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洋幽幽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他有些费力的想用手去遮挡阳光,可刚动一下,一股酸软无力感立刻席卷而来。

“唔……头好痛。”

听到林洋痛苦的呻/吟,一直趴在林洋身旁的李雅儿瞬间便转醒,她满脸担忧的看着林洋,急忙道:“林洋哥哥,你醒啦!”

林洋冲她虚弱的点了点头。

“林洋哥哥,你哪里有不舒服吗?”

李雅儿急忙道。

林洋感受了一下体内,不探查还好,一探查,立刻让他有些无奈。

好家伙,自己脑海中精神力已经几乎空了大半,而丹田内的真气也失去了将近九成,而且浑身肌肉的酥麻无力。

虽然如此,可林洋仍是冲李雅儿挤出一个笑容:“雅儿没事,我就是用力过度了而已。”

李雅儿眼眶之中已经有了晶莹了泪珠,她哭着说道:“还说没事,昨天林洋哥哥突然昏倒,这一昏就是一天一夜,我都快担心死了!”

林洋顿时有些尴尬,他自责的说道:“对不起啊雅儿,让你担心了。”

就在此刻,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了,岳灵韵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一坐下,岳灵韵就有些气愤的看着林洋,不满道:“林洋,昨天明明劝你了,不要那么做,为什么你就是不听呢!”

林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不是想突破一下自己的极限嘛……”

岳灵韵低声说道:“你这样非但不会提升自己的实力,反而有可能会毁了自己的根基!”

林洋诧异道:“这么严重!”

岳灵韵郑重的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道:“现在你浑身酸软无力还算好的了,要是真走火入魔了,恐怕就算风尘师伯来了,都救不了你!”

林洋顿时认识到了其中的危害,他小声说道:“不好意思啊,下次我绝对不会再这么莽撞了。”

听到林洋的保证,岳灵韵的脸色才稍缓,她说道:“现在你的问题是,必须要尽快恢复你已经失去的精神力与真气。”

她站起身,一本正经的说道:“作为修士,倘若长时间脱离真气,是对身体有危害的,就像是鱼离开水,虽然一时半会儿可以,但时间长了,终究会干死,武者也是一样,真气损失的时间过久,到时候身体就会对真气有一种排斥感。”

听到岳灵韵的解释,林洋立刻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凶险性,他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两枚丹药,先天丹与春神丹。

将两枚丹药服下,林洋开始打坐静修。

感受到体内气机重新开始恢复,李雅儿看了岳灵韵一眼,然后轻声道:“灵韵姐,咱们走吧,不打扰他休息了。”

岳灵韵轻嗯一声,缓缓从屋子中退出。

走到院子之中,李雅儿突然冷不丁的问道:“灵韵姐,你以前在山上有喜欢的人吗?”

听到李雅儿如此露骨的话,原本还闷闷不乐的岳灵韵一下子就变得羞涩起来,她支支吾吾的说道:“雅,雅儿,你干嘛这么问啊。”

李雅儿笑着说道:“向灵韵姐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当初在山上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岳灵韵轻叹一声,她说道:“山上那些人,不是实力太差就是心思不纯,所以我对他们一直都十分抵触……只好钟情于剑了,哪里会有什么喜欢的人啊。”

李雅儿挽着岳灵韵的手臂,俨然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再次开口道:“那你觉得林洋哥哥怎么样啊?”

“啊!”岳灵韵蓦的脸红,她震惊的看着李雅儿,惊呼道:“雅儿,你,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对林洋从来没有别的想法,只把他当成救命恩人那样对待,你千万不要多想……”

“噗嗤!”

看着岳灵韵跟报菜名儿一般的将自己的心中想法和盘托出,李雅儿立刻噗嗤一笑,她促狭道:“灵韵姐,你想啥呢,我就是让你帮我物色一下,林洋哥哥这个人到底怎么样而已!”

“哦,哦……”

岳灵韵这才呆呆的点了点头,随即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许久之后,她才语重心长的说道:“林洋这个人,很有侠义之心,而且十分顾家,为了提升实力保护家人,宁愿差点儿修炼的走火入魔,所以雅儿,林洋一定是个很值得托付的人,他一定会很爱你的!”

李雅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小声的说道:“其实……林洋哥哥已经有妻子了,而我……”

岳灵韵睁大眼睛看着此刻有些娇羞的李雅儿,掩嘴惊呼道:“那,雅儿你岂不是……”

最终,岳灵韵还是没有将那两个十分惹眼的字说出来,她压低声音道:“为什么啊,雅儿?!”

李雅儿低着头小声说道:“因为,我跟林洋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而且他说了长大会娶我的,可是,他下了一趟山,就跟另一个陌生的女子结婚了。”

岳灵韵说道:“所以你才一直跟着林洋吗?”

李雅儿回应道:“是林洋哥哥答应我,他以后会给我一个名分的,所以我才愿意跟着他下山。”

岳灵韵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最终才叹息道:“没想到雅儿,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李雅儿展演笑道道:“没关系啊,至少林洋哥哥爱我,而我也爱林洋哥哥。”

她认真的看着岳灵韵,然后说道:“我们每个人都要正视自己内心的真正所想,不欺自己的本心,这才能看的通透,也会在武道一途走的更远。”

岳灵韵细细咀嚼着这一句话,之后,她才看着朗朗晴空,喃喃自语道:“正视自己的内心嘛?”

某个人曾经为了他独抗魔教的小魔王,即使身受重伤也从来没有向自己抱怨过什么,也为了她的安慰,不惜冒着走火入魔的风险也要执意突破自己……

说完自己心中所想后,李雅儿突然一扫之前的多愁上,立刻恢复了往日的活蹦乱跳,她开心的拉起岳灵韵的胳膊,然后说道:“灵韵姐,咱们练剑吧!不能一直让林洋哥哥保护我们。”

岳灵韵哑然失笑,她笑着说道:“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