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九劫真神齐飞鸿 > 第三十一章 救命恩人

看现在的时节,听王紫嫣说过,今日正好就是二月十九,看来正是闯王大军全力进攻,明朝崇祯苟延残喘之时。这就难怪齐家村这样的村庄夜间也会宵禁,也不奇怪为何没有路引和牙牌会被抓起来治罪了。

无论是闯王,还是崇祯皇帝,都惧怕有奸细混进自己的队伍之中,对待没有路引和牙牌证明身份来历的人,肯定都不会有好颜色。而且自古乱世用重典,此时如果被抓,下场一定不会太好。小说之中常说,为了证实某个人是不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在古代是会用重刑的。

齐飞鸿明白王紫嫣是为他好,便点头说道:“多谢王小姐提醒,我不会离开这里随便乱跑的。王小姐,有事尽管说,我别的没有,力气有一把。”

王紫嫣渐渐的和齐飞鸿熟悉起来,笑着说道:“公子要是不介意的话,直接喊我的名字吧。我也不是什么小姐,就是一个乡下丫头,公子叫我小姐,传出去的话会引人笑话。”

齐飞鸿笑道:“那你也不要叫我公子了,我也不是什么公子,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反而觉得亲切。”

王紫嫣莫名地脸色一红,低声说道:“这个,敢问公子今年多大?”

齐飞鸿说道:“我……今年应该是有三十岁了。”他不知道自己在明代如何计算年龄,但想到自己在他生活的时代是三十岁,便也就当自己是三十岁了。

王紫嫣微微点头:“公子比我大……有外人在的话,还要委屈公子叫我一声表妹,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非亲非故,我们家收留公子,别人知道了,指不定会说些什么。”

齐飞鸿恍然,点点头:“表妹好。”转身看着小胖,又说道:“表弟好。以后多多关照,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去做。”

小胖笑了,带着稚气说道:“表哥好,只有我姐姐能安排我和表哥你做事,我可不敢吩咐表哥你做事。父亲常说长幼有序,我是弟弟,理应听表哥你的吩咐才是。平时我和姐姐在家,一切都要听姐姐的,不然姐姐会骂我打我。”

王紫嫣脸上又是一红,明显是有些害羞了:“别闹了,让人听到了不好。既然是这样,表哥你就先去休息,等到父亲回来了,应该会有些事情要表哥你帮忙的。”

齐飞鸿看王紫嫣心思细腻,倒是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他并无其他想法,毕竟他是一个修仙者,没有想过成家之事。而且他很想回到他生活的时代,或者去修仙界,并没有打算一直留在这里。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齐飞鸿可能要在这里待上一阵,他并不知道如何返回他生活的年代,也不清楚千芷柔是不是已经放弃了杀他的想法,更不知道如何才能去修仙界。总之他现在一无所知,除了留下来静观其变外,也没有别的办法。

齐飞鸿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修炼,争取尽快提升实力。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回去,至少要有和千芷柔一战的能力才行。

回到王紫嫣给他安排的客房,齐飞鸿盘膝坐下,开始修炼。他的功法残缺不全,修炼速度不快,但总胜于无。他很快就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全身心投入修炼之中。

奇怪的是,一向警觉的齐飞鸿,在这个家庭里面,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戒备之意,仿佛这里就是他家,不用有任何戒备。

不知不觉的天色暗了下来,齐飞鸿睁开眼睛,结束修炼。他站起来之时,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根基不牢,修炼起来事倍功半,还真是令人沮丧。”

他又觉得饿了,拉开房门走到院子里,准备看看今天晚上都吃什么,却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小胖站在梅花桩上练习扎马步。这孩子倒是很认真的在练习扎马步,练得都快睡着了。

齐飞鸿忍着笑走过去,伸手轻轻抱起半睡不醒的小胖,笑着说道:“天黑了,别再练了。”

小胖醒来,看着齐飞鸿一笑,立马又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来:“父亲回来了吗?一会儿他看到我没有练习,会骂我的。”

齐飞鸿笑道:“没事,等你父亲回来,我和他说说,别再让你练武了。你完全可以读书识字,以后考取功名,同样能够光宗耀祖。练武不是唯一的出路,你记住表哥我的话。”

小胖一愣,没明白齐飞鸿的意思。小胖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很懂事的,但有些事情他同样还是不明白,就像齐飞鸿说的考取功名。他毕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知道的事情不可能太多。

齐飞鸿也不解释,只是看着院子大门说道:“你父亲回来了,好像还有个客人。”

小胖奇道:“表哥你怎么知道?你能看到门背后的东西?”

齐飞鸿笑道:“我听到了脚步声而已,我又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看不到门背后的东西?”

小胖叫道:“什么是透视眼?等下,我去开门,看表哥你听的声音是不是我父亲的……”

小胖的话音未落,敲门声已经传了过来。小胖急忙打开门上的木栓,同时叫道:“父亲,您回来了?”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推门而入,一把抱起小胖,大声说道:“回来了,今日在家练习的怎么样?”

这人满脸风霜,老态尽显,明显是平日里太过操劳,老的比一般人要快很多。大约常年辛苦劳作的人都是这样的,

小胖偏头看一眼齐飞鸿,欲言又止。他是害怕说了实话会被他父亲责骂,所以都不敢开口。

齐飞鸿上前几步,抱拳说道:“多谢大叔相救之恩。在下齐飞鸿,请教大叔尊姓大名。”

小胖的父亲这才注意到齐飞鸿,赶紧放下小胖,看着齐飞鸿说道:“你醒了?这真是太好了,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齐飞鸿再次说道:“多谢大叔相救,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小胖的父亲哈哈一笑:“不用客气,我也是碰巧发现了昏迷了的你,顺手带你回来。换了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的。”

齐飞鸿感到小胖的父亲十分友善实诚,心中越发感激,便说道:“大叔救了我,理应道谢。”

小胖的父亲憨厚地笑一笑,回头看一眼,这才说道:“我看你睡了三天都没有醒来,担心你的身体会出问题,所以今天回来的时候顺道请了刘大夫前来给你诊治一番……没想到你已经醒了,而且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害刘大夫白跑一趟了。”

原来小胖的父亲带回来的是一个郎中,他们就在院门口说话,倒是把这位郎中堵在了门外,到现在都没能进来。

小胖的父亲侧身对门外之人说道:“刘大夫,辛苦你跑了一趟,人已经醒了,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刘大夫是个矮小精瘦的老头儿,他看一眼站在一旁的齐飞鸿,没好气地说道:“没事还叫我过来,害我白跑这几里地。”

小胖的父亲从怀里摸出几枚铜钱塞在刘大夫的手里,陪笑道:“对不住了,我大清早出门的时候他还昏迷着,谁知道自己就醒了……对不住,您赶紧回去,在宵禁之前应该能到家。”

刘大夫拿了铜钱,这才没有再埋怨,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小胖的父亲邀请齐飞鸿和他一起进入正北方向的正屋,在客厅一张八仙桌边坐下。早有王紫嫣端来了茶水,说是过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

“公子的打扮和我们这里的人完全不同,想来应该是来自异国他乡吧。”小胖的父亲笑着说道:“老汉姓王,先辈们给取名王保平,在这齐家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说句不怕公子笑话的话,老汉还是第一次见到公子这样打扮的人”

齐飞鸿说道:“在下的确来自异国他乡,无意间来到这里,没成想昏倒在那片树林之中。幸得恩人相救,感激不尽。”

王保平说道:“不知道公子你怎么称呼,家是哪里的?”

齐飞鸿笑着说道:“大叔姓王,那晚辈就称呼您为王叔吧。晚辈姓齐,齐飞鸿,再次多谢王叔救命之恩。”

王保平笑道:“不用客气。难道你也是齐家村的人?那我怎么不认识你呢?此前也没有见过你。”

齐飞鸿笑道:“王叔您误会了,在下虽然也姓齐,但并非是这齐家村的齐家人。在下来自塞外,因为家里出了变故,不得已之下四处流浪。”

“塞外啊……”王保平叹息一声:“这些年时局不稳,到处都有战乱,民不聊生。我们齐家村暂时还好,但指不定什么时候也会被战火波及,哎……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齐飞鸿说道:“王叔这里需要人手帮忙吗?在下别的没有,力气有一把,如果王叔需要,在下可以留下来帮王叔做些事情。”

齐飞鸿想报恩,没有多想,他觉得自己留下来,对王家来说应该是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