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半空仿佛都弥漫着李牧那道恐怖无比的剑气。

剑云仙宗的众多弟子已经惊呆。

李牧这位上一届的大师兄,竟然会对一个培元境的小师妹动手?

随后看到李越那副凄惨模样,心里瞬间了然,李越可是李牧的同族亲弟弟,凤婉清废了李越,他不出手才是真的不正常。

但是,你一个灵婴境的修为,欺负人家小师妹是不是太不要脸了点?

宗门内看李越不顺眼的人很多,如今李越被凤婉清废掉,他们心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痛快,就觉得凤婉清这个小师妹太对他们的胃口了。

此刻看到李牧对凤婉清出手。

心里都是一紧,小师妹估计要凶多吉少了……

观礼席上。

叶枫眉头一皱。

他能感觉出来,李牧这一剑若是没人阻止,凤婉清非死即残,难道她们宗门的长老都不管的?

然而刚想到这里,叶枫甚至都准备出手救下凤婉清一命,就从剑云仙宗长老席的那个位置上感受到一股更加恐怖强大的气息传来。

那是,苏长歌的气息!?

轰!

场中,李牧的身体轰然一顿,灵剑硬生生的停留在半空,那股狂暴的剑气更是在苏长歌强大的灵力威压下,瞬间土崩瓦解。

全场寂静。

只听见苏长歌冷淡的声音传来:“内门弟子李牧,违反大比规则,从今日起,驱出宗门!”

李牧满脸阴沉,目光死死盯向苏长歌,眼中是满满的不甘和恨意,心里对苏长歌积压已久的那股嫉妒在这一刻砰然暴发。

“我不服!”

他大吼一声,一把握住身前灵剑,满脸残忍的扫向凤婉清,身躯瞬间消失不见。

凤婉清小脸一惊,然而李牧的修为比她高出不止一截,在李牧手中,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剑光撕裂空气。

眼看着就要落到凤婉清身上。

苏长歌轻轻吐出一口。

这个叫李牧的家伙,真的是有点找死啊。

“苏长老,李牧和李越是荒北域南洲李家的人,年轻难免冲动,还请苏长老手下留情!”

和李家颇有交情的一位长老急忙向苏长歌求情。

苏长歌面无表情,目光冷漠。

“既然冲动,就得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

话落。

他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仿若天神下凡一般,挡在了凤婉清身前。

凤婉清都惊呆了。

那居然是师尊的背影……

师尊一直都在关注她吗……

“找死!”

李牧看到苏长歌,心里更加暴怒,出手毫不留情,狂暴剑气直接朝着苏长歌席卷而去。

苏长歌神情淡漠,手掌轻轻抬起,灵力牵引之下,凤婉清手上的银色长剑猛地散发出一道嗡鸣之声,直接挣脱她的控制,冲天而起。

“剑,应该是这么玩的。”

没有多少灵力气息的银色长剑,却在苏长歌的控制之下,化为一道乌黑寒光,直接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刺碎李牧周身的狂暴剑气,从他的身体穿透过去,狠狠钉入地面!

剑身嗡鸣,鲜血滴落。

李牧满脸惊愕,下一秒轰然跪倒在地,全身灵力更是一瞬间直接流失干净,脸色惨白到极致。

他不敢相信,苏长歌一剑,竟然废了他的修为……

“师尊……”

凤婉清绝美的脸蛋上哪里还有对付李越时的冰冷和凶狠,此时眼眸变得水润润的,满脸惊喜的望向苏长歌,师尊在保护她,是不是说明师尊已经不嫌弃她了……

“苏长老。”

旁边的计分员咽了唾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李牧居然想对苏长老的弟子出手,这是怎么敢的啊?

苏长歌回头,望着凤婉清小脸上的高兴模样,他心里叹一口气,说实话,刚才有点冲动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凤婉清要受伤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救她。

甚至脑海中,狗系统已经给他扣了100人渣积分,说是他现在的行为会阻碍凤婉清黑化,非常的不值得提倡。

苏长歌没有搭理狗系统。

他朝着凤婉清淡淡一笑,温声开口:“今天做的不错,没有受伤吧?”

苏长歌温和轻柔的声音,让凤婉清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师尊吗?

为什么,师尊突然对她这么温柔……

凤婉清眼里异彩连连,急忙摇了摇小脑袋,她昨天可是从妖岚姐姐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要不然今天的比试也不会赢得那么轻松。

【叮!凤婉清好感度 5】

有苏长歌给凤婉清撑腰。

李牧和李越两兄弟注定只能自讨苦吃,李越还好,虽然下面的那个东西被凤婉清废了,但是还可以修炼,李牧就真的惨了,直接被苏长歌废掉修为不说,以后的他,可能连个废人都不如。

观礼席上。

雪琉璃看到苏长歌出手,眼眸之中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只有苏长歌清冷的身影,心里满满都是苏长歌霸气护短的模样。

她都不知道,原来温润的苏长歌也会有这么霸气的一面,就连护短都这么帅这么霸气,雪琉璃浅浅一笑,她发现自己可能要越陷越深了……

【叮!雪琉璃好感度 2】

陡然听到系统的声音,苏长歌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这是什么鬼,雪琉璃的好感度怎么又增加了?

周渊和几位长老也跟着下来,他们看向凤婉清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原本以为苏长歌不在乎他这个弟子,现在谁都知道,苏长歌其实是很护短的。

“苏长老,这事……”

周渊心里叹口气,本来好好的宗门大比,谁知道会出这种事,平白叫人家看他们宗门的笑话。

李牧跪在地上,他痛苦的抬头,看到不远处白韵尘扫过来的冷漠目光,心里一喜,想要开口叫白韵尘帮他。

然而。

白韵尘理都没有理他,自顾的就走到白家阵营那边,和白莫宗还有白奕童见礼。

见完礼之后,白韵尘这才把目光转向苏长歌,清冷的眼底,有点淡淡的幽怨……

苏长歌瞥一眼昏迷过去的李越和正跪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李牧,朝着周渊平淡开口:“李越淘汰,李牧驱逐出宗,其他弟子的比试继续。”

周渊无奈点点头。

也只能这么办了,得罪李家就得罪李家吧,反正有苏长歌在,估计李家也不敢对剑云仙宗做出什么事。

而就在周渊刚准备宣布比试继续的时候,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穹,却突然狂风席卷,乌云盖顶。

一道阴测测的嗤笑声,更是从天空之上响彻而出。

“啧啧,剑云仙宗这个行事作风,本太子真是不敢苟同,今天这么多人在此聚集,都是为了欢迎本太子的吗?”

恐怖到极致的气息,弥漫在青石广场上空,一条长达数百丈的黑色巨龙,从云层之中翻涌而出。

巨龙眼眸冷漠到令人发颤。

在它头顶之上,还盘坐着一道周身弥漫狂暴气息的身影,这道身影,仿佛带着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强大气势,直接压迫得在场所有人脸色巨变。

五大家族的老祖更是霍然起身!

“魔族太子!”

“魔道天!”

天地邪魔榜单上排名第三的绝世狠人。

怎么可能!

魔族太子怎么可能会来荒北域这种地方?

难道,也是为了那位至尊强者而来!

几人神色震动。

眼中早已不复刚才的冷静镇定。

活到他们这个岁数,才更加知道魔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那可是连九大仙朝都不放在眼里的一群疯子,更别说他们这个小小的荒北域了。

人群中。

只有叶枫和灵月汐相对平静,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这位天地邪魔榜单上排名第三的魔族太子,这也是青龙圣地交给叶枫的圣子考核任务,只有完成任务,他才能有资格参与下一届圣子竞选。

周渊几人神色微变。

他们早就知道魔族太子要来,本以为五大家族的老祖都在这里,可以震慑一下这个魔道天,结果人家根本不把五大家族的人放在眼里。

苏长歌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心里却淡淡地叹一口气。

没办法,系统又要让他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