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独立团 > 尾声

事过多年,屠兰龙回忆起往事,仍然免不了心悸。他承认,那场战争中他有退缩的心理,只是这心理一直被另一股力量牵制着,最终没能占了上风。对那场战争中死去的**将士,屠兰龙除了怀念,再就是深深的自责。

特别是谭威铭。那场战役结束之后,很长日子里屠兰龙都不能听别人提起谭威铭。战后有一天,他去过石嘴子,那时夏天已经来临,被炮火烤焦的土地,草木再次繁荣,几种叫不上名字的花开在他的视线里。屠兰龙从石嘴上采下一朵花,轻轻抛到下面的谷河。谷河水碧波荡漾,那朵花在水里打了几个旋,晃晃悠悠地远去了。屠兰龙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了那朵花逐渐远去。

后来祖茑茑让他去给谭威铭扫墓,屠兰龙摇头拒绝了。他知道,他是没有资格给谭威铭扫墓的,他对祖茑茑说,让一切都成过去吧,不要轻易去碰过去的伤口。

屠兰龙的确没碰,关于义父屠翥诚的死,自此以后便成了一个谜,屠兰龙自己不解,也绝不容许别人去解。

11集团军最终回到了委员长手里,接受整编的前一天,屠兰龙带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在老唐等人的陪同下,悄然离开了米粮城。后来他回到了老家坝子营。不久之后,他又离开坝子营。抗战结束后,屠兰龙曾经想过接收岳父祖慈航的那家厂子,但是又放弃了。没有人知道他脑子里想些什么,人们只知道,自米粮那场大捷之后,屠兰龙变了。突然沉默寡言,意志消沉。

怕是只有老唐能理解他。在老唐的怂恿下,屠兰龙后来经营了一家戏园子,在一个叫谷原的小城,那是岳父祖慈航的老家。

曾七被人暗杀的那一天,屠兰龙请人唱了一出戏,还是《岳母刺字》,只不过,演岳母的,不再是娥儿。

屠兰龙后来常常想起娥儿,那是一个好姑娘,他逢人就说。

至于林建英和赫英英,屠兰龙倒是很快就把她们忘了。

有一天他在报纸上看到赫英英出任米粮县长的消息,突然地抬起头,冲空茫的天空说,时间过得真快啊!

时间过得的确快,一晃,解放都四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