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下午一点多,林家几个劳力终于从地里回来。

一进院子,林大嫂跑去看锁儿,其他几个人把手里的工具一扔,先进厨房每人喝了一大碗凉水。

九月的天,还热着呢,他们干了一上午,现在又饿又渴。

林妈妈连忙把最后一个菜盛出来,叫道:“都去院子里把手洗洗,把身上的灰拍拍,我来给你们盛饭。”

院子里人多,锁儿被吵醒,见到他妈,咧着嘴咯咯地笑着,伸出手要抱。

林大嫂给儿子把了尿,又兑来一碗温水给他喂了几勺,自己把剩下的一饮而尽,抱着锁儿进了厨房。

“今天吃山芋饭?”她肚子饿得顾不上找小姑子的茬,往嘴里塞了一口饭,又夹了一筷子山芋塞进锁儿嘴里。

林妈妈接过锁儿说道:“你吃你的,我给他泡了饭,一会儿我来喂。”

“爱华,爱华啊,过来吃饭了!”见女儿没来,她又连声催促。

林爱华见两只鸡已经把草吃完,也就不去管它们,自己舀瓢凉水冲了手,跟着走进厨房。

饭菜已经摆上桌,林妈妈抱着锁儿,其他人都端着碗,边吃边议论着今天发生的新鲜事。

“妈你听说了没有,余家走失十多年的儿子找回来了,就是那个叫余小鱼的。”嘴快的林大嫂最藏不住话。

林妈妈停下筷子,好奇问道:“真回来了?老天保佑,余老四两口子这下可有儿子养老了。”

“真的,我听红英说的。她公公是大队长,肯定不会瞎说。”

林三哥一听也来了兴趣,一边往碗里划拉豆子,一边笑道:“那我等下吃完饭得去看看。小时候我经常去河边玩水,跟小鱼处得可好了。”

接着,他又转头对林爱华说道:“爱华,你跟三哥一起去。小鱼救过你的命呢,你还记不记得了?”

林爱华正夹了一块山芋塞进嘴里吃得正香,被他一说,一口山芋不上不下差点把她噎死,连忙灌了一口丝瓜汤,这才勉强咽了下去。

该死,原本只是给逆徒随便找个容身之处,谁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因果。

余小鱼救过林爱华,自己占了林爱华的身子,现在又让徒弟占了人家的身份,这人情可欠大了!

哼,就让徒弟给余家好好当儿子还债!

提起往事,几个人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原来林爱华小时候最喜欢跟着三哥玩,那年夏天,林三哥跟一帮小子去小鱼家门前游泳,林爱华也巴巴地跟了过去。

她那会儿还小,走路都磕磕绊绊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掉进了河里。

林三哥正在水底下捞河蚌,一时没顾上妹妹,幸好被余小鱼发现,把她捞了上来。这么一算,可不就是欠人家一条命嘛。

林爸爸磕下筷子,对林三哥说道:“虽然小鱼回来是件好事,但余老四家困难,恐怕连饭都没得吃。等下你拿点山芋,再装两斤玉米面给他家带过去。”

林妈妈见女儿只顾埋头吃饭,也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爱华也去,帮小红把家里收拾一下也好。”

林爱华一口饭一口菜吃得正香,陡然被她妈戳了脑门,只好一边塞饭一边含糊答应下来。

这蠢徒弟,尽会给师父找麻烦,害她吃个饭都不得消停。

这山芋真香,又糯又甜还很顺滑,她一口气能吃一大碗。还有丝瓜汤,清香爽口又解渴,好吃。

她又往嘴里塞了一勺咸菜炒毛豆,辣辣的真下饭!

原本吃饭像数米的她猛然间胃口大开,看得那几个更饿了。有她带动着,几个人风卷残云一样,把一锅饭几个菜吃了个精光,就连锁儿也多吃了几口。

嗝……林爱华捂着嘴,满足地感受一下肚子饱饱的感觉,又端起茶缸子灌了半杯凉水,她妈想拦都拦不住。

在大家惊异的目光中,她抹了下嘴巴,说道:“我吃饱了。”

林妈妈看看她那干净得堪比被狗舔过的饭碗,有些担心地说道:“吃这么多肚子不难受?妈不是说过嘛,你身子弱,吃完山芋不能喝凉水,不然肚子胀,会……”

一句话还没说完,林爱华的肚子就发出一声轰鸣,紧接着噗噗两声,厨房内顿时仙气弥漫。

我的天!

林大嫂第一个受不了地放下饭碗跑进院子里,嘴里嫌弃地叫道:“叫你别喝凉水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不是我……”林爱华小脸涨红刚要狡辩,就听噗的一声,紧接着又是嘣嘣两声。

这下她那几个哥哥也坐不住了,纷纷钻出厨房,假装去院子里乘凉,全都躲了出去。

林爱华这下无力辩解了,屋里那气味,强如老祖也有些受不了,根本就无法忽略不提。她黑着脸灰溜溜地走到大树下,抬眼看天。

这具肉身太没用了,不过两碗饭半杯水,她竟然承受不住。不行,她得赶紧想个办法改造身体。

大家一起来的,都没什么修为,凭什么肥仔跟徒弟都是强悍的仙体,只有老祖她还是个凡胎。这绝对不能忍!

林妈妈把锁儿交给林大嫂,自己过去帮着女儿揉肚子,一边驱赶那几个闲人。

“都杵在那儿干什么?不趁着中午歇会儿,等下又要去上工。”

“爱华,你也回去睡个午觉,大中午的,别跟你哥去别人家折腾。要看小鱼等晚上下了工再去。”

院子里的众人一哄而散,各自回屋休息,只林妈妈挽起袖子回厨房收拾碗筷顺带准备猪食。

林大嫂上了半天工也累得够呛,没力气再去跟小姑子斗嘴,把锁儿往床上一放,自己拿把蒲扇摇着,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她睡得正香,突然听到院子里的两只母鸡扯着嗓子狂叫。

“咯咯咯咯哒……”

“咯咯咯咯哒……”

“吵死了!这两只瘟鸡,下个蛋跟要了它老命似的叫唤!”林大嫂被吵醒,气得提着扇子跑出房门。

“淑芬啊,你去看看下了几个蛋,给我捡过来。”林妈妈见她出来了,就继续刷锅洗碗没出厨房。

“还能下几个!两天能捡着一个就不错了。”林大嫂不满地嘀咕,又带着点希冀向鸡窝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