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暖男大叔爱上我 > 情人节特辑——拆礼物!

(今天是情人节,估计这会儿没多少人看文了。。。不过还是要发布滴!为了庆祝节日,今天这章免费!身为单身汪的凛玖要去哭一会儿。。。。在所有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故事里,总是以一句“从此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作为结尾,那么下面就让我们想像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后,董冽和谨言的幸福生活。)

话说这是婚后谨言和董冽经历的第二个情人节。(第一个就是领证过后没几天,那时候谨言宝宝还傻傻的呢)

在之前和季堂在一起的那几年,每年的情人节都是假期中,两人也没有偷偷出门约个会,所以即便不是单身,谨言也从来没有过过一个像样的情人节。当然了,像季堂那样情商跟智商成反比的人,各种各样本来可以花式虐狗的日子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而和董冽在一起,谨言每天都过得很新鲜很快乐,即便是闲极无聊一起腻歪,董冽也总能突发奇想地给她变出一点小惊喜。

早在之前,董冽就说过卓雅之然借着节日要推出情人节系列的服装,董冽作为首席设计师当然是忙的不可开交,所以谨言决定,这一次,她要好好地为董冽精心准备一份情人节礼物。

这几天董冽都是早出晚归,忙得脚不沾地,谨言心疼,却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是在他身后默默地支持他。

2月14号这天早晨,谨言早早地就醒了过来,身旁,董冽还在熟睡,眼下一圈青黑明显。

“小谨言,早。”嗓音沙哑,性感迷人。

在她看着他发呆之际,他睁了眼,看着她微笑着喊了一句。

“早。”

她在他的唇上轻点一下,“时间还早,你还可以再睡会儿,早餐做好以后我来叫你。”说完她就起身下床直奔厨房。

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翻动着锅铲。

对谨言来说,为心爱的人做饭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从橱柜里翻出很久以前就买的模具放到锅里,打了一个蛋进锅,在模具的作用下,成了一个标准的爱心煎蛋。

她和董冽都偏爱中式的早餐,所以今天的菜谱是季谨言特制炸酱面加爱心煎蛋。

炸酱是肥瘦相间的猪肉切成丁外加葱姜蒜炸炒,再加上程兰腌制的老酱调制的,香味浓郁。面里还有黄瓜丝、胡萝卜丝等蔬菜,甜脆可口。

这样的早餐虽然简单,但也很可口。

随着烤箱“叮”的一声,谨言把烤箱打开,弄弄的香味扑面而来,她从里面端出烤好的曲奇饼干放到厨台。

董冽今天还要去工作,万一来不及吃饭,他可以先吃一点饼干稍微填一下肚子。

知道他不喜欢吃甜食,所以在做饼干时她把糖换成了木糖醇,虽然还是甜,但至少也健康一些。

“老婆,你真好。”

不知何时,董冽厨房,看到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心里一动,从谨言的身后抱住她,在她的发顶落下一个吻。

“快吃早餐吧。”谨言欢快地笑着,把董冽按到餐桌旁的椅子上,将面推到他面前。

董冽因为赶时间,也没多说话,狼吞虎咽着将一碗面吃下肚,披上外套抓起公文包就要走。

“等等!”谨言叫住他,将装好的饼干塞进他的公文包,“不是很甜,饿了你就吃一点很好吃的哦。再忙也不能不吃饭,还有……唉,我是不是太啰嗦了?”

“没有。”董冽笑着捏捏她的脸,这样的她才可爱。

“不说了。”她懊恼地噘嘴,“早点回来。”我还等着你过情人节呢。不过她没好意思说出口,毕竟董冽是真的太忙了。

“乖。”他摸摸她的头,转身步伐匆匆,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董冽走了没多久,谨言也出了门,她先打车去庄园看了看南南,在庄园吃过午饭之后又回到市区。

满大街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怎么看怎么扎眼。

祝你们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谨言气愤地想着。

形单影只的她跟这样的节日气氛格格不入,但她也没有过多在意,按原计划去商场买一些东西。

她最拿手的就是烹饪,所以自然是去了一趟超市选购了一些食材。

从地下超市出来以后,途经一家内衣店,想想自己也该添置几件新的贴身衣物,她便逛了进去。

也不知是不是内衣店专门为了情人节做的准备,往里一些的内衣布料都变少了,无一不是透着丝丝的妩媚诱惑,谨言瞥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脸也红了几分,迅速扭头走向别的地方选了两套内衣然后到柜台付账。

走出店门,她目光流转,咬咬下唇又折身进去。

再出来的时候,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回到家,谨言放下东西,只提着装内衣的袋子进了盥洗间,拿出那一团红色的布料时,她不禁有些紧张,不知道董冽看到会是什么反应。其实倒也不是什么特别暴露的款式,是有点类似于比基尼的那种系带式的。这要是在热带海边,穿成这样的比比皆是,只是,她从来没有穿过……

贴身的衣物总要先洗一下她才能放心地穿,洗好以后放到烘干机上,谨言就到厨房去准备食材——许多美食总是要提前准备,才会更可口。

下午五点,董冽打电话来抱歉地说不能回来吃晚饭了,谨言笑着说没事,眼睛却盯着早已准备好的食材在发愣,眸子里充满落寞。

没事。她给自己打打气。

天色渐黑,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将电视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窗外万家灯火,还有焰火表演,可是,都不关她的事。

无意间转到一个台,正在播报的是卓雅之然的情人节特辑新品发布会。她直起身子,头往前伸,仔细地盯着屏幕,这就是董冽这几天忙碌的东西。

果真是情人节特辑,连她这个外行人看到模特身上玫瑰与爱心点缀的衣物时都能感受到浓浓的节日气氛。

或粉嫩或鲜红或浓紫,这些颜色都代表着爱情与浪漫,尤其是压轴的那一身,是一个体型娇小的模特,虽然与那些高个子大长腿的模特有些不搭,但她的气场很强大,加之她身上的裙子最为精美繁复,生生把别人压下去一截。

一字领的样式,露出模特两边圆润却不能说是丰满的香肩,胸部以下收紧,拉高了腰线,给人一种胸部以下全是腿的视觉感。长长的薄纱裙摆曳地而来,整条裙子以粉色的花瓣点缀,与节日相呼应,也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那个模特的身形跟谨言差不多,谨言自恋地想着:这会不会是董冽为她设计的?

意想不到的是,走秀之后,沈卓然上台讲话:“下面,有请卓雅之然的首席设计师董冽先生上台!”

谨言瞪大了眼,这应该是董冽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吧,好难得啊。

果然,台下起了一阵喧闹。卓雅之然的首席设计师一直以来都很神秘,很低调,从来没有媒体能挖到关于他的新闻,看来,卓雅之然这一次的新品,要火!

高大的身影信步走上台,笔挺的西服服服帖帖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姿,俊美的脸上,嘴角噙着一抹浅笑,斜斜上扬,带着几分魅惑人心的邪气。

聚光灯打到董冽的脸上,台下的声音更加杂乱了,一片镁光灯“咔咔咔”直闪,晃花了别人的眼。一直以来,对于董冽不公开露面一事,媒体众说纷纭,其中有一个版本就是说因为卓雅之然的首席设计师长得太丑,所以才从来不敢公开示人,如今,这种说法是彻底被推翻了。

董冽抬手,将喧闹压下,抬手拉过压轴出场的那名模特,低沉的嗓音通过话筒扩散:“谢谢大家对卓雅之然的支持,这条裙子是因为我的爱人,才有了灵感,希望你们能喜欢。”

哎哟,还真猜对了。谨言傻呵呵地笑,但是,董冽那只手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拉着不放!小模特又害羞又大胆地对他抛媚眼了!不能忍!

“老婆,这几天一直很忙,谢谢你的体谅。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对你说:情人节快乐,你永远都是我最珍视的宝贝,我爱你!”

随着董冽的深情告白,将整个发布会推向了**。简直太迷人了有没有!是谁有那么好的福气能够嫁给他!

有记者想趁机多问几句,董冽回眸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抱歉,我得赶紧回去陪我老婆过情人节了,不然礼物就送不出去了。”

哎哟,还有礼物啊,那跟小模特牵手的事情就勉强原谅你好了。

谨言坐在沙发上乐呵呵地傻笑。

没过多久,门就开了,谨言赶紧换台,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看到董冽,说了一句:“回来了啊,吃饭了吗?”

“没有。”

董冽的双手背在身后,一定是礼物!谨言两眼冒星星,但还是故作矜持。下意识地拢拢身上的衣服,里面,穿着今天新买的内衣裤。

“小谨言,情人节快乐。”他蹲在她面前,“我特地为你准备了999朵玫瑰。”

“诶?”谨言偏头,999朵玫瑰在哪儿呢?那么大一束,背在身后也藏不住吧。

“铛铛~999朵玫瑰花!”董冽自己配着音,将身后的东西献宝一样双手呈上。

在看清物品之后,谨言的心瞬间跌倒谷底,嘴角抽搐,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999朵玫瑰花啊……也许大概真的是有那么多朵吧,数不清也不想数。

没有想象中娇艳欲滴的玫瑰,只有一包晒干了的用来泡茶的玫瑰干花骨朵。

真的……好失望!

“小谨言,我还没吃饭呢,我们去吃饭吃饭!”像是没有注意到谨言脸上的失望一般,董冽将谨言拉起走向餐桌。

做好的饭菜都已经凉了,谨言的心也瓦凉瓦凉的,脚步虚浮把菜端到厨房热一热,丝毫也没有注意到董冽脸上流露出的奸笑。

吃饭的时候,董冽不小心把筷子弄掉了,连忙弯腰去捡,而后一声惊呼:“小谨言你别动!你的脚背上有一只虫子!”

“啊?什么?在哪里!你快帮我拿掉啊!”谨言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她最讨厌那些不知名的多足类动物了,听董冽这么一说,脚背上仿佛也传来一阵**,弄得她欲哭无泪。

“不要动啊……”

董冽一边“循循善诱”,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开盒,扒下她的拖鞋,再给她套上另一双鞋。

“好了。”董冽拍拍手起身。

“你在搞什么……”她慢慢地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根本不是有什么虫子,倒像是给她换上了什么鞋子。

将脚从桌下移出,她惊喜地睁大了眼,银白色的鞋面上镶着一颗颗碎钻,耀眼夺目,一条珍珠串成的链子绕脚踝形成绑带的样式。凭心而论,有时候她还真挺喜欢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

忍不住站起身走了两步,很舒服的高度,贴合她的足弓,完全不像以前穿高跟鞋那样走几步就挤压得很疼的感觉。她穿36码的鞋有些大,穿35码又太紧,买鞋子总是买不到完全合脚的。也不知是不是多亏了绑带,走起路来鞋子也很跟脚。

以前她是不喜欢绑带这种装饰的,没想到原来穿在脚上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这是我专门为你定做的,上面的珍珠可都是真的哦。”董冽看着她惊喜的模样,自己也很开心。

紧接着,他又像变魔术一样从桌下捞出另一个盒子递过去,谨言打开,赫然就是不久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女模身上的那条。

想起董冽还跟人家牵了半天手,谨言佯怒着撅起嘴,“别人穿过的我不要,别人有的我也不要。”

“你呀!”董冽捏捏她撅起的嘴,“这是独一无二的。”

在董冽的示意下,谨言将裙子拿出抖开,样子大致相同,只不过眼下这一条是抹胸的款式。细看之下,细节之处处理得恰到好处,说不清哪里不一样,总之就是感觉比电视上那条更加完美。左胸处还有“LY”的字母,只不过被意象化,不好好看还真是不明显。

“纯手工制作。”董冽得意地挺胸,催促道,“快去换上我看看。”说着就推着她进卧室,大有要看她换衣服的架势。

其实换衣服倒也没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没什么可害臊的,但问题是,她现在里面穿的不是平常穿的那种啊!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谨言抱着裙子左右为难。

“小谨言,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礼物,你总得试过之后给我一个反馈吧!”董冽不明所以,见谨言半天没有动作,干脆自己上手帮她脱衣服,反正这种事情他最喜欢干了。

“哎,你别……”话还没说出口,谨言的外套已经被拉下,T恤的衣摆也被撩上去。

董冽的动作忽然停住了,目光转到谨言的脸上。

谨言有些窘,脸色发红,结结巴巴地说:“那个,不是,还没吃饭吗,去,去吃饭!”

说着转身就要逃,董冽长臂一伸就把她捞了回来,“不吃饭,吃你!”

“还要试裙子给反馈呢!”

“有空再说!”一眨眼,T恤已经落地。

谨言捂着胸部退后,“我、我、我饿了!”

“我不介意你吃我。”董冽邪笑着靠近,双手迅速拉着她宽松的裤子往下一拉——果然是一套的!

谨言还想抗议:“可是你……我……唔唔唔……”

所有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语都被某人吞下了肚,谨言无奈地看着天花板,礼物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艾玛,有史以来最长的一章)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