八张脸无比惊恐,惊叫一声,却被赵公明扔下。

轰!!!

又一道恐怖爆炸出现,那开明,直接被炸成了碎片。

而那鲲鹏更是因为体型巨大,首当其中,它全力抵挡,却也像是蚍蜉撼树,在这火焰之下不堪一击,巨大的身躯在这火浪之下比起来,何其渺小。

它的身体不断溃烂,变黑,化作焦炭,而焦炭却又支撑不住,逐渐化作飞灰。

------题外话------

我知道怎么写了,也请别骂我求求了。卡文很正常的事情,虽然进展有点快了,但无敌文本来就开局无敌,我这还没到无敌的地步,总有办法不是?

今天是最后一次偷懒了真的!对不起各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