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说的可记下了?”

“是,您只管等消息就是了。”

夜晚,白卿宁被渴醒的,起床倒水时,便听见屋外有轻微的人声,她当即屏足呼吸,贴近墙根,便听到了方才的对话。

苏涣?

白卿宁对苏涣的声音还算熟悉,即使他刻意压低了声音。

由于白卿宁的屋子与苏涣的屋子是面对面,二楼的走廊是回行的走廊,中间隔空,下面则是餐客吃饭的地方。

她轻轻推开窗户,隐约瞧见对面苏涣的屋子烛光闪烁。

一个黑衣男人单膝跪在苏涣身前说着什么,苏涣则背对着人。

白卿宁眉头轻拧,那浓重的睡意都被驱散,心头万般念头闪过,那是谁的人?

苏涣的手下?那为何要蒙面隐蔽身份?

皇上的人?还是,淑贵妃的人?

接连几个想法都被推翻,她竟一时想不出这人究竟是何身份……

她又拉开了些窗户,想要再看清楚些,可正在此时,因为睡前嫌弃屋内的烛火味有些重,她便打开了朝向客栈外的窗户,这是忽然起了一阵风来,直接通过朝向可站内的窗户,吹向了对面去。

白卿宁头皮一麻,瞬间将窗户合紧,靠在墙根不敢发出声音。

果然下一刻,苏涣屋内的烛火晃动了几瞬,二人的交谈声戛然而止。

“大人?”

那黑衣人警觉道,锋利的眼中含着杀气,看向身后的屋子。

苏涣不动声色放下把玩的茶杯,“无事。”

而后将那微微推开的门关上,阻碍了那人的视线:“吩咐你的记下了?”

“是。”

那人低头。

“好,照我说的做就是,走吧。”

那人明显还不放心身后的异动,有些犹豫,只是最后还是碍于苏涣的威慑在此,翻身跳出窗台,隐入夜色。

苏涣起身关掉窗户,视线在紧闭的房门前站了片刻,而后转身。

另一处的白卿宁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甚至都想好了被灭口的准备。

只是屏息等了许久,也没见动作,才慢慢松下了紧绷的身体。

喝了好大一口水,才缓过神来,躺在床上,一夜未睡。

第二日的白卿宁如常和两人相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心中又渐渐升起对苏涣的戒备。

连带着话都很少和苏涣说了。

因为路程紧凑,三人路上也没说多少话,不出五日的时间,三人悄然回了京城。

没有惊动任何人。

第二日面圣时,自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父皇,听说您昨夜召见皇兄了,可是有话要问。”

白卿宁在承德殿中,坐在皇上身畔,佯装不知问道。

昨日下午他们才刚刚回宫,本以为会修整一番,皇上统一召见,没成想,今早她就得知了昨夜白赢捷深夜被皇帝召见的事情。

也知道白赢捷被皇帝罚了三年俸禄。

虽对东宫太子无伤大雅,白卿宁还是第一时间查清楚了原因。

原来是先一步回来的白霆弋倒打一耙,早在皇帝耳边说了白赢捷的坏话,将在榕城之事胡说一顿,惹得圣怒。

于是昨晚就深夜召了太子责问,做了做样子。

但是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白卿宁只是一来求见,皇帝果然就招人进来了。

“宁儿晓得了?你觉得朕为何叫他前来?”

皇帝自奏折中抬头,轻巧又将问题抛给了白卿宁。

“……可是和疫情有关?宁儿正要同父皇说,此次江南疫情爆发,牵连诸多地区,除去病症霸道之外,最重要的还有……”

“行了,你若是来与朕说这些的,便不必来了。”

“父皇……”

白卿宁的脸色变了,皇帝拒绝商谈政事,已经算是变相摆明了态度。

事态比她预想的严重一些。

“朕乏了,你出去吧。”

皇帝的面色沉了下来,因对女儿的喜爱才没对她做些什么。

不代表会听白卿宁为白赢捷说话。

这时,宫人在外头高喊:“国师大人求见——”

皇帝沉下的脸色缓和了些,摆手:“叫他进来吧。”

“圣上,太子殿下之事尚有隐情。”

苏涣前来,直截了当挑明了自己的来意。

“你有何话说?”

皇帝对苏涣明显忌惮,比起白卿宁的话,她更愿意听苏涣解释。

“臣等一路南下治理疫情,太子殿下一直殚精竭虑尽职尽责,发现当地官员不作为更是收集证据,将人带回,在臣看来,太子殿下并未有疏忽之处。”

“那老三之言,你又有何话说?”

皇帝其实心中并未真正对白赢捷责备,只是身为东宫之主,他需要一些鞭策来警醒己身。

白卿宁来说情他不意外,那国师苏涣前来,皇帝便上心了。

苏涣似是未察觉皇帝的心思,垂着眼眸继续说:“江南疫情爆发难治,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地官员中饱私囊,阳奉阴违。圣上圣明查办了他们,那圣上可知榕城知府宴得濡,身后之人可是淑贵妃?”

“淑贵妃?”

“是,淑贵妃乃是榕城人,与那宴得濡本是一族,那人正是受了淑贵妃的意才敢对臣等多加阻挠。”

“大胆!”

皇帝猛地一拍桌子,吓得殿内宫人纷纷趴到一片,瞬间无人敢吱声。

皇帝威怒大盛,怒瞪着苏涣:“你可知欺君之罪是何惩罚?你且说说为何是淑贵妃?”

“臣方才便说了,那宴得濡与淑贵妃本是一家,而且臣与五公主在回京途中还遭到了宴得濡的追杀,看刺客的身手,乃是宫中的人。”

苏涣刻意将白霆弋的出现掩盖,比起一位皇子,显然淑贵妃的事更能引发盛怒。

果然,皇帝的面色黑了下来。

“陛下,事关重大,若真是妹妹与朝臣勾结,那决不能姑息啊……”

此时恰好李皇后前来与皇帝请安,“恰巧”听到了关键处,款款落在皇帝身侧道。

“那此事便交给国师去调查,朕要尽快得知答案!”

“是,定不负圣上重望。”

苏涣与白卿宁起身告退,承德殿外,白卿宁拦住苏涣的去路,“皇后是你特意引来的?”